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六月 1, 2014的文章

白居易的《花非花》究竟是什麽意思

花非花,霧非霧。夜半來,天明去。來如春夢不多時,去似朝雲無覓處。這首唐代著名詩人白居易的《花非花》在五十多年前我讀書的時候就已經於音樂課中學過,至今還沒忘記它的旋律。不過對於詞句的意思卻是不甚了了。最近我著迷台詩宋詞的學習,上網查這首詩的翻譯,發現有多家不同的解讀,詩人的《花非花》到底想說什麼呢?感到十分有趣,特將結果整理與同好分享。
白居易詩不僅以語言淺近著稱,其意境亦多顯露,但這首《花非花》卻句式奇特,且通篇取譬,十分含蓄,甚至迷離,堪稱是中國文學史上最早的朦朧詩的代表,在白詩中確乎是一個特例。因此對於這首詩到底想表達甚麼,充滿好奇。詩取前三字爲題,近乎“無題”。首二句應讀作“花——非花,霧——非霧”,先就給人一種捉摸不定的感覺。“非花”、“非霧”均系否定,卻包含一個不言而喻的前提:似花、似霧。因此可以說,這是兩個靈巧的比喻。語意雙關,富有朦朧美是這首小詞的最大特點。霧、春夢、朝雲,這幾個意象都是朦朧、飄渺的,意象之間又故意省略了銜接,顯出較大的跳躍性,文字空靈,精煉,使人咀嚼不盡,顯示了詩人不凡的藝術功力。但是,從“夜半來,天明去”的敘寫,可知這裏取喻於花與霧,在於比方所詠之物的短暫易逝,難持長久。如果單看“夜半來,天明去”,頗使讀者疑心是在說夢。但從下句“來如春夢”四字,可見又不然了。“夢”原來也是一比。這裏“來”、“去”二字,在音情上有承上啓下作用,由此生發出兩個新鮮比喻。“夜半來”者春夢也,春夢雖美卻短暫,於是引出一問:“來如春夢幾多時?”“天明”見者朝霞也,雲霞雖美卻易幻滅,於是引出一歎:“去似朝雲無覓處”。
  有人主張這首詞通篇都是隱語,主題當是詠官妓。當時各級官府都有一定數目的官妓,供那些官僚們驅使。首句“花非花”是說官妓的容顏如花,但又並非真花。次句“霧非霧”中“霧”字是雙關。借“霧”為“婺”。“婺女”即女宿星。因官妓女性,上應女宿,但又並非雲霧之霧。
“夜半來,天明去”既是詠星,也是說人。語意雙關,而主要是說人。唐宋時代旅客招妓女伴宿,都是夜半才來,黎明即去。因此,她來的時間不多,旅客宛如做了一個春夢。她去了之後,就像清晨的雲,消散得無影無蹤。官妓不同于一般的妓女,更不同于正式的妻子,她們與官僚之間互為依存,但關係又不便十分密切,只能以夜來明去為限,可謂會短別長。元稹有一首詩《夢昔時》,記他在夢中重會一個女子,有句云:“夜半初得處,天明臨去時。”…

生命裡有門功課 名叫 接受”

1
生命裡有門功課,名叫“接受”。
接受愛的人離開,接受親的人離世,
接受喜歡的人無論如何也不能在一起,
以及接受自己的出身、相貌、天份。
無論活多大歲數,每一次在“接受”面前,
我們依舊像個只會嚎哭的孩子。
而區別是,長大的自己會對自己說:“接受,是變好的開始”。
2
生命裡有門功課,名叫“接受”
得失如雲煙,轉眼風吹散。
人生百年,轉眼成空。生不帶來,死不帶去。
一切邂逅,悲歡喜舍皆由心定。
看得透,放得開,則一切如鏡中花,
水中月,雖然賞心悅目,卻非永恆。
不如開開心心,坦坦蕩蕩,不讓自己在悲傷中度過,
別讓自己在徘徊中漫步。
隨緣起止,生活以開心為準則,
人生一世,其實活在一回心境。
3
生命裡有門功課,名叫“接受”
自然地走,自然地忘,不牽強。
自然,是萬物最美的姿態。
生命的節拍,不要太快,太快易疲憊;不要太慢,太慢是蹉跎。
隨著歲月,如溪水般自然地流淌,到一處,看一處風景。

