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22, 2014的文章

水仙子•夜雨

水仙子•夜雨①
徐再思

一聲梧葉一聲秋,②
一點芭蕉一點愁,
三更歸夢三更後。③
落燈花,棋未收,④
歎新豐孤館人留。⑤
枕上十年事,⑥
江南二老憂,⑦
都到心頭。[1]

注釋

①水仙子:曲牌名,又名淩波仙、淩波曲、湘妃怨等。句式為七七、七五七、三三四。八句四韻。
②“一聲梧葉一聲秋”二句:梧桐葉的落下,預示了秋天的到來,雨打在芭蕉上的聲音更使人增添了一份愁悶。一點芭蕉:是指雨點打在芭蕉葉上。
③三更歸夢三更後:夜半三更夢見回到了故鄉,醒來時三更已過。歸夢:夢歸故鄉。
④燈花:油燈結成花形的餘燼。
⑤歎新豐孤館人留:用唐代初期大臣馬周的故事。新豐:在陝西新豐鎮一帶。馬周年輕時,生活潦倒,外出時曾宿新豐旅舍,店主人見他貧窮,供應其他客商飯食,獨不招待他,馬周命酒一斗八升,悠然獨酌。
⑥枕上十年事:借唐人李泌所作傳奇《枕中記》故事,抒發作者的辛酸遭遇。
⑦二老:指年老的雙親。[1-2]

譯文1
夜雨一點點淋在梧桐樹葉上,秋聲難禁,打在芭蕉上,惹人愁思不斷。
半夜時分夢裡回到了故鄉。

賀鑄的悼亡詞《半死桐》

賀鑄的悼亡詞《半死桐》

重過閶門萬事非①,同來何事不同歸②?梧桐半死清霜後③,頭白鴛鴦失伴飛④。
  原上草,露初晞⑤,舊棲新壟兩依依⑥。空床臥聽南窗雨,誰複挑燈夜補衣?
【注釋】

①閶(chāng)門:蘇州城的西門名閶門。萬事非:這裡是人事全非的意思。萬事非:什麼事情都不對頭了(作者妻子去世引起的心理反應)。
②何事:為何。不同歸:作者夫婦曾旅居蘇州,後來妻子死去,他一人獨自離去,所以說是不同歸。
③梧桐半死:枚乘《七發》說,“龍門之桐,高百尺而無枝”“其根半死半生”,用這樣的桐來制琴,其聲最悲。古詩文中常用來比喻喪偶,源於晉﹒崔豹的《古今注﹒草木》中關於連理梧桐的記載。賀鑄以“梧桐半死”比喻自己遭喪偶之痛。
④這句點明不能白頭偕老。
⑤露初晞(xī):漢代的挽歌《薤(ㄒㄧㄝˋ)露》說:“薤上露,何易晞!”把短促的人生比作薤葉上的露水,極其短暫。晞:乾燥。
⑥“舊棲”句:對舊居和新墳都留戀難舍,不忍離去。舊棲:過去居住之處。壟:墳墓。“新壟”指作者亡妻的新墳。
頭白:這裡是雙關語:既指鴛鴦頭上有白毛,又指作者自己頭上已經有白頭髮。唏:乾。露初唏:露水剛剛乾了,暗指作者夫人過世不久。
依依:形容思慕懷念的心情。
挑燈:過去用油燈,燈芯燃短了就不亮,要用針或其它東西把燈芯挑長一點,使燈亮一些。

作者簡介

賀鑄 (公元1052 - 1125) 字方回,號慶湖遺老。博學強記,長於度曲。掇拾(ㄉㄨㄛˊㄕˊ)前人詩句,少加隱括,皆為新奇。詞風多樣:盛麗、妖冶、幽潔、悲壯,且皆深於情而工與語。有《慶湖遺老集》、《東山詞》。

