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人生是用來選擇?還是用來活?


人生是用來選擇?還是用來活?

/褚士瑩

 

有一部電影,英文片名叫做「The Way」(朝聖之路),大致上是說一個逐漸年邁的眼科醫師,沒辦法理解年近四十的兒子,為何突然放下事業與前途,選擇一個人走上背包客去旅行的道路。結果兒子在法國鄉間意外猝死,悲傷欲絕的父親立即前往當地處理善後,在警局了解意外發生的原因,才知道原來兒子事發當時,正從法國到西班牙聖地牙哥的聖雅各八百公里長朝聖者之路上,剛離開從法西邊界的法國小鎮S. Jean Pied de Port不久,就發生了不幸。

 

一輩子行醫,不曾旅行,也沒有宗教熱誠的醫師父親,在此之前從來沒有聽過這條開始於西元九世紀,從歐洲北部穿過法國跨過庇里牛斯山進入西班牙的朝聖之路。因為西元八一四年七月二十五日在聖雅各城發現耶穌十二門徒之一的聖雅各遺骸,從此讓這個城市成了歐洲最著名的朝聖地之一。

 

領回亡兒遺物的父親,看到兒子背包中只蓋了第一個章的「朝聖者護照」,這是每個朝聖者出發之前要先辦的一張通行護照,有點像臺灣的城鄉護照,上面註記出發地點、朝聖者姓名、護照號碼、地址……等個人資料,以及選擇朝聖的方式(步行、騎馬趕騾或騎自行車三選一)。沿途憑著這張護照沿路蓋章,住宿私人或公設的朝聖者庇護所,庇護所提供上下鋪及簡單的淋浴設備,有些教堂還提供早晚餐,朝聖者可以付低廉的價格或捐款入住。完成整個行程,可以得到聖雅各教堂所頒發的拉丁文證書。擁有這張證書的人在過世之後,號稱俗世的罪過將會被減半。

 

對這一切傷痛毫無準備的父親,背起兒子的背包,背包上掛著代表朝聖者的海扇貝,臨時起意決定延後回家的日期,帶著骨灰盒,代替兒子走完這條朝聖之路。雖然他不知道自己要去的是什麼地方,但就這樣沿路跟著黃色箭頭或象徵聖雅各的貝殼標誌一直向前。一個多月途經一百六十六個城鎮,沿路撒下兒子的骨灰,遇到各式各樣的臉孔,每個人都因為不同的理由而共同走上這條朝聖之路,也走上療癒悲傷的路。

 

大部分朝聖者的終點站是聖雅各城,但也有些人會繼續步行到一百公里之外,在發現美國新大陸之前被認為是世界的尾端的Finisterre,在這裏把舊的衣服或是行李燒掉,在沙灘上過夜欣賞夕陽跟日出,慶祝新生活的開始。父親於是在這裏,把剩下的骨灰統統撒進險峻的海中,完成了一個人的朝聖儀式。

 

如果這就是電影的最後一幕,那也未免太過老套。觀眾最後看到的是,這位老醫師的身影,浮現在摩洛哥熙來攘往的市集當中,背上還背著兒子的藍色背包,神情一派悠然。

 

眼科醫師終其一生幫助別人看清世界,但最後卻需要靠旅行來幫助自己看清楚自己的和充滿代溝的兒子的世界。就像兒子在臨行前說的:「人生不是用來選擇的,人生是用來活的。」

 

到頭來,旅行的本質,就是一種對生命的朝聖,無論你決定到哪裏去,或是去多久,走多遠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轉載《再別康橋》 賞析

《再別康橋》賞析
作者: 徐志摩


輕輕的我走了,
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
作別西天的雲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陽中的新娘;
波光裡的豔影,
在我的心頭蕩漾。

軟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搖;
在康河的柔波裡,
我甘心做一條水草!