絕望的身旁就是希望

文/柳瀨嵩;譯/黃穎凡


人生,實在太不可思議了。身為漫畫家,依照我的生涯規畫,本來打算湊合著畫上幾部作品,工作到六十五歲就退休,然後在老婆的照料下安享人生的最後時光。為什麼我會這樣想呢?因為我的老婆是個踏實可靠的女性,我相信她一定會為我張羅好一切。只不過,有一點令我非常在意:在我死後,她是否能好好活著?我擔心變成孤單一人的她會鬱鬱寡歡。

沒想到人算不如天算,存活下來的人卻是我,而且在六十五歲那年,我非但沒能順利退休,反而還過得愈來愈忙碌。回首前塵,年輕時候的我,或許應該說是五十歲以前的我,可說是由一連串的失意和絕望堆砌而成的人生。長達好幾十年的歲月裏,我只能無語問蒼天,心想著:「無論做什麼,反正我都只是半吊子,只能屈居二線。」美其名是個「漫畫家」,卻苦無代表作,讓我有莫名的自卑感,總覺得即使年過五十,必定也還是在原地打轉,不可能會有奇蹟出現。

「再也畫不出暢銷作品了,差不多該引退了。」正當我這麼認為時,麵包超人居然開始紅了。那時的我都已經六十好幾,萬萬沒想到在那之後,我一年比一年忙,甚至在九十二歲高齡的現在,還得拖著老邁的身軀在第一線衝鋒陷陣。人生啊,果然是不可思議。

像我這種晚年開運的人算是少見,但是,每逢人家拿「大器晚成」來讚美我時,我都會鄭重其事地回答:「不,我這是典型的『小器』晚成。」我經常安慰自己,比起少年得志,一下子達到頂點,然後在轉瞬間燃燒殆盡,就結果而言,我顯然是幸運的。

我的人生固然迂迴曲折,但唯有一件事,我敢抬頭挺胸大聲說─無論做任何事,一旦我下定決心,就必定全力以赴,朝著自己想望的方向奮勇開拓道路。

在覺得自己運氣差到極點、沮喪得想放棄之前,依然堅持繼續努力,終於在年過六十之後,得以享受屬於自己的自由人生。這是我的人生經驗,同時也印證了「堅持就是力量」的道理。

所謂的夢想,並不是以「付諸實現」為唯一目的。朝著夢想一步一步邁進的那股力量,才是最難能可貴的。每個人都渴望有幸福人生,所以懷抱著「希望明天會更好」的夢想而努力生活著,因為夢想是最佳的奮鬥動力。不過,夢想有時僅止於想望,不見得都能夠付諸實現。儘管如此,我覺得追逐夢想本身應該與人生的意義息息相關。

每當事與願違,做事不順遂時,我們的想法往往會變得「自暴自棄」。但是,請無論如何都要在緊要關頭時努力撐住,因為那極可能是「黎明前的黑暗」、「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轉折契機。人生,沒有不迂迴曲折的。

勿讓子女福報提前用盡

晚餐時,一位朋友說明年要讓他女兒上每學期一萬多元的貴族幼稚園,我聽了很驚訝,提醒他:“每個活在世上的人都是因為有福報才能活命,福盡則亡,不要把孩子命中的福報提前用了!一萬多元一個學期,那是孩子命中的福報呀!要給她存起來,將來用!”

