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十二月 28, 2014的文章

人人有條“章台路”

歐陽修《蝶戀花•庭院深深深幾許》
庭院深深深幾許?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
玉勒雕鞍遊冶處,樓高不見章台路。
雨橫風狂三月暮,門掩黃昏,無計留春住。
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
【譯文】
庭院深深,不知有多深?楊柳依依,飛揚起片片煙霧,一重重簾幕不有多少層。豪華的車馬停在貴族公子的尋歡作樂的地方,在庭院深深中的她登樓向遠處望去,卻看不見章台路。
暮春連綿不絕的三月雨在疾風中,格外顯得猛烈強勁,一天將逝,憂愁著日色逐漸黯淡,趕緊關上重門,希望能挽留住那一片昏黃的春光於室內,無奈,怎麼也無法停駐光陰的步伐,只能眼睜睜地望著暮光緩緩褪散。
淚眼汪汪問花可知道如何把春光留住,花兒默默不語,只見紛亂的落花,零零落落一點一點飛到秋千外。
【賞析】
本詞描寫閨中少婦的傷春之情。上片寫深閨寂寞,阻隔重重,想見意中人而不得,“庭院”深深,“簾幕”重重,更兼“楊柳堆煙”,既濃且密——生活在這種內外隔絕的陰森、幽遂環境中,女主人公身心兩方面都受到壓抑與禁錮。疊用三個“深”字,寫出其遭封鎖,是對大好青春的禁錮,是對美好生命的戕害。她身受形同囚居之苦,不但暗示了女主人公的孤身獨處,而且有心事深沉、怨恨莫訴之感。顯然,女主人公的物質生活是優裕的。但是精神上的極度苦悶,也是不言自明的。“玉勒雕鞍”以下諸句,逐層深入地展示了現實的淒風苦雨對其芳心的無情蹂躪:夫婿薄幸,冶遊不歸;夫婿任性冶游而又無可奈何,女子怎能不怨?春光將逝,年華如水。
下片寫美人遲暮,盼夫婿回歸而不得,幽恨怨憤之情自現。“雨橫風狂三月暮。”時序已進入暮春的三月,那連綿不絕的春雨在疾風中,格外顯得猛烈強勁,向晚時分,天色連帶地暗沉下來。“橫”指粗暴、放肆。“雨橫”形容雨勢猛烈的樣子。也有人認為狂風暴雨比喻封建禮教的無情,以花被摧殘喻自己青春被毀。
“門掩黃昏,無計留春住。”“門掩黃昏”四句喻韶華空逝,人生易老之痛。“無計”是指束手無策。詞人藉女主人翁壓抑不住獨守空閨的愁悵,意圖用追逐春光的痴行來阻止時間消逝,這等不甘韶華流失而力挽狂瀾的行動,看似可笑,卻是整闕詞最令人痛心與動容的部分。
結尾二句寫女子的癡情與絕望,含蘊豐厚。“花不語”正講女主人公與落花同命共苦,無語凝噎之狀。“亂紅”意象既是實景,又是女子悲劇性命運的象徵。“亂紅”飛過青春嬉戲之地而飄去、消逝,正是“無可奈何花落去”。“亂花飛過秋千去”,取傷花情怨之境,隱表悲劇性自傷,和盤托出女主人翁…

宅老頭的生活樂趣

1932年,胡適為北大畢業生講演。考慮到大學生畢業後接觸到社會的種種陰暗面,容易陷入“混日子”和“做了惡勢力的俘虜”這兩種“墮落的危險”,他開出三種藥方,一是“總得時時尋一兩個值得研究的問題”,二是“總得多發展一點非職業的興趣”,三是“你總得有一點信心”。
  胡適認為,問題是知識學問的老祖宗,“第一要尋問題。腦子裡沒有問題之日,就是你的智識生活壽終正寢之時”!因此,人生中要有一兩個問題盤桓腦中,時時鑽研破解,人生自然不會墮落,自然會充實而有成就;再者,“一個人的前程往往全靠他怎樣用他的閒暇時間”。因職業未必就是人們所學的,所喜歡的,所擅長的,所以,一個人發展其正當興趣乃最好的救濟方法,他業餘所得的成績往往比職業所得的還要大。胡適舉了英國19世紀的兩個哲人為例,一個是密爾,“終身做東印度公司的秘書,他的業餘工作使他在哲學上、經濟學上、政治思想史上都占一個很高的位置”;一個是斯賓塞,他是測量工程師,“他的業餘工作使他成為前世紀晚期世界思想界的一個重鎮”。再其次,做人總得有一點信心,人生艱難,創業不易,然而“功不唐捐”。“在你最悲觀最失望的時候,那正是你必須鼓起堅強的信心的時候。”
做為一個宅老頭,有許多的時間可以隨心所欲地想問題。例如很小的時候就已經聽過“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寸難買光陰”的話,意思是要人愛惜時間的意思。關於愛惜光陰的詩句我也聽過不少,例如:
1、少年易老學難成,一寸光陰不可輕。未覺池塘春草夢,階前梧葉已秋聲。——朱熹《勸學》
2、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漢樂府》
3、流光容易把人拋,紅了櫻桃,綠了芭蕉。——蔣捷《一剪梅》
4、天波易謝,寸暑難留。——王勃
5、明日復明日,明日何其多,我生待明日,萬事成蹉跎。——文嘉
6、勸君莫惜金縷衣,勸君惜取少年時。——《金縷衣》
7、三更燈火五更雞,正是男兒讀書時,黑髮不知勤學早,白髮方悔讀書遲。——顏真卿《勸學》
8、人壽幾何?逝如朝霞。時無重至,華不在陽。——陸機《短歌行》
9、莫等閒,白了少年頭,空悲切。——岳飛《滿江紅》
10、盛年不再來,一日難再晨。——陶淵明《雜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