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一月 25, 2015的文章

人類文明的開始

英國哲學家懷海德(Alfred North Whitehead, 15 February 1861 – 30 December 1947)曾形容:「自有人類以來,不知道經歷多少落日時光,忽然有一天,看著西方的落霞,『呀』了一聲,人類的文明自此開始。」話說舊約《聖經》的《創世紀》中記載:耶和華神在創造了萬物之後,最後,但也是最重要的,就是創造人類。神用地上的泥土,照著自己的形像、按著神的樣子造了人。但是和創造其他的動物不一樣的地方,是神把自己的氣息吹在人的鼻孔裡,他就成了有靈的活人。神給世界上第一位人,取名叫「亞當」─創造世界的男人。神說:「亞當一個人獨居不好,我要為他造一個配偶來幫助他。」於是神使亞當沉睡,神取下亞當的一條肋骨,造了一個女人,就是夏娃。《創世紀》記載:「夏娃在上帝耶和華的呼喚下來到伊甸園,用右手命令動作呼喚新生命走向生活。」
亞當和夏娃,一男一女,在伊甸園過著快樂的日子,無憂無慮。耶和華一再交代,餓了園中的果子可以吃,千萬別碰「智慧樹」的果實,他們也小心不敢亂碰。倆人皆如同其他動物赤身裸體,手拉手漫步在花叢林間,沉醉在花香鳥語中,沐浴在生氣盎然的大地上,他們盡情享受上帝賦予他倆和諧歡樂的世界。
伊甸園裡的蛇盤纏著「智慧樹」,蛇對亞當說:「上帝告訴你們,園中的果實可以吃對不對!」「對呀!唯獨智慧樹上的果實不可以吃,吃了會死!」夏娃回答說。「哪來的話,如果你倆想像上帝般有智慧,吃了就對,上帝就怕你們倆太有智慧才不讓你們吃!」蛇狡猾的說。夏娃的心開始動搖,忽然覺得「智慧樹」上的鮮果是那麼香甜誘人,如果吃下去像上帝那般賢明,該有多好呀!夏娃受不了蛇的誘惑,偷嚐了「智慧樹」上的鮮果,還要亞當嚐一個。當他們吃了智慧果之後,竟然為彼此都是赤身裸體而感到羞恥,兩人不約而同的『呀』了一聲,那時正是落霞滿天,人類的文明自此開始。當上帝知道亞當和夏娃,已偷嚐伊甸園裡的智慧樹的禁果,就無法再去摘取生命樹上的長生不老之果,決定將他們倆人趕出伊甸園,去上帝為他們創造的土地,努力耕耘,自謀生路。
或許正是由於亞當和夏娃曾經吃過智慧果,因此頭腦靈活的特質一直流傳下來。
上古無文字,結繩以記事。結繩記事(計數)是被原始先民廣泛使用的記錄方式之一。為了要記住一件事,就在繩子上打一個結。以後看到這個結,他就會想起那件事。如果要記住兩件事,他就打兩個結。記三件事,他就打三個結,如此等等。如果他在…