很多人都有很多錯誤的教育孩子和孝敬父母的誤區,故特作此文,以期抛磚引玉。

每個人能活在世上,是因為他有福報。福報用盡,不論普通人,還是帝王將相,都將命終。

很多有錢人,從小就給小孩吃最好、用最好、上最好的學校,結果孩子長大後,事事不如意,還染上種種不良習氣,不久便因種種原因,墮落甚至命終,白髮人送黑頭人。這種現象,社會上比比皆是。原因很簡單:父母幫孩子把福報提前用光了。

吃不必太好,衛生就行。
穿不必太好,能暖就行。
用不必太好,安全就行。
住不必太好,能讓心安靜就行。
上學校不必太貴,老師有學問有品德就行。
娶老婆不必太漂亮,能孝順公婆、持家就行。
嫁老公不必太有錢太帥,能養家糊口、不染惡習、愛護自己,心地善良就行。

求師學道,不一定要是大徹大悟的活菩薩,也不一定要是能飛天遁地的活羅漢,更不一定要是能青春永駐的長生不老活神仙,只要他的德行與學問比你目前高,皆可以為師。

古今中外很多偉人名人都說過:“幼年時,父母給我最大的資產就是貧窮!”
《孟子》云:“天將降大任斯人也,必苦其心志,勞其筋骨。”

古諺云:“窮人的孩子早當家。”

老外嘲笑十二生肖,國人反問讓人深思!

有一次,一群中國人參加接待了一個由歐洲貴族組成的參訪團的活動。

  他們中的大多數跟王族有親戚關係,非常有學問和修養,待人彬彬有禮,但他們的修養背後隱藏著一種傲慢。最後一天聚餐,可能酒喝多了,這些貴族的言談舉止變得比較率性。

  席間,一位德國貴族站了起來說:你們中國人,怎麼屬什麼豬啊,狗啊,老鼠啊!不像我們,都是金牛座,獅子座,仙女座……真不知你們祖先怎麼想的!

  眾人聽了哈哈大笑,還互相碰杯,先前的優雅完全不見了。

  按理說,人家在罵你的祖宗了,你即使想不出話反擊,起碼可以掀桌子啊!但是,所有在場的中國人都不吭聲,也可能是沒有反應過來。

  這時有一個中國人站了起來,用平和的語氣說:「是的,中國人的祖先很實在。我們十二生肖兩兩相對,六道輪回,體現了我們祖先對我們的期望和要求。」

  這時,現場氣氛慢慢安靜了下來,不過,貴族們的臉上還是一幅滿不在乎的神情。
  中國人說:第一組是老鼠和牛。老鼠代表智慧,牛代表勤奮。智慧和勤奮一定要緊緊結合在一起。如果光有智慧,不勤奮,那就變成小聰明;而光是勤奮,不動腦筋,那就變成愚蠢。這兩者一定要結合。這是祖先對我們第一組的期望和要求,也是最重要的一組。

第二組是老虎和兔子。老虎代表勇猛,兔子代表謹慎。勇猛和謹慎一定要緊緊結合在一起才能作到膽大心細。如果勇猛離開了謹慎,就變成了魯莽,而沒了勇猛,就變成了膽怯。這一組也非常重要,所以,中國人看著這些貴族,補上一句:當我們表現出謹慎的時候,千萬不要以為中國人沒有勇敢的一面。

  看著大家陷入沉思,中國人繼續說:第三組是龍和蛇,龍代表猛,蛇代表柔韌。所謂剛者易折,太剛了容易折斷,但是,如果只有柔的一面就易失去主見,所以,剛柔並濟是我們的祖訓。

  接下來是馬和羊,馬代表勇往直前,羊代表和順。如果一個人只顧自己直奔目標,不顧及周圍環境,必然會和周圍不斷磕碰,最後不見得能達到目標。但是,一個人光顧及和順,他可能連方向都沒有了。所以,勇往直前的秉性,一定要和和順緊緊結合在一起,這是祖先對我們的第四組期望。

  再接下來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