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草盛豆苗稀的聯想

陶淵明 《歸田園居之三》

  種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道狹草木長,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但使願無違。

 

譯文

在南山下播種豆子,但是野草茂盛,豆苗卻很稀少。清晨起來清除雜草,等到月亮升起時才背著鋤頭回家。道路很狹窄,兩邊的草木很高,傍晚的露水沾溼了我的衣服。衣服濕了不可惜,只要不違背自己的願望就好。

 

簡介

陶淵明(352365年—427年),字元亮,又名潛,私諡“靖節”,世稱靖節先生。潯陽柴桑人。東晉末至南朝宋初期偉大的詩人、辭賦家。曾任江州祭酒、建威參軍、鎮軍參軍、彭澤縣令等職,最末一次出仕為彭澤縣令,八十多天便棄職而去,從此歸隱田園。他是中國第一位田園詩人,被稱為“古今隱逸詩人之宗,著有《陶淵明集》。

 

《歸園田居》詩五首是陶淵明於晉安帝義熙二年(406)所作的組詩。陶淵明是個本性質樸老實的人,由於當時官場裡的人不是逢迎,就是諂媚,要不然就是中傷別人,這樣的文化他無法適應,所以經常皺著眉頭,哀聲嘆氣。好不容易捱過八十三天,陶淵明決定決心辭去彭澤令的官職,回家當農夫,用不著再為了那一點點五斗米的官俸,而勉強自己在虛偽的官場生涯中討生活。這是詩人剛從彭澤縣令任上棄官歸隱後的第二年,當時詩人四十二歲。我偶然有機會讀到這首詩吟誦再三心中突然有一些意外的體會,願意在此與同好們分享或許是“滿紙荒唐言”但是“野人獻曝”的至誠卻不容置疑

陶淵明《歸田園居》中所說:“種豆南山下”,雖然他每天都是“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然而成果卻是“草盛豆苗稀”。所以詩句反映的是當時田裡的實況,是寫實,也是詩人的無奈和自嘲。因為他辭官後沒有其他收入,也僅靠這幾畝田生存。誰播種後不希望豐收呢?然而“草盛豆苗稀”這樣的結局似乎一開始就可預料得到,理由至少有如下三點:

() “種豆得豆種瓜得瓜”說起來似乎不難但是“知易行難”其中還是有許多細節值得注意農事操作仍然需要專業知識,不是局外人所能想像《論語子路篇》有一段話說:樊遲請學稼,子曰:“吾不如老農。”請學為圃。曰:“吾不如老圃。”可見連博學多聞的孔老夫子也有自嘆不如專業人士的自知之明。畢竟務農不是播種之後“只問耕耘”就能夠“一分耕耘一分收穫”陶淵明辭官後改為“種豆南山下”可說是“半途出家”,除了欠缺對於當地的地理氣象的掌握之外,或許也沒有足夠種豆的專業知識這是我的一點猜測

()陶淵明所種的田或許原本在他開墾之前是雜草叢生之地,而剛開墾的荒地,土生的雜草自然眾多。這些草可說是這塊地上的“原住民”非常適應當地的地理氣象而他所播種下的豆苗種子卻是這塊地上的“新住民”必然不如“原住民”那樣適應當地的氣候所以在“適者生存”的競爭下敗下陣來也是可以想像的。

()有人說雖然詩人“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但是由於詩人體力不佳,耕耘深度不夠,因而導致“草盛豆苗稀”也是可以想像的;也有人說如果陶淵明真的是播種上豆苗種子之後就不管了,那麼田裡就不僅僅是“草盛豆苗稀”,而只能是“草盛豆苗無”了。

另一方面,詩中描述他的工作是“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道狹草木長,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但使願無違”。令人感到好奇的是他的心願到底是什麼呢?

