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文章

《邯鄲冬至 夜思家》

邯鄲驛裏逢冬至,抱膝燈前影伴身。 想得家中夜深坐,還應說著遠行人。 這首詩寫於貞元二十年歲末,白居易當年任秘書省校書郎,時年三十三歲。冬至是農曆二十四節氣之一,約相當於陽曆十二月二十二日或二十三日。在唐代,冬至是很重要的節日。這一天朝廷要放假,民間就更熱鬧了。大家穿新衣,互贈飲食,互致祝賀,一派過節的景象。白居易寫這首詩時,正宦遊在外,一個人夜宿於邯鄲驛舍中。在家家戶戶都很熱鬧的過節時,他卻一個人旅遊在外,正如王維《九月九日憶山東兄弟》所說,「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九月九日指農歷九月初九重陽節,民間有登高、插茱萸、飲菊花酒等習俗。很巧的是這兩首有一個共同的特色,就是詩人在寫自己對親人和朋友的思念時,不直接寫自己的思情,而是以對方落筆,透過寫朋友親人對自己的思念,來寫自己對朋友和親人的思念情形,這種手法可謂之以「人寫我」寫「我思人」的「揉直使曲」抒情法。換句話說,明明是自己獨自在外而想念家人,卻都以家人會想念自己來表現思念之情,「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由這兩首詩讓我聯想起李商隱的名詩《夜雨寄北》,“君問歸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漲秋池。何當共剪西窗燭,卻話巴山夜雨時。”這首詩也是作者不知道甚麼時候能回家,卻反說「君」想念他而問他何時可以回家:「君問歸期未有期」,這三首詩筆法類似,實有異曲同工之妙。 在上段中,由一首詩談到另一首詩,或在文章或說話離開正題或思想不受約束,漫無邊際的行為,有人稱之為「跑野馬」。據說詩詞名家葉嘉瑩教授就是其中佼佼者之一,由於她對於詩詞實在太孰悉了,在講課的當時,往往會明明是在講甲事,卻會以類似的乙事來做為類比,結果是整節課都在談乙事而忘了正題。 談到跑野馬,最著名的故事大概要算蔣百里與梁啟超的作序軼聞:蔣百里醉心研究文學。1920年,他從海外歸來,寫了一本《歐洲文藝復興史》,於文藝復興時期精神,體會很深。蔣百里撰寫的《歐洲文藝復興史》是我國人士所撰有關文藝復興的第一本著作。《歐洲文藝復興史》約萬言,蔣百里請梁啟超作序。梁下筆不能自制,一篇序言竟也寫了萬字,與原書字數相等。他又覺「天下固無此序體」,只好另作短序,而將此長序取名《清代學術概論》,單獨出版,反過來請蔣百里為該書作了序言。這一文壇趣事雖不能說是絕後,卻屬空前未有。 前些時候閱讀《胡適雜憶》一書,在周縱策先生序裡見到類似的故事:唐德剛教授撰錄胡適之先生口述歷史時…
最近的文章

雨後全無葉底花 的聯想

歷朝歷代的中國,描寫雨後的花的詩作不勝枚舉,其中,孟浩然的代表作《春曉》,就是非常有名的一首,幾乎所有華人都能背誦: 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 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 晚唐詩人王駕素有詩名,與司空圖、鄭谷等人為友。他曾經寫過一首〈雨晴》的代表作,常被用為「詩貴活句」的典範!。 雨前初見花間蕊,雨後全無葉底花。 蜂蝶紛紛過牆去,卻疑春色在鄰家。 這是一首見景即興而作的小詩,標題《雨晴》明確的指出這是一首描述花園經歷大雨之後,天氣轉晴的春景詩,前一二句照應雨之景:「雨前初見花間蕊,雨後全無葉下花。」下雨前的花,才開展開花瓣,讓人看見花蕊,一派春意;而一陣雨過後卻是花事已了,空餘綠葉,縱使有心在葉底尋找也不見花踪,一派花落春殘之象。孟浩然的《春曉》只說「花落知多少」,那花落量還只是一個未知數;但是《雨晴》的詩中,卻肯定的說雨後空餘綠葉。不由得讓人好奇,到底是歷時很久的霪雨或是風雨交加的驟雨?方才造成「雨後全無葉底花」的景象。 雨前「初見」說明花兒才剛準備開放,而雨後「全無」則表現了詩人的萬般無奈和滿腔痛心疾首。據說後來這兩句被王安石看到了,覺得有些不夠工整,他認為「不見」對「全無」,「花間葉」對「葉底花」才算是工筆。於是將它們改成了「雨前不見花間葉,雨後全無葉底花」。明代胡震亨所編《唐音戊簽》對此的評價是:點金成鐵,其實細細品一品,用「點金成鐵」來形容雖然有些誇張,但似乎也沒什麼不對,原句的「初」和「蕊」,的確更為傳神,這一次王文公確實差點兒毀了一首好詩。 後三四句照應晴之景:「蜂蝶紛紛過牆去,卻疑春色在鄰家。」這兩句由花寫到蜂蝶。它們是全詩最妙的兩句,也是備受後世推崇的名句。被雨久困的蜂蝶,好不容易盼到大好的春晴天氣,懷著和詩人同樣高興的心情,翩翩飛到小園中來,滿以為可以在花叢中飽餐春色,不料撲了空,小園無花空有葉;詩人把原無理性的蜂蝶賦予「人」的智慧,把蜂蝶因採蜜而戀花的本能,擬人化地想像為它們在有意追踪玩賞大好春光,讓蜂蝶化去了功利的世俗,純淨為詩意的空靈,把惜春去、怨蜂蝶的複雜感情糅合在一起了。蜂蝶紛紛離開了,小園顯得更加冷落,詩人的心因而更加悵惘。 雨後花落,蝴蝶離去,是實景;蜂蝶紛紛飛過去鄰家,而這舉動讓詩人突發聯想:「卻疑春色在鄰家」!同樣的一陣雨,自然不會厚此薄彼,一牆之隔的鄰家想來也應春殘花落。但詩人卻是想像得天真爛漫,鄰家之景被院…

