2011年1月20日 星期四

三季人

三季人

某日,有個人到來到孔子教學的地方。只見一個年輕人在大院門口打掃院子。他便上前問道:“你是孔子的學生嗎?”
  年輕人驕傲地答道:“是的。有何見教?”
  “聽說孔子是名師,那麼你一定也是高徒吧?”
  “慚愧。”
  “那我想請教你一個問題,不知可否?”
  “然。”
  “不過,我有個條件。如果你說得對,我向你磕三個響頭;如果你說得不對,你應向我磕三個響頭。”
  年輕人暗想,踢館的來了。為了老師的名譽,他很爽快地答道:“好。”
  “其實,我的問題很簡單。就是你說說一年有幾季?”
  “四季!”年輕人不假思索地脫口而出。
  “不對,一年只有三季!”
  “四季!!”
  “三季!!”
  “四季!!!”年輕人理直氣壯。
  “三季!!!”來人毫不示弱。
  正在爭論間,孔子從院內出來,年輕人好像遇到救星一般,上前講明原委,讓孔子評評。心想,看你這人怎麼下臺?
  不料,孔子對他的學生說道:“一年的確只有三季,你輸了。給人家磕響頭去吧。”
  來人拍掌大笑道:“快磕三個響頭來!”
  年輕人蒙了。但老師都這麼說了,就是輸了。不得已,只好上前向來人磕了三個響頭。來人見此,大笑而去。
  待來人走後,年輕人忙問老師:“這與您所教有別啊,且一年的確有四季啊,老師!”
  “平時說你愚鈍你不服氣。我現在教導你:這個人一身綠衣。和你爭論時又一口咬定一年只有三季。他分明是個蚱蜢。蚱蜢者,春天生,秋天亡,一生只經歷過春、夏、秋三季,從來沒見過冬天,所以在他的思維裡,根本就沒有‘冬季’這個概念。你跟這樣的人那就是爭上三天三夜也不會有結果。你若不順著他說,他能這麼爽快就走嗎?你雖然上了個小當,但卻學到了莫大一個乖。”
  說完,留下一臉茫然的小弟子揮袖而去。

子貢問時
  朝,子貢事灑掃,客至,問曰:“夫子乎?”曰:“何勞先生?”曰:“問時也。”子貢見之曰:“知也。”客曰:“年之季其幾也?”笑答:“四季也。”客曰:“三季。”遂討論不止,過午未休。子聞聲而出,子貢問之,夫子初不答,察然後言:“三季也。”客樂而樂也,笑辭夫子。子貢問時,子曰:“四季也。”子貢異色。子曰:“此時非彼時,客碧服蒼顏,田間蚱爾,生於春而亡于秋,何見冬也?子與之論時,三日不絕也。”子貢以為然。

現實意義
  臺灣師範大學曾仕強教授說“以前我看到那些不講理的人我會生氣,現在我不會了,我心裡這樣想,三季人,我就沒事了。任何事情當你要發脾氣,當你情緒很不穩定的時候,三季人,你就心平氣和了。這個世界上三季人太多,越是不懂的人,講話聲音越大,以後你在哪裡都可以看到,凡是那個聲音最大的人就是最不懂的人。你懂,你講話聲音那麼大幹什麼,所以後來我們讀莊子的話才讀的懂“夏蟲不可以語冰”,你跟夏天的蟲你講什麼冰,那是你糊塗,你跟他講什麼冰,那這不是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嗎?你如果去問孔子,孔子說本來就這樣,你見人不說人話,那不是鬼話連篇嗎?萬一有一天你真的碰到鬼,你不講鬼話,你怎麼溝通呢?我們都搞錯了,這個絕對不是投機取巧,這個是隨機應變。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