根據歸《歸田園居之二》的描述,陶淵明的生活是:「野外罕人事,窮巷寡輪鞅」,居於野外,人與人之間的接觸不頻密,車馬稀少,很少與人交往應酬。在白天,他掩上柴門,在布置簡單的農舍內,完全沒有俗念。偶爾走到偏僻的地方,就撥開野草前進;與村人碰上了,大家打個招呼,「相對無雜言,但道桑麻長」,交談的話題總離不開農作物的生長情況。或許陶淵明的心願是在與左鄰右舍的請益之後,能夠達到收成足以養家活口的初衷。不知道他從406年到427年過世的二十多年的歲月,是否都能達成以務農收穫支持家用的心願

順帶一提,這首《歸田園居》中所說的“草”是作者想要去除的,而“豆苗”則是想要的收成。因此“草盛豆苗稀”也可以適用於任何用盡心血卻結果不理想的狀況。例如,在教育資源欠缺的鄉下學校教書,由於學生們的家庭經濟不允許他們去補習,也或許孩子們回家後要幫助家長照顧弟妹或幫助家計,沒有多餘時間用於課業,雖然老師也是如同城區學校的教師一樣很努力的教學,但是仍然難免學測成績偏低的事實,這時老師們可以自我解嘲的用“草盛豆苗稀”來形容教學成果。又如傳教士到蠻荒之地去傳教,隨然很賣力的傳教,但是願意受洗的人數很不如預期,也可以用“草盛豆苗稀”來描述非教徒多而主內兄弟姊妹寥寥無幾的窘況。再舉一例,國家每年花費數以億計的研究經費,但令人遺憾的是真正有助於國內產業的研究報告卻是屈指可數,用“草盛豆苗稀”來形容,真是再貼切不過了。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轉載《再別康橋》 賞析

《再別康橋》賞析
作者: 徐志摩


輕輕的我走了,
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
作別西天的雲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陽中的新娘;
波光裡的豔影,
在我的心頭蕩漾。

軟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搖;
在康河的柔波裡,
我甘心做一條水草!

那榆蔭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

從胡適的新詩《希望》到《蘭花草》

如果唱起“我從山中來,帶得蘭花草”,相信很多人都能夠接著唱幾句,這首民歌《蘭花草》在若干年前曾經瘋迷一時,為許多年輕人所喜愛。因為它旋律流暢,同時歌詞淺顯易懂。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實這首歌的原始作者竟然是國寶級的大師胡適博士。原詩的名字是《希望》。1921年夏天,胡適的朋友熊秉三夫婦送給胡適一盆蘭花草,胡適歡歡喜喜帶了回來。胡適每天在讀書寫作之餘精心照顧,但直到秋天,也沒有開出花來,於是他有感而發寫了這首小詩。這首詩清新、質樸、深情,對生命的期待與珍惜躍然紙上。胡適給它取名為《希望》。這首小詩《希望》共3闋60字,詩云:
  我從山中來,帶得蘭花草。種在小園中,希望開花好。
        一日望三回,望到花時過;急壞看花人,花苞無一個。
  眼見秋天到,移花供在家,明年春風回,祝汝滿盆花。


後來20世紀八十年代初期被陳賢德和張弼二人修改並配上曲子,同時改名為《蘭花草》,由名歌手劉文正演唱,從而廣為流傳。

《蘭花草》的歌詞如下   我從山中來,帶來蘭花草,種在小園中,希望花開早。
  一日看三回,看得花時過;蘭花卻依然,苞也無一個。
  轉眼秋天到,移蘭入暖房;朝朝頻不息,夜夜不能忘。
 但願花開早,能將宿願償;滿庭花簇簇,開得有多香。 從以上比較可以清楚看出,《蘭花草》歌詞是《希望》一詩稍加增改而成。從立意、內容、文辭到形式,都沒有大的變化。只是為了傳唱的方便,將三段敷衍為四節。作為歌曲,這是可以理解的。由歌詞我們彷彿看到一個朝氣蓬勃的少年從山中帶回一株蘭花草時的滿心歡喜,看到他在精緻的小園中細心呵護的身影,看到他遮掩不住的焦急。清澈達意的文字中能看到那個少年清澈眼眸裡的天真和悵然。