改變 從心開始

一個賣花的小姑娘在賣完大部分的玫瑰花之後,就把手上剩餘的一朵玫瑰花隨手送給了路邊的乞丐。這乞丐從來沒有想過會有人給自己送花,也許乞丐從來沒有用心愛過自己,也沒有接受過別人的愛。於是他做了一個決定,當天不行乞了,回家! 回家之後,他找出一個瓶子把玫瑰花養起來,然後把花放在桌子上靜靜的欣賞。 他突然間覺得,這麼漂亮的花怎麼能隨意插在這麼髒的瓶子上,所以他決定把瓶子洗乾淨,這樣才配得上這麼美麗的玫瑰! 做完之後,他又感覺這麼漂亮的花和這麼乾淨的瓶子,怎麼能放在這麼髒亂的房間裡呢?於是他把整個房間打掃一遍,把所有的物品擺放整齊。 突然間整個房間因為有了這朵玫瑰花的映射而變的溫馨起來!他彷彿忘記了自己所在何處,正在陶醉時,突然發現鏡中反射出一個蓬頭垢面的人, 他沒想到自己居然是這個樣子,這樣的人有什麼資格與玫瑰相伴呢? 於是他立刻去洗了幾年來唯一洗過的,也是第一次澡,洗完之後找出幾件雖然顯得有點舊,但稍微乾淨的衣服,刮完鬍子之後,把自己從頭到下整理了一番,然後再照照鏡子,他發現一個從未有過的年輕帥氣的臉出現在鏡子中! 他覺得自己也很不錯,為什麼要去當乞丐呢?這是他當乞丐以來第一次這樣問自己,他的靈魂在瞬間覺醒了,其實我也很不錯,再看看房間中的一切, 再看看這朵美麗的玫瑰,他當下立刻做出了一個人生中最重要的決定,第二天不再當乞丐而是去找工作。 因為他不怕髒和累,所以他很順利了就找到了一份工作。或許是因為他心中盛開的玫瑰花激勵著他,隨著他的不懈努力,幾年後他成了一個非常有成就的企業老闆! 那不是一朵玫瑰,而是一份希望,一份對人生的美好希望,一份對美好未來的新的希望!地獄還是天堂僅僅一牆之隔,只要相信自己,不放棄自己,心中有夢想有目標有希望,人生隨時可以被改寫!

人生就是一頓自助餐

一位老人從東歐來到美國,在曼哈頓的一間餐館找點東西吃,他坐在空無一物的餐桌旁,等著有人拿餐盤來為他點菜。 但是沒有人來,他等了很久,直到他看到有一個女人端著滿滿的一盤食物過來坐在他的對面。老人問女人怎麼沒有侍者,女人告訴他這是一家自助餐館。 老人說,從此他知道了在美國做事的法則: 在這裡,人生就是一頓自助餐。只要你願意付費,你想要什麼都可以,你可以獲得成功。但如果你只是一味地等著別人把它拿給你,你將永遠也成功不了。你必須站起身來,自己去拿。 自助,就意味著你要靠自己,要主動出擊,尋找機會。成功固然需要機遇,但是幸運女神不會垂青于守株待兔的人。 在生活中,我們常常看到這樣的例子:兩個人一同大學畢業,但是幾年後,兩個人的境況卻有天壤之別。我們也常常看到一些成功者和失敗者的例子:有人滿腹才華卻無出頭之日,有人卻能大展身手、遊刃有餘。 才華固然重要,但是,才華不等於成功。成功還需要自己去打拼、去爭取、去營造。在這激烈競爭的年代,優勝劣汰不僅是自然法則,也是人生法則。 如何在這世界上尋求一席之地呢? 人生就是一頓自助餐。只要你願意付費,你想要什麼都可以。各式各樣的東西擺放在那裡,只要你有能力支付得起。但是,你如何能夠支付得起你想要的東西呢?你會成功,而如果你只是一味地等著別人把它拿給你,你將永遠也成功不了。你必須站起身來,自己去拿。

