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嘆科技泯滅人性 退休老婦選擇安樂死

嘆科技泯滅人性 退休老婦選擇安樂死
2014-04-07 15:29
〔本報訊〕英國薩塞克斯郡(Sussex)一名退休教師安妮(Anne),因無法忍受現代科技「泯滅人性」,選擇至瑞士安樂死。
英國每日郵報報導,89歲的安妮在瑞士一間診所安樂死前接受訪問,指電腦和電子郵件取代了人性化的社會互動,她說,「我從未擁有電視,我只有過收音機,人們變得越來越疏遠。我們正在成為機器人。」另外,她也憂心人口過密和污染對地球所造成的影響。

英國89歲婦人安妮,稱自己無法適應科技造成的人際關係疏遠,因此選擇至瑞士安樂死。(圖擷取自每日郵報)
隨著年紀的增長,安妮的健康狀況越來越差,開始出現心臟和肺部疾病。她稱自己無法適應時代潮流,只好退出。
不知道是否有人注意到這則新聞 生活在這變化多端的時代 除了盡量學習別無他法 我就是秉持這種心態 例如年輕人的新用語也常讓我有快跟不上的感覺 例如多年前我還在玄奘任教的時候 有一次在週末的在職班上有過一次經歷 事情經過是這樣的 上過我的課的學生都知道我上課對於學生的要求是不遲到 因為我認為將來上班老闆要求打卡 不就是如此嗎 學生如果能及早養成不遲到的好習慣 應是好事一樁 我自己以身作則 往往第一次在課堂上做出這種要求 第二次上課絕大多數學生都會做到 遲到超過五分鐘才進教室會被我念 結果有一位學生遲到進教室被我唸時竟然當著我的面說 老師機車 我當時一愣 聽不懂他的意思 後來上網去查才知道機車的意思是難搞 網路上的解說如下
很機車
  機車"原本是台語罵人的話,罵人只罵一半,硬ㄠ而成的新名詞!   「機車」原本是台語「X X」〈指女性生殖器... 對女性有點不尊重,不過從以前就是用這個在罵人的..〉的轉換,主要是取前一個字"機"的發音,同儕之間可能會開玩笑的說「你這個人真的很機----車 咧!」,把原本的粗俗穢語,轉變成不傷人的詞句,被說的人也無從發火,只能一笑置之,嘻嘻鬧鬧過去.....
  後來變成青少年流行的口頭禪,原本「機」和「車」之間的拉長音也被省略,變成一個新詞句─「機車」!
  如同過去一些綜藝節目,主持人開黃腔或罵髒話,要逗觀眾發笑〈為什麼觀眾聽到這種雙關語會哈哈大笑...也是值得探討的人性問題啊?!〉,但是又不能 直接說出來,直接說就顯得粗俗,所以都會用暗喻或加上一段話,讓它不那麼直接,但是又能讓人家瞭解它的意思....將原本單純罵人的話,變成一種口語幽 默。
  例如「靠北--邊走」。「講啥小--朋友」。「靠腰--力站起來」。
  將原本罵人的話,突然轉個方向,變成不像是在罵人....
  把本來是罵人的粗話,變成不是粗俗的傷人話語,而是帶點趣味的語言遊戲...尤其是青少年之間的口語文化,更讓這類型的話語變成流行。
  語言是隨著時代的轉變,被付予不同的解釋...現在的青少年口中說的「機車」,已經沒有當時的意思了,只是單純形容一個人、一件事情,很麻煩或很討厭!
  補充:1.因為臺灣人多,道路老化擁擠,臺灣市民喜歡使用“機車”代步(就好象北京人喜歡用“自行車”),上班時場面很是震撼,喇叭聲和馬達聲非常吵鬧,所以現在臺灣人說“某某很機車”,就是形容他很囉嗦,像機車一樣讓人心煩。
  2.臺灣的機車是不能開上國道的,所以也有形容別人“不上道”的意思。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轉載《再別康橋》 賞析

《再別康橋》賞析
作者: 徐志摩


輕輕的我走了,
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
作別西天的雲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陽中的新娘;
波光裡的豔影,
在我的心頭蕩漾。

軟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搖;
在康河的柔波裡,
我甘心做一條水草!

