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睡通鋪的董事長


很早以前我曾經在風景區的「山莊」旅館服務過。有一次接了某大企業的旅行團,前來度假的員工約有3百多人。其中有位面容慈祥,頭髮斑白卻雙目有神的老者,不時的問著領隊說:「同事們的房間都安排好了嗎?」 

領隊忙把房間配置表拿給老者校閱。晚餐的時候,赫然又看到這位老人家,首先盤踞在大飯鍋旁,很「堅持」的為每位同事在盛飯。只見到很多人很不好意思,卻很開心接過他盛的飯,這時候,我才知道他是這家公司的董事長。

到了晚上,所有旅客均已就寢之後,我整理了當天房間的住宿表,竟然發現了這個旅行團所有的人都住進了高級套房,只有那位董事長是睡在一般塌塌米的通鋪。第二天清晨,我特地請教了這位董事長,為什麼他要選擇睡在塌塌米的床鋪上。

他說:「早年生活清苦,住的是無法遮風蔽雨的『土角厝』,現在有了這麼舒適的塌塌米,已經心滿意足了。而安排讓員工睡套房,是對他們的尊重,符合他們的需求。」

一般身為高級主管的人,很難去體會基層員工的感覺與艱辛,角色互換時,因為身歷其境,便能感同身受。我很敬佩董事長的為人處世,他卻對著我說:「你想,他們肯為我工作,我為什麼不能幫他們設想呢?」

看著老者自在的笑容,我心想;讓下屬倒茶、盛飯的董事長未必就是不夠好的董事長。但是就屬下而言,肯放下身段幫員工倒茶、盛飯,甚至處處為下屬設想的董事長,那一定是所有人願意尊崇以及追隨的企業主。

,,,,,,,,,,,,,,,,,,,,,,,,,,,,,,,,,,,,,,,,,,,,,,,,,,,,,,,,,,,,

上位者常會用…不在其位不知其辛苦來訓戒底下的人,讓底下的人知道,你們只看到我風光的一面,卻不知我風光背後的壓力和責任阿。

 

但再換個角度思量,上位者又有幾人能和文中的董事長一般,親身經歷下位者的工作,擺脫,下位者為上位者服務的觀念,改由上位者為下屬服務呢?每一個位階都有其風光與說不出的苦處,就如同,有錢人有有錢人的煩腦,沒錢的人有沒錢的人的快活。

 

但世上,沒錢的人都想感受一下有錢人的煩腦,反之,卻有多少有錢人願意去體驗沒錢的人的快活呢?

 

喜歡本文作者最後所言的:「讓下屬倒茶、盛飯的董事長未必就是不夠好的董事長。但是就屬下而言,肯放下身段幫員工倒茶、盛飯,甚至處處為下屬設想的董事長,那一定是所有人願意尊崇以及追隨的企業主。」

 

以國家而言,民為貴、君為輕,以民貴之國家才會強盛興旺,但若以民為賤者終將民反,企業亦同,員工是公司在市場上的競爭力,若企業主只將員工當成是一種賺錢的工具,抱持有錢不怕請沒工的心態,那員工必定沒有向心力,企業的競爭力也會在無形中被削弱。其實這位董事長或許不知道他正力行「僕人領導」的管理哲學

 

僕人領導(servant leadership)定義係指一個人具有僕人風格和心理特質,能夠服事、扶持、激勵和授權他人,而不將自己視為高高在上,處處需要為他人服事,由於僕人領導表現為他人服務的行為與態度,又稱服務領導。

 

起源

 

「僕人領導」一詞,最早是格林里夫(R.K. G)1970年在其所發表的〈僕人是領袖〉(The Servant as Leader)一文所提出,倡導僕人領袖的關念,對於企業或組織領導者有所影響。到了2000年以後,格林里夫的僕人領導受到廣泛推崇,各種闡述僕人領導的論著紛紛出現,例如:杭特(J.C. Hunter)的《圖人:修道院的領導啟示錄》(The Servant: A Simple Story about the True Essence of Leadership)、布蘭佳(K. Blanchard)和豪吉斯(P. Hodges)的《僕人領導》(The Servant Leader),都受到社會各界重視。 依格林里夫的看法,僕人領導是一種實用的哲學,他支撐個人選擇服務第一,然後引導個人擴大其服務到其他個人和機構。僕人領袖不一定具備正式領導職權,但具有激勵合作、信任、傾聽、授權和倫理等特徵。因此一位領導人具備僕人領袖的特質,會有不一樣的領導風格和行為。所以,僕人領袖會展現出下列作為:

1.重視符合他人需求;

2.發展成員表現最好的一面;

3.指導和激勵成員自我表達;

4.鼓勵成員追求自我成長;

5.傾聽和建立組織凝聚力。

其實僕人領導可追溯到聖經裡描繪領袖有三種特質──僕人、管家、牧羊人,具備這三種特質,才能成為有效的領導者。其中領袖是僕人,意旨領袖的心志和態度都要像個僕人。耶穌為門徒謙卑洗腳,多麼令門徒感動,這種以身作則建立榜樣,就是僕人領導最好的實踐者。 國父孫中山積極倡導的「人生以服務為目的」的觀念,鼓勵大家為別人服務,亦符合僕人領導的基本內涵和精神。 僕人領導說來簡單,實踐不易,除非領導者願意改變其心態,否則將流於口號。因為一位領導者願意放下身段,秉持服事他人作為,具有犧牲奉獻精神,需要極大的勇氣和意志,而其所散發出的領導風範,將帶給組織一番新氣象。「服務」是人的天性,僕人領導只不過將人的本性開展出來。

 

參考書目:

 

1:吳清山、林天祐 (2005),教育新辭書,p.140 -141,臺北市: 高等教育。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轉載《再別康橋》 賞析

《再別康橋》賞析
作者: 徐志摩


輕輕的我走了,
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
作別西天的雲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陽中的新娘;
波光裡的豔影,
在我的心頭蕩漾。

軟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搖;
在康河的柔波裡,
我甘心做一條水草!

那榆蔭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

白居易的《花非花》究竟是什麽意思

花非花,霧非霧。夜半來,天明去。來如春夢不多時,去似朝雲無覓處。這首唐代著名詩人白居易的《花非花》在五十多年前我讀書的時候就已經於音樂課中學過,至今還沒忘記它的旋律。不過對於詞句的意思卻是不甚了了。最近我著迷台詩宋詞的學習,上網查這首詩的翻譯,發現有多家不同的解讀,詩人的《花非花》到底想說什麼呢?感到十分有趣,特將結果整理與同好分享。
白居易詩不僅以語言淺近著稱,其意境亦多顯露,但這首《花非花》卻句式奇特,且通篇取譬,十分含蓄,甚至迷離,堪稱是中國文學史上最早的朦朧詩的代表,在白詩中確乎是一個特例。因此對於這首詩到底想表達甚麼,充滿好奇。詩取前三字爲題,近乎“無題”。首二句應讀作“花——非花,霧——非霧”,先就給人一種捉摸不定的感覺。“非花”、“非霧”均系否定,卻包含一個不言而喻的前提:似花、似霧。因此可以說,這是兩個靈巧的比喻。語意雙關,富有朦朧美是這首小詞的最大特點。霧、春夢、朝雲,這幾個意象都是朦朧、飄渺的,意象之間又故意省略了銜接,顯出較大的跳躍性,文字空靈,精煉,使人咀嚼不盡,顯示了詩人不凡的藝術功力。但是,從“夜半來,天明去”的敘寫,可知這裏取喻於花與霧,在於比方所詠之物的短暫易逝,難持長久。如果單看“夜半來,天明去”,頗使讀者疑心是在說夢。但從下句“來如春夢”四字,可見又不然了。“夢”原來也是一比。這裏“來”、“去”二字,在音情上有承上啓下作用,由此生發出兩個新鮮比喻。“夜半來”者春夢也,春夢雖美卻短暫,於是引出一問:“來如春夢幾多時?”“天明”見者朝霞也,雲霞雖美卻易幻滅,於是引出一歎:“去似朝雲無覓處”。
  有人主張這首詞通篇都是隱語,主題當是詠官妓。當時各級官府都有一定數目的官妓,供那些官僚們驅使。首句“花非花”是說官妓的容顏如花,但又並非真花。次句“霧非霧”中“霧”字是雙關。借“霧”為“婺”。“婺女”即女宿星。因官妓女性,上應女宿,但又並非雲霧之霧。
“夜半來,天明去”既是詠星,也是說人。語意雙關,而主要是說人。唐宋時代旅客招妓女伴宿,都是夜半才來,黎明即去。因此,她來的時間不多,旅客宛如做了一個春夢。她去了之後,就像清晨的雲,消散得無影無蹤。官妓不同于一般的妓女,更不同于正式的妻子,她們與官僚之間互為依存,但關係又不便十分密切,只能以夜來明去為限,可謂會短別長。元稹有一首詩《夢昔時》,記他在夢中重會一個女子,有句云:“夜半初得處,天明臨去時。”…