「神出鬼沒」新解

一個人行蹤飄忽、出沒無常,可以用「神出鬼沒」來形容。是的,神鬼出沒的方式,理當非人力所能知測。然而,換個角度想,「神出鬼沒」的原意是否也有可能是:神出現了,鬼就消失?
古人心中神尊鬼賤
「神出鬼沒」一語,出於《淮南子‧兵略》:「善者之動也,神出而鬼行,星耀而玄逐。」〈兵略〉這篇文章大概的意思是說:用兵貴於無形,懂得用兵之道的人,用兵就能達到神出、星耀的效果。星光明耀,自然驅逐黑暗(玄是黑的意思)。神出,自然鬼就遠走隱沒。
古人其實是敬神、惡鬼的,認為神尊、鬼賤,「神」、「鬼」並非同一個天平的名詞。而現代人把可觸、可感、可見、可測的,與不可觸、不可感、不可見、不可測的分成兩個區塊,在這情形下,神、鬼變成同一範疇的辭彙,與人、與常見可測的事物分屬不同的世界。
甲骨文記錄「神」事
這讓我想到一個故事。傳說倉頡造字後「天雨粟、夜鬼哭」,天降米粟,人們不用辛苦種植就豐收了,可喜可賀。那麼為甚麼夜鬼要哭泣呢?
自周朝以後,中國進入「信史時代」,也就是開始用文字記錄歷史。此前,從黃帝時期到西周二千多年的時期,是傳說的年代,甚至帶著神話色彩。然而清末民初發現的甲骨文卻讓史學家震驚了,但奇怪的是古人不用它們記載「人」事,只記「神」事,記錄祭祀、占卜。
這種連孔子都不知道的文字,目前已知共約有五千多個,而且這些文字六書具備,是一種非常成熟的文字,擁有豐富內涵,具足所有表達情感、記述事物、傳遞抽象概念的能力。
五千個字代表甚麼意義呢?清朝的文學巨著《紅樓夢》只用了四千二百個單字,換句話說,黃帝以降的歷代文人大可以寫諸如《紅樓夢》、《儒林外史》等種種巨著,但為甚麼沒有把當時的社會記載下來?
鬼夜哭有兩種詮釋
相傳造字的倉頡有雙瞳四目。而中國史書上記載目有重瞳者有虞舜、倉頡、項羽、顧炎武和李煜。我們知道,中文內藏神祕的訊息,因此至今姓名學、測字等仍很發達。這種高度複雜的符號,一下子就出現了至少五千字,顯然中文並非經過演化而來。所以有人認為中文是神透過有雙瞳四目的倉頡,傳給人類,以此開啟中華神傳文化的新紀元。
唐代張彥遠認為神傳文字給倉頡後:「造化不能藏其祕,故天雨粟;靈怪不能遁其形,故鬼夜哭。」亦有人認為,當時眾鬼一見這種神的文字當場嚎啕大哭,因為他們知道接下來的歷史時期是神傳文化在神州的時期,而一般的鬼將沒有機會轉世為人。
無論如何,當神傳了文字給人類之後,鬼怪就再也不能如過去一般了。這可能是另一種神出鬼沒的意…

睡通鋪的董事長

很早以前我曾經在風景區的「山莊」旅館服務過。有一次接了某大企業的旅行團,前來度假的員工約有3百多人。其中有位面容慈祥,頭髮斑白卻雙目有神的老者,不時的問著領隊說:「同事們的房間都安排好了嗎?」
領隊忙把房間配置表拿給老者校閱。晚餐的時候,赫然又看到這位老人家,首先盤踞在大飯鍋旁,很「堅持」的為每位同事在盛飯。只見到很多人很不好意思,卻很開心接過他盛的飯,這時候,我才知道他是這家公司的董事長。
到了晚上,所有旅客均已就寢之後,我整理了當天房間的住宿表,竟然發現了這個旅行團所有的人都住進了高級套房,只有那位董事長是睡在一般塌塌米的通鋪。第二天清晨,我特地請教了這位董事長,為什麼他要選擇睡在塌塌米的床鋪上。
他說:「早年生活清苦,住的是無法遮風蔽雨的『土角厝』,現在有了這麼舒適的塌塌米,已經心滿意足了。而安排讓員工睡套房,是對他們的尊重,符合他們的需求。」
一般身為高級主管的人,很難去體會基層員工的感覺與艱辛,角色互換時,因為身歷其境,便能感同身受。我很敬佩董事長的為人處世,他卻對著我說:「你想,他們肯為我工作,我為什麼不能幫他們設想呢?」
看著老者自在的笑容,我心想;讓下屬倒茶、盛飯的董事長未必就是不夠好的董事長。但是就屬下而言,肯放下身段幫員工倒茶、盛飯,甚至處處為下屬設想的董事長,那一定是所有人願意尊崇以及追隨的企業主。
,,,,,,,,,,,,,,,,,,,,,,,,,,,,,,,,,,,,,,,,,,,,,,,,,,,,,,,,,,,,
上位者常會用…不在其位不知其辛苦來訓戒底下的人,讓底下的人知道,你們只看到我風光的一面,卻不知我風光背後的壓力和責任阿。

但再換個角度思量,上位者又有幾人能和文中的董事長一般,親身經歷下位者的工作,擺脫,下位者為上位者服務的觀念,改由上位者為下屬服務呢?每一個位階都有其風光與說不出的苦處,就如同,有錢人有有錢人的煩腦,沒錢的人有沒錢的人的快活。

但世上,沒錢的人都想感受一下有錢人的煩腦,反之,卻有多少有錢人願意去體驗沒錢的人的快活呢?