揭秘誦讀經典的訣竅

為什麼讀書一定要開口?為你揭秘誦讀經典的訣竅! 讀書——心開竅於舌。 我們是帶著孩子走向知識,還是帶著知識走向孩子?家裡應是書聲琅琅,還是教聲嚷嚷?當下,朗讀的意義被普遍忽視。 《黃帝內經》說:“心開竅於舌”,通過動口朗讀,舌動、竅開、心明,從而開慧增智。經典誦讀中書聲琅琅而入耳,智慧似清泉潺潺而出心。 因此,中國古代把學習簡化為“讀書”,是有其道理的。通過動口而達到動心,是學習掌握中國文化最重要的方法之一。現在佛道修行的早課、晚課還保留著誦經的傳統。 如何誦讀?老子說:“高下相傾,音聲相和,前后相隨。”這就是誦讀經典的訣竅。 “心為神之臟,腦為神之腑”,誦讀就是連接心與腦的方法。“高下相傾”,“高”就是大腦,“下”就是心腹、丹田。 讀者的氣脈,要從下而上,從丹田而出,不是從喉嚨發出。誦讀要把氣讀順了,不僅是文章的氣脈通順,讀者自己的氣脈也要順,並且兩股氣脈合二為一。 氣順了,心就定了,雜念沒了,智慧就開啟了。大腦能給人聰明和智慧﹔內臟給人心情和力量。 誦讀中要注意“音聲相和”。人們用木棒敲擊鐘壁的那一剎那所形成的一種音響叫“聲”,而鐘體內的空間裡發出的共鳴,叫做“音”。 漢語發音是天人合一的,如讀“大”“小”,嘴巴就得開大開小,“酸、甜、苦、辣”的發音,就與舌頭相關的部位對應。要使我們自己的音和聲發生共鳴,就要開口誦讀。 當我們真正讀到“音聲相和”的時候,震動身心,暢通血脈,流通精神,兩眼射出金光,甚至渾身的毛孔都會放光。 誦讀時還要隨文入觀,與經典、與聖人“前後相隨”。語言是一種真實的存在,是一種能量。 母語語言構成人最重要的文化環境,直接塑造了人的文化心理,決定了我們生命能量的運行模式。 朗讀的過程是與一顆心靈對話,不斷感受、想象、感悟情感之火燃燒的過程。 誦讀經典,追慕先賢,是一種穿越時空的心靈交流,讓自己從此生活在另一更高的境界層次上。