《青玉案》 賀鑄

《青玉案》 賀鑄

淩波不過橫塘路①。但目送、芳塵去。錦瑟年華誰與度②?月橋花院,瑣窗朱戶③,只有春知處。
碧雲冉冉蘅皋暮。彩筆新題斷腸句。試問閒愁都幾許?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
⋯⋯
【注釋】
  ①淩波:形容女子走路時步態輕盈。
  ②橫塘:在蘇州南十時許。
  ③芳塵:指美人的行蹤。
  ④錦瑟華年:比喻美好的青春時期。
  ⑤蘅皋:長著香草的沼澤中的高地。蘅即杜蘅,一種多年生草本植物。
  ⑥瑣窗:雕刻或彩繪有連環形花紋的窗子。
  ⑦彩筆:比喻有寫作的才華。事見南朝江淹故事。
  ⑧冉冉:流動的樣子。
  ⑨梅子黃時雨:四五月梅子黃熟,其間常陰雨連綿,俗稱“黃梅雨”或“梅雨。”

【譯文】
她輕盈的腳步沒有過橫塘路,我傷心地目送她飄然遠去。這錦繡年華可和誰共度?是在月下橋邊花院裡?還是在有花窗的朱門大戶?只有春風才知道她的住處。
白雲飄浮城郊已到日暮,我提筆寫下斷腸詩句。若問我的愁情究竟有多少?就像那一望無垠的煙草地,滿城翻飛的柳絮,和梅子黃時的綿綿細雨。

這首詞是賀鑄的名篇之一,作於蘇州。當時詞人閒居橫塘,寫的是一段單相思。開頭三句,借洛神故事,回憶在橫塘的一次豔遇。詞人神魂顛倒,要隨佳人而去,並且知道了她的居所,但只有春風能入。下闋開頭仍用《洛神賦》故事,詞人期待再遇佳人,但佳人不至。只得題寫斷腸詩句。要問此時愁有多少,真好像一馬平川的衰草;像漫天飛揚的柳絮;也像江南梅雨,無有止期。結句以一串博喻寫“閒愁”,使得“閒愁”更加具體可感。將無形的情化為有形的物,形象具體。
另外也有人說這首詞抒寫了因理想不能實現而鬱鬱不得志的“閒愁”。作者退隱橫塘,壯志難伸,所以借美人遲暮,盛年不偶,寫自己的不為世用。“碧雲冉冉橫皋暮”,托洛神以寄對君主的思慕。
上片寫相戀和懷念,開頭兩句寫昏暮景色,暗示出抒情主人公等待盼望那位“淩波”仙子直到黃昏,仍不見蹤影。寫“美人”可望而不可及,以此喻指理想不能實現,形象生動。下片的“碧雲”句喻指時光流逝之迅速,末尾連用三個比喻來表現“閒愁”之多、亂、纏綿不斷,十分生動。詞中他把抽象的閒情化為可感可知的“一川煙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不僅形象、真切地表現出詞人失意、迷茫、淒苦的內心世界,同時也生動、準確地展現了江南暮春時煙雨迷蒙的情景,深得當時人們的讚賞。 註 很多看過三國演義的人都知道徐庶被迫要到曹營但是…

卜算子 送鮑浩然之浙東

卜算子①
送鮑浩然之浙東②
宋•王觀

水是眼波橫,③
山是眉峰聚。④
欲問行人去那邊,
眉眼盈盈處。⑤

才始送春歸,
又送君歸去。
若到江南趕上春,
千萬和春住。

【作者】

字通叟,如皋(今屬江蘇)人。生卒年不詳。宋仁宗朝進士,歷任大理寺丞、江都知縣等職。神宗時官至翰林學士,因所賦《清平樂》詞忤怒太后而被罷職。有《冠神集》,已佚,仿存詞十六首。

【注釋】

①《詞律》以為調名取義於\"卜算命之人\"。《詞譜》以蘇軾詞為正體。又《百尺樓》、《眉峰碧》、《缺月掛疏桐》等。雙調,四十四字,仄韻。
②鮑浩然:生平不詳。浙東:今浙江東南部。宋時屬浙江東路,簡稱浙東。
③眼波橫:形容眼神閃動,狀如水波橫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