喜歡本文作者最後所言的:「讓下屬倒茶、盛飯的董事長未必就是不夠好的董事長。但是就屬下而言,肯放下身段幫員工倒茶、盛飯,甚至處處為下屬設想的董事長,那一定是所有人願意尊崇以及追隨的企業主。」

以國家而言,民為貴、君為輕,以民貴之國家才會強盛興旺,但若以民為賤者終將民反,企業亦同,員工是公司在市場上的競爭力,若企業主只將…

求異思維的具體作法

求異思維的具體作法
--從林沖遭陷談起
引子
林沖原本是八十萬禁軍槍棒教頭,有一個美滿的家庭。只因妻子貌美,被花花公子高衙內看上,因而遭到陷害。幸好正值有個當案孔目,姓孫,名定,為人最鯁直,十分好善,只要週全人。因此,人都喚做「孫佛兒」。他明知道這件事,轉轉宛宛,在府上說知就裏,稟道:「此事果是屈了林沖,只可週全他。」府尹道:「他做下這般罪,高太尉批示定罪,定要問他『手執利刃,故入節堂,殺害本官』;怎週全得他?」孫定道:「這南衙開封府不是朝廷的,是高太尉家的?」府尹道:「胡說!」孫定道:「誰不知高太尉當權倚勢受強,更兼他府裏無般不做,但有人小小觸犯,便發來開封府,要殺便殺,要剮便剮,卻不是他家官府?」府尹道:「據你說時,林沖事怎的方便他,施行斷遣?」孫定道:「看林沖口詞,是個無罪的人。只是沒拿那兩個承局處。如今著他招認做『不合腰懸利刃,誤入節堂』,脊杖二十,刺配遠惡軍州。」滕府尹也知這件事了,自去高太尉面前再三稟說林沖口詞。高俅情知理短,又礙府尹,只得准了。就此日,府尹回來陞廳,叫林沖除了長伽,斷了二十脊杖,喚個文筆匠刺了面頰,量地方遠近,該配滄州牢城。

解析
在人犯的臉上刺字是宋朝的刑罰之一,用以嚇唬百姓,不要犯罪。這種方法最不人道之處在於斷絕了人犯改過自新、重新做人的機會。因為其他人對於臉上刺字的人會產生排斥的行為,雇主也不願雇用他們。這種求異的作法其實並不是中國獨有。舊約《聖經》的創世紀中,就有如下的記載:亞當跟他妻子夏娃同房,她就懷孕,生了一個兒子。她說:「由於上主的幫助,我得了一個兒子,」她就給他取名該隱。後來,她又生了一個兒子,取名亞伯。亞伯是牧羊人;該隱是農夫。過了一些日子,該隱帶了一些土產,作祭物獻給上主;亞伯也從他的羊群中選出頭胎最好的小羊,作祭物獻給上主。上主喜歡亞伯,接受了他的祭物,但是不喜歡該隱,拒絕了他的祭物;因此,該隱非常生氣。於是上主警告該隱:「你為甚麼生氣?為甚麼皺著眉頭呢?你要是做了正當的事,你自然會顯出笑容,但因為你做了不該做的事,罪已經埋伏在你門口。罪要控制你,可是你必須克服罪。」
後來,該對他弟弟亞伯說:「我們到田野去走走吧!」他們在田野的時候,該隱向弟弟下手,把他殺死了。
上主問該隱:「你弟弟亞伯在哪裡?」
他回答:「不曉得。難道我是弟弟的看顧者嗎?」
上主責問他:「你做了甚麼事?你弟弟的血從地下出聲,同我哭訴。你殺他的時候,大地張開口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