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三月 27, 2011的文章

女子與馬

前些日子重看《水滸傳》,發現第廿三回中王婆說:「老身為頭是做媒,又會做牙婆,也會抱腰,也會收小的,也會說風情,也會做馬泊六。」什麼是「馬泊六」讓我感到很好奇,上網查的結果,發現原來「泊六」應該是「伯樂」的諧音。是撮合不正常男女關係的人,也就是現代所說「拉皮條」者。古代社會有稱女子為“馬”的說法,如“揚州瘦馬”,又如“馬子”。現在男性朋友中還有互稱對方女朋友為“你馬子”之類的。
“揚州瘦馬”,與馬無關。從明朝開始,在揚州一帶,出現了大量經過專門培訓、預備嫁予富商作小妾的年輕女子,而這些女子以瘦為美,個個苗條消瘦,因此被稱為“揚州瘦馬”。
揚州出美女,世人皆知,而“揚州瘦馬”在明清時期更是名噪天下。所謂“瘦馬”,其實就是被買賣的二奶預備隊。到了明清時期,“養瘦馬”成了一項暴利的投資,有一大批人專門從事此項職業。
“瘦馬”的風行,與揚州的經濟發展有密切的關係。在明清時期,揚州出現了一批富得流油的鹽商。揚州城內,繁華騷動,歌舞昇平。富人們總是喜歡一些怪異變態的消費和審美,在他們對“豐乳肥臀”審美疲勞之後,“瘦馬”就運應而生。
在那些大腹便便的鹽商身邊,圍聚著一堆噁心的蒼蠅,只要他們稍稍透露了納妾之意,那些人口販子就會一窩蜂撲將上去。在揚州,從事介紹“瘦馬”職業的人達到百人。繁華的揚州城,成了二奶集中營,成批成批的“瘦馬”在經過一番苛刻的調教後,被賣到全國各地。
“瘦馬”多是貧苦人家的孩子,在七八歲之時,被人口販子買去。之後,等待她們的就是漫長的集中營式的魔鬼訓練期。“瘦馬”的瘦,既有天生體弱的原因,也是被刻意“餓”出來的。依據先天條件,“瘦馬”被分為三六九等。
清代丁耀亢在《續金瓶梅》一書中對“瘦馬”也有描述。一等資質的女孩,將被教授“彈琴吹簫,吟詩寫字,畫畫圍棋,打雙陸,抹骨牌,百般淫巧”,以及精細的化粧技巧和形體訓練。二等資質的女孩,也能識些字、彈點曲,但主要則是被培養成財會人才,懂得記賬管事,以便輔助商人,成為一個好助理。三等資質的女孩則不讓識字,只是習些女紅、裁剪,或是“油炸蒸酥,做爐食、擺果品、各有手藝”,被培養成合格的主婦。當然,所有的這些煞費苦心的培訓都是為了將來能找個好買主,賣個好價錢。
在“瘦馬”的買賣中,她們像商品一樣被挑三揀四。“至瘦馬家,坐定,進茶,牙婆扶瘦馬出,曰:‘姑娘拜客。’下拜。曰:‘姑娘往上走。’走。曰:‘姑娘轉身。’轉身向明立,面出。…

「食色性也」的真意

「食色性也」出自《孟子集注》一書裡的告子章句,告子曰:「食色,性也。仁,內也,非外也;義,外也,非內也。」過去有些人常有一個誤會,把這句話翻譯為「飲食與情慾是人的本性」,事實上,這裡的「食」是動詞,在先秦時代乃是男女交媾之庾語。這裡所說的「庾語」,可以說是謎語的早期稱呼。所以「食色,性也」的真意是說「與美女(帥哥)交媾是男(女)人的本性」。另外如《漢書•外戚傳》注載應劭說曰:「宮人自相與為夫婦名『對食』。」以及《詩•陳風•株林》:「乘我乘駒,朝食於株。」中的「食」也是男女交媾的意思。《株林》一詩講述美女夏姬的故事。夏姬是春秋時鄭穆公之女。初嫁陳國大夫夏御叔,生子徵舒。御叔死,與陳靈公、大夫孔寧、儀行父私通。
我們只要看到古代的小說中的花花太歲無一不是身後帶著一群奴才,在路上調戲良家婦女;水滸傳中有高俅的「衙內」調戲豹子頭林沖的娘子的故事,就是出於高「衙內」好色本能。
相對於所謂教養、文明、知識、禮教、文化,其實性才是人類生命本能的東西,也是最自然最純粹的,是人性的本質與本真。如果放在現今社會,除了有美女被有錢大爺包養的現象,帥哥俊男被有錢的女性包養,也不是什麼大新聞。其實也是「食色性也」的表現。另一方面,俊男總是比較容易把上正妹(色),因為正妹也喜歡與帥哥(色)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