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11, 2014的文章

小河流的旅程

有一條小河流從遙遠的高山上流下來,經過了很多個村莊與森林,最後它來到了一個沙漠。它想:「我已經越過了重重的障礙,這次應該也可以越過這個沙漠吧!」當它決定越過這個沙漠的時候,它發現它的河水漸漸消失在泥沙當中,它試了一次又一次,總是徒勞無功,於是它灰心了「也許這就是我的命運了,我永遠也到不了傳說中那個浩瀚的大海。」它頹喪地自言自語。

這時候,四周響起了一陣低沈的聲音,「如果微風可以跨越沙漠,那麼河流也可以。」

原來這是沙漠發出的聲音。小河流很不服氣地回答說:「那是因為微風可以飛過沙漠,可是我卻不行。」「因為你堅持你原來的樣子,所以你永遠無法跨越這個沙漠。你必須讓微風帶著你飛過這個沙漠,到你的目的地。只要願意你放棄你現在的樣子,讓自己蒸發到微風中。」沙漠用它低沈的聲音這麼說。

小河流從來不知道有這樣的事情,「放棄我現在的樣子,然後消失在微風中?不!不!」小河流無法接受這樣的概念,畢竟它從未有這樣的經驗,叫它放棄自己現在的樣子,那麼不等於是自我毀滅了嗎?

「我怎麼知道這是真的?」小河流這麼問。

「微風可以把水氣包含在它之中,然後飄過沙漠,到了適當的地點,它就把這些水氣釋放出來,於是就變成了雨水。然後這些雨水又會形成河流,繼續向前進。」

沙漠很有耐心地回答。「那我還是原來的河流嗎?」

小河流問。「可以說是,也可以說不是。」沙漠回答。

「不管你是一條河流或是看不見的水蒸氣,你內在的本質從來沒有改變?你會堅持你是一條河流,因為你從來不知道自己內在的本質。」此時小河流的心中,隱隱約約地想起了似乎自己在變成河流之前,似乎也是由微風帶著自己,飛到內陸某座高山的半山腰,然後變成雨水落,才變成今日的河流。於是小河流終於鼓起勇氣,投入微風張開的雙臂,消失在微風之中,讓微風帶著它,奔向它生命中(某個階段)的歸宿。

我們的生命歷程往往也像小河流一樣,想要跨越生命中的障礙,達成某種程度的突破,往真善美的目標邁進,也需要有「放下自我(執著)」的智慧與勇氣,邁向未知的領域。

也許你可以試著問自己:

富貴無邊 富貴不全

著名畫家俞仲林舉辦了一次個人畫展,展出的那幅《牡丹圖》被人買走了。

過了兩天,俞先生接到了一個陌生人打來的電話。那個人在電話裡說: “前天,在您的畫展上我買了一幅畫,能不能退掉?”俞先生問: “哪一幅?”對方答:“就是那幅《牡丹圖》。”接著他又說: “那圖上有一朵牡丹花正好被畫在邊沿上,只有半朵。人們都說這叫‘富貴不全’,不吉利。要麼退貨,要麼減價,我總不能把‘富貴不全’掛在家裡呀? ”

俞先生耐心地聽完對方的敘述,然後故作驚訝地說:“哎呀!我可沒想到您叫它‘富貴不全’。我在動筆之前,可是按‘富貴無邊’來構思的,您願意退就來退吧。 ”對方一聽:“噢!是‘富貴無邊’啊,不退了,不退了! ”

這個買畫的人也太可笑了。一說 “富貴不全”,就急著退貨;一說 “富貴無邊”,就如獲至寶。真正的富貴,是實實在在的生活,也是努力奮鬥的結果。怎麼會因為一幅畫,說 “不全”就“不全”,說“無邊”就“無邊”。所以我猜想,這個人的富貴不是從正道上來的。所以他內心非常空虛,希望從畫中找到心靈的安慰。

這不由讓人想起 “風月無邊”的故事。在杭州西湖的湖心島上,有一塊石碑。上邊刻著乾隆皇帝當年題寫的兩個大字: “蟲二。”每有外地遊客到來,當地的導遊都會問: “請看,這 ‘蟲二’兩個字是什麼意思?”一開始,很多人都答不上來。 “蟲二”,會不會是蟲子中的老二?或者說這個湖心島上的蟲子 “太二”?後來導遊告訴大家,這個字謎的正確答案,是 “風月無邊”。因為繁體字的 “風”,就是“蟲”字外邊加個框。而 “月”字則是 “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唐朝詩人王維有兩句詩「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千古傳誦。人們常用來自勉或勉勵他人,遇到逆境絕境時,把得失放下,也許會有新的局面產生。王維的詩與畫極富禪機禪意,文學史上尊他為「詩佛」。他的兩句詩「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水窮處」指的是登山時溯流而上,走到最後溪流不見了。

有一個可能是該處為山泉的發源地,掩於地表之下。另一個可能是下雨之後彙集而成的澗水在此地乾涸了。這個登山者走著走著,走到水不見了,索性坐下來,看見山巔上雲朵湧起。原來水上了天了,變成了雲,雲又可以變成雨,到時山澗又會有水了,何必絕望?

人生境界也是如此。在生命的過程中,不論是經營愛情、事業、學問等等,你勇往直前,到後來竟然發現那是一條絕路,沒法走下去了,山窮水盡悲哀失落的心境難免出現。這時不妨往旁邊或回頭看看,也許有別的路通往別處;即使根本沒有路可走了,往天空看吧!雖然身體在絕境中,但是心靈還可以暢遊太空,還可以很自在、很愉快地欣賞大自然,體會寬廣深遠的人生境界,再也不會覺得自己窮途末路。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有兩種境界在其中。第一種,處絕境時不要失望,因為那正是希望的開始;山裡的水是因雨而有的,有雲起來就表示水快來了。另一種境界是,即使現在不下雨也沒關係,總有一天會下雨。

從水窮到雲起到下雨的過程,正如一個人在修行過程中遇到很大的困難,有的是身體的障礙,有的是心理的障礙,有的是環境的障礙。如果因此而退心,要把念頭回到初發心的觀點上,初發心就是初發菩提心的時候。初發心時什麼也沒有,對修行的方法、修行的觀念都不瞭解。你先回溯當時的情形再看看目前,不是已經走了相當長的路了嗎?所以不要失望,不要放棄。人生的每個階段也都可能發生這種狀況,如果用這種詩境來看待,處處會有活路的。

就修道層面來說,「坐看雲起時」,也意味著對於我們煩惱的觀照。煩惱之來,有如雲起,不必掛礙,就坐看它起,而雲自來自去。所謂「青山原不動,白雲自去來」,就是以如如不動之心,觀照煩惱妄念的自來自去,不受影響而安然自在呀。

現代人,忙碌的生活中,牽掛煩惱不完的事情,「行到水窮處」時,何妨歇歇腳、歇歇心,喝杯茶,來「坐看雲起時」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