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目前顯示的是 五月 18, 2014的文章

徐志摩的兩首詩 呂正惠教授/清華大學

我想在這裡跟大家分析徐志摩的兩首詩。第一首非常通俗,即「偶然」,這首詩現在已編成歌曲了,而且還有兩種唱法,大家應該都很熟悉。通常我們都把它當歌詞來唱,現在先暫時忘記歌,就單單當作詩來讀讀看:

我是天空裡的一片雲,

偶爾投影在你的波心──

你不必訝異,

更無須歡喜──

在轉瞬間消滅了蹤影。

徐志摩的文字都很簡單,意思很容易瞭解。現在我們仔細去想一想,他這一段是有意象的,其意象基本上從第一行及第二行就可以看得出來。

「我」是「天空裡的一片雲」;而「你」則是「波心」,雲飄來飄去,這雲朵偶然投影在波心,是這樣的一個偶然關係。所以「你不必訝異,更無須歡喜,在轉瞬間消滅了蹤影。」轉瞬間消滅蹤影是根據前兩行而來的。天空裡的一片雲,偶爾投影在波心,所以才會在轉瞬間消滅了蹤影,是用這樣的意象來形容他們兩個人的偶然關係。

第二節裡,偶然關係的意象性就更明顯:

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

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

現在好像是兩道夜晚裡的閃光,這閃電是從東到西,另一道閃電是從南到北,然後在天空偶然交會:「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這句子造的蠻漂亮的,而不是說「你有你的方向,我有我的方向」這句子如果要下評語的話,就只有一個字,就是「笨」。

徐志摩《月下待杜鵑不來》賞析

《月下待杜鵑不來》

  看一回凝靜的橋影

  數一數螺鈿的波紋

  我倚暖了石欄的青苔

  青苔涼透了我地心坎

  月兒 你休學新娘羞

  把錦被掩蓋你光豔首

  你昨宵也在此勾留

  可聽她允許今夜來否

  聽遠村寺塔的鐘聲

  像夢裡的輕濤吐複收

  省心海念潮的漲歇

  依稀漂泊踉蹌的孤舟

  水粼粼 夜冥冥 思悠悠

  何處是我戀的多情友

大衛史騰(David Stern)成功從萬事中學來!

12歲時,他開始替人有償割草。一個假期下來,獲得的啟示是,草割得看起來整潔、專業很重要。14歲時,他在超市倉庫裡幫人打下手。學到的經驗是,一定要確保超市貨架上的商品,倉庫裡都有,絕不要出現賣斷的情況。

15歲時,他又到一家飯店裡洗盤子。從腰酸背痛的忙碌中明白了這樣一個道理:總得有人去從事那些沒人喜歡幹的活,而且盤子裡永遠都會有剩餘的食物,如果不嫌髒,可以偷偷吃上一小口,知道它們到底是啥味道。

16歲時,他為一家報紙找訂戶。這是一個容易被人拒絕的工作,讓他深刻地體會到,堅持不懈才能有收穫——大約每敲開40戶人家,才能訂出一份報紙。然後,他又跑去一家小型家電商場當送貨員,從而得知,按時送到貨跟賣出商品一樣重要。

17歲時,他回到父親的熟食店裡打工,然後收穫到這樣的一個真理——顧客喜歡看到面帶微笑的服務員,並且喜歡乾淨的案板和盛放熟食的盤子。

18歲時,他利用課餘時間,在一家汽車美容店當洗車工,然後摸出一個門道來:光洗汽車的外表,只能得到15美元,但把車內外都認真高效地擦洗一遍,不放過每個犄角旮旯,則會得到115美元,其中的100美元是車主給的獎勵小費。這讓他頓悟:關注和打理細節,很讓人費神,但卻很值錢。

  後來,他又到一家服裝店當促銷員,懂得了能否真誠地讚美顧客是直接關係到衣服能否賣出去的訣竅。

 他就是2014年2月1日剛卸任的NBA聯盟前總裁——大衛·史騰,執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