以色事人者,色衰則愛馳

2018-09-25 由 鄉村女學生海豚窩窩頭 發表于資訊 李夫人是漢武帝的小老婆,那首「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的詩就是描寫她的,可見她美麗到了一定的程度。 這裡先轉抄一下她的事跡: 李夫人入宮只短短幾年,卻不幸染病在身,不久病入膏肓,直至臥床不起。武帝難過不已,親自去看她。李夫人一見武帝到來,急忙以被覆面,口中說:「妾長久臥病,容貌已毀,不可復見陛下,願以昌邑王及兄弟相托。」武帝說:「夫人病勢已危,非藥可以醫治,何不讓朕再見一面?」李夫人推辭說:「婦人貌不修飾,不見君父,妾實不敢與陛下相見。」武帝說:「夫人不妨見我,我將加賜千金,並封拜你兄弟為官。」李夫人說:「封不封在帝,不再一見。」武帝又說一定要看她,並用手揭被子,李夫人轉面向內,欷歔掩泣,任憑武帝再三呼喚,李夫人只是獨自啜泣。武帝心裡不悅,一怒之下拂袖而去。 這時李夫人的姊妹也入宮問病,見此情形,都很詫異。待武帝走後,她們責備李夫人:「你想託付兄弟,見一見陛下是很輕易的事,何苦違忤至於如此?」李夫人嘆氣說:「你們不知,我不見帝的原因,正是為了深托兄弟。我本出身微賤,他之所以眷戀我,只因平時容貌而已。大凡以色事人,色衰而愛弛,愛弛則恩絕。今天我病已將死,他若見我顏色與以前大不相同,必然心生嫌惡,惟恐棄置不及,怎麼會在我死去後照顧我的兄弟?」 柏楊老頭在他的書《皇后之死》裡,高度評價了這位美貌與智慧並重的李夫人,因為事情的結局完全不出李夫人所料,皇帝腦子裡全是她美麗健康的樣子,難免日夜思念,思念的結果是:厚葬了李夫人,並且拜其兄為官。 這裡還有一段有關她兄弟的故事: 武帝聽說大宛國有汗血馬。便派使者齎持千金及金馬前往大宛換取良馬。此事被大宛國王一口拒絕。使者費盡許多辛苦白跑了一趟,因此生氣之下痛罵宛國大臣,又將金馬錘成了碎屑。大宛國將使者殺死,財物奪去,只有幾個從人僥倖脫逃。武帝藉機派李廣利領六萬騎兵,七萬步卒往征大宛。待四年後班師回玉門關,僅剩下萬餘人。武帝卻不加苛責,反而封李廣利為海西侯,食邑八千戶。多少屍骨丟在大漠無人收取, 只為李夫人的一句遺言,武帝也稱得上是一往情深。 李夫人的英明決定,保了她兄弟日後一路平安,武帝不是什麼一往情深,而是以色事人後日夜想念,說穿了好色罷了,難得就難得在李夫人早就看穿了武帝究竟愛她的什麼,所以從不恃寵而嬌,一直到臨死前仍然保持清醒的頭腦,病得迷迷糊…

曲終人不見 江上數峰青

《省試湘靈鼓瑟》 錢起 善鼓雲和瑟, 常聞帝子靈。    馮夷空自舞, 楚客不堪聽。    苦調凄金石, 清音入杳冥。    蒼梧來怨慕, 白芷動芳馨。    流水傳湘浦, 悲風過洞庭。    曲終人不見, 江上數峰青。 注釋: 省試:唐時由尚書省舉行的選拔進士的考試,又稱會試。 《湘靈鼓瑟》:省試所出的試題。 湘靈:湘水之神。瑟:樂器名。 雲和瑟:雲和,山名,以產琴瑟著稱。 帝子:娥皇、女英為舜之妻,舜南巡卒于蒼梧,二女隨之,沒于湘水。 馮夷:河伯,水神也。 楚客1.指屈原。屈原忠而被謗,身遭放逐,流落他鄉,故稱"楚客"。 2.泛指客居他鄉的人。 苦調:謂瑟哀苦之調。 杳冥:天也。 蒼梧:山名,傳為舜葬之處,其地在今湖南寧遠縣境。 白芷:香草名。 譯文: 常常聽說湘水之神善於彈奏雲和瑟,而黃河之神聞聲跳舞。 外鄉人都不忍聽她的哀音。這種悲苦的曲調使無情的金石都感到淒涼, 清怨的聲音一直傳入天際。 舜帝之靈也來側耳傾聽,香草被感動香味更濃。 曲終聲寂,沒看見鼓瑟的人,只有看見湘水上的幾座青山。 湘靈擅長鼓瑟,優美的歌聲縈繞在耳邊。 水神聽了情不自禁跳起舞,被貶之人聽了心情哀怨。 凄涼的曲調讓金石悲哀,高亢的樂聲傳到天地之間。 舜帝之靈也來側耳傾聽,香草被感動香味更濃。 水面的樂聲飄揚湘江兩岸,匯成一股悲風飛過洞庭。 樂曲聲停,看不見鼓瑟的人,所看見的只有湘水上的幾座青山。   按照唐代科舉制度,各州縣選拔士子進貢京師,試于尚書省,由禮部主持的進士考試,叫做「省試」,也叫「會試」。考試時所作的詩,叫「試帖詩」。這種詩一般五言六韻,有嚴格的格律規定,容易束縛作者的思想,所以很難寫好;不過,有的作者善于「戴著鐐銬跳舞」,往往能夠即席發揮,寫出傳誦不衰的好詩來。本詩就是試帖詩中的佳作。原本試帖詩有種種限制,往往束縛了士人的才思。錢起卻不然,在這首詩中,他馳騁想象,上天入地,如入無人之境。無形的樂聲,在這裡得到了生動形象的表現,成為一種看得見,聽得到,感覺得著的東西。最後突然收結,全詩從湘水女神出現開始,以湘水女神消失告終,形成一個有機的整體。神思綿綿,更耐人尋繹。大中十二年(858),舉行進士考試,唐宣宗問考官李藩:試帖詩如有重復的字能否錄取?李藩答道:昔年錢起試《湘靈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