由前述的解說,1921年胡適寫這首小詩的時候,似乎只是一時興起,將當時的感受以詩的形式表達出來,然而為什麼會取名《希望》,則是眾說紛紜,莫衷一是。一說是1919年2月,胡適曾翻譯過另外一首《希望》小詩。而且,妻子江冬秀懷孕在身,兩個月後就要臨產,“希望”預示著新生命的前程。有人認為詩中的“蘭花草”其實是隱喻“德先生與賽先生”,胡適於1917年回北京大學任教時將民主和科學引進中國,然而到了1921年,民主和科學並沒有如他所預期的在中國落地生根,甚至“苞也無一個”。也有人認為“蘭花草”其實是隱喻白話詩,胡適的文學革命是主張以白話取代文言寫詩,它早在1916年開始就不斷實驗以白話寫詩,可惜贊成他的主張的人似…

白居易的《花非花》究竟是什麽意思

花非花,霧非霧。夜半來,天明去。來如春夢不多時,去似朝雲無覓處。這首唐代著名詩人白居易的《花非花》在五十多年前我讀書的時候就已經於音樂課中學過,至今還沒忘記它的旋律。不過對於詞句的意思卻是不甚了了。最近我著迷台詩宋詞的學習,上網查這首詩的翻譯,發現有多家不同的解讀,詩人的《花非花》到底想說什麼呢?感到十分有趣,特將結果整理與同好分享。
白居易詩不僅以語言淺近著稱,其意境亦多顯露,但這首《花非花》卻句式奇特,且通篇取譬,十分含蓄,甚至迷離,堪稱是中國文學史上最早的朦朧詩的代表,在白詩中確乎是一個特例。因此對於這首詩到底想表達甚麼,充滿好奇。詩取前三字爲題,近乎“無題”。首二句應讀作“花——非花,霧——非霧”,先就給人一種捉摸不定的感覺。“非花”、“非霧”均系否定,卻包含一個不言而喻的前提:似花、似霧。因此可以說,這是兩個靈巧的比喻。語意雙關,富有朦朧美是這首小詞的最大特點。霧、春夢、朝雲,這幾個意象都是朦朧、飄渺的,意象之間又故意省略了銜接,顯出較大的跳躍性,文字空靈,精煉,使人咀嚼不盡,顯示了詩人不凡的藝術功力。但是,從“夜半來,天明去”的敘寫,可知這裏取喻於花與霧,在於比方所詠之物的短暫易逝,難持長久。如果單看“夜半來,天明去”,頗使讀者疑心是在說夢。但從下句“來如春夢”四字,可見又不然了。“夢”原來也是一比。這裏“來”、“去”二字,在音情上有承上啓下作用,由此生發出兩個新鮮比喻。“夜半來”者春夢也,春夢雖美卻短暫,於是引出一問:“來如春夢幾多時?”“天明”見者朝霞也,雲霞雖美卻易幻滅,於是引出一歎:“去似朝雲無覓處”。
  有人主張這首詞通篇都是隱語,主題當是詠官妓。當時各級官府都有一定數目的官妓,供那些官僚們驅使。首句“花非花”是說官妓的容顏如花,但又並非真花。次句“霧非霧”中“霧”字是雙關。借“霧”為“婺”。“婺女”即女宿星。因官妓女性,上應女宿,但又並非雲霧之霧。
“夜半來,天明去”既是詠星,也是說人。語意雙關,而主要是說人。唐宋時代旅客招妓女伴宿,都是夜半才來,黎明即去。因此,她來的時間不多,旅客宛如做了一個春夢。她去了之後,就像清晨的雲,消散得無影無蹤。官妓不同于一般的妓女,更不同于正式的妻子,她們與官僚之間互為依存,但關係又不便十分密切,只能以夜來明去為限,可謂會短別長。元稹有一首詩《夢昔時》,記他在夢中重會一個女子,有句云:“夜半初得處,天明臨去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