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八月 17, 2014的文章

長袖善舞

報載陸委會副主委張顯耀被迫離職,張這個人“長袖善舞”……,這個形容詞勾起了我的一段回憶。話說2000年的時候,當時我還在交大工業工程與管理學系任教,有一個機會讓我到馬來西亞吉隆坡,在那裏的華文報紙見到一張照片,是某家公司新成立,有人恭喜該公司的總經理,送一個花圈,上面赫然寫著“長袖善舞”。初見之下,我感到有一點吃驚和困惑,因為就我個人認知,長袖善舞似乎屬於貶意,而不是頌詞。上網google一下,得到如下資訊:袖子長,有利於起舞。原指有所依靠,事情就容易成功。後形容有財勢會耍手腕的人,善於鑽營,會走門路。長袖善舞竟然有如下的典故:“長袖善舞,多錢善賈”——舞蹈者靠著袖子長,舞起來就翩翩多姿,容易達到體態優美的效果;做買賣的人,憑著本錢多,他的業務也就容易開展。   這句話,在《史記》的《范雎蔡澤傳》中曾引用過。范雎和蔡澤是戰國末期兩個有名的人物:范雎《通鑒》是魏國人,起初在魏國的中大夫須賈手下做事,因故被須賈打得半死,逃到秦國,化名張祿,向秦昭王獻“遠交近攻”的外交政策,昭王拜他為客卿,後來為相國,封應候。蔡澤是燕國人,先曾遊說趙、韓、魏各國,都不見用,來到秦國,見了昭王,昭王很賞識他,也由客卿而為相國,雖然擔任相國的時間才幾個月,但在秦國住了十多年,從秦昭王起,經孝文王、莊襄王到始皇帝,一直受到尊重,號為綱成君。   這兩個人,都是所謂“辯士”,就是極有口才,能言善論的說客,他們都因此取得秦王的信任。在戰國時代,辯士並不少,為什麼只有這兩人能相繼取得秦的信任而為卿、相呢?《史記》的作者評論道:“韓子說的‘長袖善舞,多錢善賈’這句話,的確是有道理啊!”——范雎和蔡澤,像舞蹈者有更美的舞衣、經商者有更多的本錢一樣,他們有比別人更強的一張嘴。   利用優越的條件,施展手段,因而吃得開,有辦法,就叫做“長袖善舞,多錢善賈”。這句話,《史記》說是韓子說的。韓子,即戰國時的韓非。查韓非所著的《韓非子》,在《五蠹》篇中有這句話,原文是:“鄙諺曰:‘長袖善舞,多錢善賈’,此言多資之易為工也。”所謂“鄙諺”,就是“俗語”,可見這句話並不是韓非所獨創,而是他引用的俗語;也可見這句話早在韓非以前便已流行了。   或許我們多認為是貶意,但是馬來西亞的華人也是順從其原意而用長袖善舞表達祝賀之意。順帶提一下,在那次的機會,我在吉隆坡的飯店中見到房間的地毯上有標示出麥加的方位,便利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