那榆蔭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

陳琳 古詩《飲馬長城窟行》漫談

飲馬長城窟,水寒傷馬骨。
往謂長城吏,慎莫稽留太原卒﹗
官作自有程,舉筑諧汝聲﹗
男兒寧當格鬥死,何能怫郁(ㄈㄨˊ ㄩˋ)筑長城。

長城何連連,連連三千里。
邊城多健少,內舍多寡婦。

作書與內舍,便嫁莫留住。
善待新姑嫜,時時念我故夫子﹗

報書往邊地,君今出語一何鄙﹖
身在禍難中,何為稽留他家子﹖
生男慎莫舉,生女哺用脯。
君獨不見長城下,死人骸骨相撐拄。
結髮行事君,慊慊心意關。
明知邊地苦,賤妾何能久自全﹖

語譯
  第一層(1—8句),寫築城役卒與長城吏的對話:
  讓馬飲水,只得到那長城下山石間的泉眼,那裡的水是那麼的冰冷,都冷傷透及馬骨頭裡。
  一位築城役卒跑去對監修長城的官吏懇求說:你們千萬不要長時間的滯留我們這些來自太原的役卒啊!

從胡適的新詩《希望》到《蘭花草》

如果唱起“我從山中來,帶得蘭花草”,相信很多人都能夠接著唱幾句,這首民歌《蘭花草》在若干年前曾經瘋迷一時,為許多年輕人所喜愛。因為它旋律流暢,同時歌詞淺顯易懂。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實這首歌的原始作者竟然是國寶級的大師胡適博士。原詩的名字是《希望》。1921年夏天,胡適的朋友熊秉三夫婦送給胡適一盆蘭花草,胡適歡歡喜喜帶了回來。胡適每天在讀書寫作之餘精心照顧,但直到秋天,也沒有開出花來,於是他有感而發寫了這首小詩。這首詩清新、質樸、深情,對生命的期待與珍惜躍然紙上。胡適給它取名為《希望》。這首小詩《希望》共3闋60字,詩云:
  我從山中來,帶得蘭花草。種在小園中,希望開花好。
        一日望三回,望到花時過;急壞看花人,花苞無一個。
  眼見秋天到,移花供在家,明年春風回,祝汝滿盆花。


後來20世紀八十年代初期被陳賢德和張弼二人修改並配上曲子,同時改名為《蘭花草》,由名歌手劉文正演唱,從而廣為流傳。

《蘭花草》的歌詞如下   我從山中來,帶來蘭花草,種在小園中,希望花開早。
  一日看三回,看得花時過;蘭花卻依然,苞也無一個。
  轉眼秋天到,移蘭入暖房;朝朝頻不息,夜夜不能忘。
 但願花開早,能將宿願償;滿庭花簇簇,開得有多香。 從以上比較可以清楚看出,《蘭花草》歌詞是《希望》一詩稍加增改而成。從立意、內容、文辭到形式,都沒有大的變化。只是為了傳唱的方便,將三段敷衍為四節。作為歌曲,這是可以理解的。由歌詞我們彷彿看到一個朝氣蓬勃的少年從山中帶回一株蘭花草時的滿心歡喜,看到他在精緻的小園中細心呵護的身影,看到他遮掩不住的焦急。清澈達意的文字中能看到那個少年清澈眼眸裡的天真和悵然。

由前述的解說,1921年胡適寫這首小詩的時候,似乎只是一時興起,將當時的感受以詩的形式表達出來,然而為什麼會取名《希望》,則是眾說紛紜,莫衷一是。一說是1919年2月,胡適曾翻譯過另外一首《希望》小詩。而且,妻子江冬秀懷孕在身,兩個月後就要臨產,“希望”預示著新生命的前程。有人認為詩中的“蘭花草”其實是隱喻“德先生與賽先生”,胡適於1917年回北京大學任教時將民主和科學引進中國,然而到了1921年,民主和科學並沒有如他所預期的在中國落地生根,甚至“苞也無一個”。也有人認為“蘭花草”其實是隱喻白話詩,胡適的文學革命是主張以白話取代文言寫詩,它早在1916年開始就不斷實驗以白話寫詩,可惜贊成他的主張的人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