那榆蔭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

陳琳 古詩《飲馬長城窟行》漫談

飲馬長城窟,水寒傷馬骨。
往謂長城吏,慎莫稽留太原卒﹗
官作自有程,舉筑諧汝聲﹗
男兒寧當格鬥死,何能怫郁(ㄈㄨˊ ㄩˋ)筑長城。

長城何連連,連連三千里。
邊城多健少,內舍多寡婦。

作書與內舍,便嫁莫留住。
善待新姑嫜,時時念我故夫子﹗

報書往邊地,君今出語一何鄙﹖
身在禍難中,何為稽留他家子﹖
生男慎莫舉,生女哺用脯。
君獨不見長城下,死人骸骨相撐拄。
結髮行事君,慊慊心意關。
明知邊地苦,賤妾何能久自全﹖

語譯
  第一層(1—8句),寫築城役卒與長城吏的對話:
  讓馬飲水,只得到那長城下山石間的泉眼,那裡的水是那麼的冰冷,都冷傷透及馬骨頭裡。
  一位築城役卒跑去對監修長城的官吏懇求說:你們千萬不要長時間的滯留我們這些來自太原的役卒啊!

從胡適的新詩《希望》到《蘭花草》

如果唱起“我從山中來,帶得蘭花草”,相信很多人都能夠接著唱幾句,這首民歌《蘭花草》在若干年前曾經瘋迷一時,為許多年輕人所喜愛。因為它旋律流暢,同時歌詞淺顯易懂。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實這首歌的原始作者竟然是國寶級的大師胡適博士。原詩的名字是《希望》。1921年夏天,胡適的朋友熊秉三夫婦送給胡適一盆蘭花草,胡適歡歡喜喜帶了回來。胡適每天在讀書寫作之餘精心照顧,但直到秋天,也沒有開出花來,於是他有感而發寫了這首小詩。這首詩清新、質樸、深情,對生命的期待與珍惜躍然紙上。胡適給它取名為《希望》。這首小詩《希望》共3闋60字,詩云:
  我從山中來,帶得蘭花草。種在小園中,希望開花好。
        一日望三回,望到花時過;急壞看花人,花苞無一個。
  眼見秋天到,移花供在家,明年春風回,祝汝滿盆花。


後來20世紀八十年代初期被陳賢德和張弼二人修改並配上曲子,同時改名為《蘭花草》,由名歌手劉文正演唱,從而廣為流傳。

《蘭花草》的歌詞如下   我從山中來,帶來蘭花草,種在小園中,希望花開早。
  一日看三回,看得花時過;蘭花卻依然,苞也無一個。
  轉眼秋天到,移蘭入暖房;朝朝頻不息,夜夜不能忘。
 但願花開早,能將宿願償;滿庭花簇簇,開得有多香。 從以上比較可以清楚看出,《蘭花草》歌詞是《希望》一詩稍加增改而成。從立意、內容、文辭到形式,都沒有大的變化。只是為了傳唱的方便,將三段敷衍為四節。作為歌曲,這是可以理解的。由歌詞我們彷彿看到一個朝氣蓬勃的少年從山中帶回一株蘭花草時的滿心歡喜,看到他在精緻的小園中細心呵護的身影,看到他遮掩不住的焦急。清澈達意的文字中能看到那個少年清澈眼眸裡的天真和悵然。

由前述的解說,1921年胡適寫這首小詩的時候,似乎只是一時興起,將當時的感受以詩的形式表達出來,然而為什麼會取名《希望》,則是眾說紛紜,莫衷一是。一說是1919年2月,胡適曾翻譯過另外一首《希望》小詩。而且,妻子江冬秀懷孕在身,兩個月後就要臨產,“希望”預示著新生命的前程。有人認為詩中的“蘭花草”其實是隱喻“德先生與賽先生”,胡適於1917年回北京大學任教時將民主和科學引進中國,然而到了1921年,民主和科學並沒有如他所預期的在中國落地生根,甚至“苞也無一個”。也有人認為“蘭花草”其實是隱喻白話詩,胡適的文學革命是主張以白話取代文言寫詩,它早在1916年開始就不斷實驗以白話寫詩,可惜贊成他的主張的人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