弱水三千,唯取一瓢飲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中國文化博大精深,在詩、詞、小說、甚至日常生活中,往往不自覺地使用值得追根究柢的典故。前兩天不知在哪裡看到「弱水三千,唯取一瓢飲」這句話,去不知它的出處,就google一下,結果很有趣,答案竟然有多個,莫衷一是,特地與大家分享:

弱水的說法自古便有,古代有些河流因為湍急或者水淺,不能使用舟船,被認為是水過於羸弱,不能載舟。《山海經》說:昆侖之北有水,其力不能勝芥,故名弱水。後來就泛指遙遠險惡,或者汪洋浩蕩的江水河流,蘇軾的《金山妙高臺》有蓬萊不可到,弱水三萬里的句子。在《西遊記》中描述流沙河時,第一次用了三千弱水的說法:八百流沙界,三千弱水深,鵝毛飄不起,蘆花定底沉。 紅樓夢中弱水三千的說法,當是取其浩大之意,即使弱水連天,於我一瓢足矣。以顯示賈寶玉的誠意。這段告白也成了紅樓夢中的名句之一,後來蘇曼殊,古龍,金庸等多有引用。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源起佛經中的一則故事,警醒人們“在一生中可能會遇到很多美好的東西,但只要用心好好把握住其中的一樣就足夠了”。

出處 佛祖在菩提樹下問一人:“在世俗的眼中,你有錢、有勢、有一個疼愛自己的妻子,你為什麼還不快樂呢?”此人答曰:“正因為如此,我才不知道該如何取捨。”佛祖笑笑說:“我給你講一個故事吧。某日,一遊客就要因口渴而死,佛祖憐憫,置一湖於此人面前,但此人滴水未進。佛祖好生奇怪,問之原因。答曰:湖水甚多,而我的肚子又這麼小,既然一口氣不能將它喝完,那麼不如一口都不喝。”講到這裡,佛祖露出了燦爛的笑容,對那個不開心的人說:“你記住,你在一生中可能會遇到很多美好的東西,但只要用心好好把握住其中的一樣就足夠了。弱水有三千,只需取一瓢飲。”

《紅樓夢》曾兩次出現弱水,第一次是在第二十五回,形容那跛足道人:“一足高來一足底,渾身帶水又拖泥。相逢若問家何處?卻在蓬萊弱水西。” 如果按蘇軾的詩句“蓬萊不可到,弱水三萬里”去分析,這弱水往往是指神仙出沒遙遙而不可及的去處。

第二次出現該詞,便是第九十一回“布疑陣寶玉妄談禪”一節。說此刻賈府的主子們從老太太到賈政、王夫人,再到王熙鳳等對寶玉的婚姻已經統一了看法,即薛寶釵為最佳人選,並正式的說與薛姨媽。寶玉和黛玉似乎感覺出氣氛的異樣,陷入迷茫。為相互測試對方的心境,寶黛二人盤腿打坐,模仿佛家參禪的形式以機鋒語表達自己愛的忠貞不渝。首先由黛玉發問:“寶姐姐和你好你怎麼樣?寶姐姐不和你好你怎麼樣?寶姐姐前兒和你好,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