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二月 22, 2015的文章

“欲飲琵琶馬上催”的解讀

相信許多人對於《涼州曲》可謂耳熟能詳:“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只不過對於“欲飲琵琶馬上催”不見得了解。綜觀全詩,其實詩的首句只有兩個名詞“葡萄美酒”和“夜光杯”,前二句應理解為 欲飲“夜光杯”中的“葡萄美酒”,但是卻聽“琵琶”和“馬上樂”催著將士們要出戰。專家指稱,《涼州曲》吟誦的方式為:“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飲/琵琶馬上催/,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每一“/”表示一次暫停,多練習幾遍就體會全詩意思。對於此詩,《唐詩三百首》編者“蘅塘退士”孫洙的批語是:“作曠達語,倍覺悲痛。”孫洙不愧知音之士,八個字批語,準確道出了此詩意蘊。
首句「葡萄美酒夜光杯」,猶如突然間拉開帷幕,在人們的眼前展現出五光十色、琳琅滿目、酒香四溢的盛大筵席。
次句寫大家「欲飲」未飲之時,樂隊奏起了琵琶,酒宴開始了,那急促歡快的旋律,像是在催促將士們舉杯痛飲,使已經熱烈的氣氛頓時沸騰起來。
「古來征戰幾人回」,意謂將士們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可見這三、四兩句正是席間的勸酒之詞,而並不是甚麼悲傷之情。它雖有幾分「諧謔」,卻也為盡情酣醉尋得了最具有環境和性格特徵的「理由」。
「醉臥沙場」,表現出來的不僅是豪放、開朗和興奮的感情,而且還有視死如歸的勇氣。它給人的是一種激動和令人嚮往的藝術魅力,這正是盛唐邊塞詩的特色。這首《涼州曲》詩不僅意蘊深遠,邊塞風光也如在眼前,真是詩中有畫,畫中有詩。在音樂高度發達的李唐王朝,不僅詩中有畫,畫中有詩,而且詩中有樂,樂中有詩。
  唐樂專家指出,“欲飲琵琶馬上催”,是指“琵琶”、“馬上”兩種不同樂調。詩中“馬上”,是“馬上樂”之略。所謂“馬上樂”,是“鼓角橫吹”的軍樂。追溯歷史,融合了北狄、西域音樂的“鼓角橫吹”始於漢代。史稱:“張騫入西域,傳其法於西京,唯得《摩訶兜勒》一曲。李延年因之更造新聲二十八解,乘輿以為武樂。”
  這種“鼓角橫吹”的“武樂”(即軍樂),在殿庭之上,稱作“橫吹”;於軍旅行中,則稱“騎吹”。後世因“騎吹”是在馬上演奏,亦稱“馬上樂”。如西晉傅玄《琵琶賦序》即有“作馬上之樂”的說法。《舊唐書·音樂志》也說:“北狄樂,其可知者鮮卑、吐谷渾、部落稽三國,皆馬上樂也。鼓吹本軍旅之音,馬上奏之。故自漢以來,北狄樂總歸鼓吹署。”
  魏晉隋唐,“馬上樂”已成為融會北狄、西域音樂而形成之“鼓角橫吹”軍樂的專有名詞。

《伊州歌》的作者是誰

《伊州歌》作者:蓋嘉運 唐朝
本作品收錄於:《千家詩/卷一》

打起黃鶯兒,莫教枝上啼。
啼時驚妾夢,不得到遼西。
《春怨》金昌緒
打起黃鶯兒,莫教枝上啼。
啼時驚妾夢,不得到遼西。

這首詩的真正作者是何人讓許多人感到困惑。根據網上資料的說法:據《樂府詩集•伊州》題解,此曲乃是“西京節度蓋嘉運所進也。”可見此詩原是金昌緒為西域地區所進的地方樂曲《伊州歌》配的歌詞 。後來五代人顧陶將此詩選入他所編的《唐詩類選》(已佚)中 ,據詩意並將題目改為《春怨》。
郭茂倩的《樂府詩集》也收有此詩,題目是《伊州歌》,作者是蓋嘉運。注曰:“開元中,蓋嘉運為西涼節度使,進此詩。”蓋嘉運和隴右節度使郭知運一樣,都是迎合玄宗皇帝的意志,在西域搜集新的歌曲。伊州曲是蓋嘉運進呈的。但他進呈的是曲譜,不是歌詞。注稱“進此詩”,這就錯了。詩題《春怨》,恐怕是顧陶所改定。開元,天寶年間,《涼州》、《伊州》、《甘州》等歌曲盛極一時,許多詩人配合這些新曲調作歌詞,大多用五、七言絕句形式。這首詩題作《伊州歌》,可能是原題,像王翰、王之渙的《涼州詞》一樣。
按此詩原題蓋嘉運作,清錢大昕《十駕齋養新錄》說:「金昌緒春怨詩,一作蓋伊州歌者,非也。然此詩為嘉運所進,編入樂府,乃誤為嘉運作耳。」所以今將作者改題金昌緒。

這首詩提到“遼西”而題目卻是《伊州歌》,似乎矛盾,伊州是唐朝設置的州治所在伊吾縣(今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哈密市)。8世紀晚期,被吐蕃所佔。大中五年(851年),沙州人張義潮收復,後來隸屬於歸義軍。可見西京節度蓋嘉運所進確實只是樂曲,而金昌緒所作為歌詞。換句話說,金昌緒是真正的作者。
順帶一提,網上另外查到一首《伊州歌》同名的詩,是唐代著名山水田園詩人王維的作品。“伊州”為曲調名。王維的這首絕句是當時梨園傳唱的名歌,語言平易可親,意思顯豁好懂,寫來似不經意。“清風明月苦相思,蕩子從戎十載餘。征人去日殷勤囑,歸雁來時數附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