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唐代女詩人魚玄機

  父親教魚玄機《詩經》。六歲的魚玄機問: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是啥意思?父親說:君子喜歡美麗賢惠的女子。魚玄機興奮的說:我將來一定要做淑女,讓全長安城的君子來逑"魚玄機說出這樣一番話來讓父親大吃一驚,認為小小年紀就這樣不正經,長大了還了得,於是訓斥了魚玄機一頓。魚玄機歪著嘴巴委屈的說:書上都是這樣教的呀!父親有一位詩人朋友,叫溫庭筠,那時候溫庭筠還沒有成名,二十來歲左右,非常喜歡聰明伶俐的魚玄機,認為魚玄機非一般女子,只可惜不是男兒身,如果是男兒身一定飛黃騰達。一番話把父親說得慚愧不已。溫時常教魚玄機背誦名人名篇,魚玄機記憶力驚人,七歲就能夠把《詩經》全部背誦下來。十二歲的時候魚玄機就開始在父親和溫的教導下學習作詩。溫以江邊柳為題考魚玄機,小姑娘不慌不忙地念道:   翠色連荒岸,煙姿入遠樓;影鋪春水面,花落釣人頭。   根老藏魚窟,枝底繫客舟;蕭蕭風雨夜,驚夢復添愁。   溫對魚玄機的才思大為驚訝,很快就把這首詩發表在了他編輯的一本詩刊上,長安城的那些風雅之士看到了這首詩,聽溫講述了魚玄機的背景情況,都驚嘆魚玄機是一位神童   魚玄機沒有辜負父親的期望,長到十五歲的時候,她已經成為長安城小有名氣的美女詩人,出口成章不在話下。自然與魚玄機一併出名的還有她驚人的美貌。魚玄機沒有辜負自己的願望,她成了淑女。魚玄機的美自然清新,又如蘭花一般高貴文雅,君子們只能遠觀而不能褻玩焉。當時有詩曰:借問美女何處有,君子遙指魚家女。然而這一年也發生了一件令人難過的事情,魚玄機的父親早逝了。父親死後,魚玄機和母親便失去了經濟來源,沒有錢買飯吃便填不飽肚子,填不飽肚子哪有心情作詩?那時候又不像今天這樣,魚玄機還可以靠稿費養活自己。於是,和母親商量了一下,把自己的大房子騰出來租給別人,母女搬到平康里當時的妓院聚集地,租了一間小屋子住下,平日裡再做一些漿洗的工作,用以糊口。   溫庭筠是一個好男人,在聽說母女倆的遭遇後,費盡心思的找到魚玄機,要做她的老師。魚玄機當然很樂意,溫庭筠現在已經是大詩人了,有從小看著自己長大,魚玄機對溫庭筠有著很複雜的感情,有時候把他當做哥哥,有時候把他當做父親,有時候把他當做恩師,甚至有時候把他當做自己的心上人。總之一句話,魚玄機對溫庭筠一往情深。而溫之所以要主動做魚玄機的老師,出於兩方面考慮:一方面魚玄機確實是一個好學生,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一方面,做了她的老師後,溫就可以名正言順的對魚玄機母女進行生活上的資助。   又過了兩年,溫庭筠因為有事要離開長安,分別那天,魚玄機悲傷不已,送溫送到十里開外。溫庭筠走了,魚玄機看著他的背影,一邊垂淚,一邊吟出一首《遙寄飛卿》:   階砌亂蛩鳴,庭柯煙霧清;月中鄰樂響,樓上遠日明。   枕簟涼風著,謠琴寄恨生;稽君懶書禮,底物慰秋情?   魚玄機已經愛上了溫庭筠,她騙不了自己。魚玄機對溫庭筠的愛不是一見鐘情,而是長年累月的日久生情,這樣的愛更深刻更牢固。但是她是他的學生,她作為一個女子在愛情與婚姻面前沒有主動權,雖然她不止一次的暗示過溫庭筠。溫庭筠不是傻子,也不是情商低下的人,相反他能夠很明顯的感受到魚玄機對他的愛,但是他是一個傳統的男人,他的理智告訴他,他不能這樣做,他克制著自己的情欲,和魚玄機一直保持著介於師生與朋友之間的關系,從不越雷池一步。溫庭筠不敢接受魚玄機的愛,據說還有一個原因,那就是溫庭筠很自卑,他認為自己長得很醜,配不上才華與美貌並重的魚玄機。   溫庭筠離開長安後,魚玄機朝思暮想,給溫庭筠寫過很多封情意綿綿的書信,然而,為使魚玄機死了這份心,他一封也沒回。時間是愛情創傷最好的靈丹妙藥,日子一長,魚玄機終於從失戀的打擊中恢復過來。一段霧中花,水中月式的師生戀就這樣隨風而逝。   唐懿宗年間,魚玄機已二十歲。期間很多風流才子前來魚家提親,都被魚玄機一一拒絕了,因為她知道這些人看中的不是她的才華,而是她的姿色,而且對這些人魚玄機一點感覺都沒有。愛情是需要感覺的,魚玄機堅守自己的信念。   這一年,溫庭筠回到了長安,不是他一個人回到了長安,他還帶來一個男人,聲稱這個男人是帶給魚玄機的。這個男人的名字叫李億,出身名門望族。他是怎麼知道魚玄機的?他說他有一次在風光秀麗的崇貞觀中游覽時,看見魚玄機在墻上題下的一首詩:   雲峰滿月放春睛,歷歷銀鉤指下生。自恨羅衣掩詩句,舉頭空羨榜中名。   看到這首詩後,李億於是對魚玄機的才華仰慕不已,當然前提是他已經聽說魚玄機也是一位絕色美人。李億不認識魚玄機,但他認識溫庭筠,溫庭筠認識魚玄機,李億和溫庭筠也算是知交,於是溫庭筠就把李億帶到了魚玄機的面前。   兩個男人同時出現在魚玄機的面前,魚玄機第一眼看的不是李億,而是溫庭筠,幾年不見,溫庭筠身上散發出來的滄桑氣質再一次觸動了魚玄機心靈深處最敏感的琴弦,但是她知道這已經不可能,這已經成為往事。於是她把目光轉向了李億。李億三十多歲,儀表堂堂,玉樹臨風,事業也小有所成,有房有車,車是馬車,這樣的人自然會成為還沒有嫁掉的美女們的搶手貨。因為是溫庭筠推薦的,魚玄機對李億有些好感,於是答應交往一陣子。   李億絕對是一個好情人,但不是一個好男人。他一方面非常害怕妻子,另一方面又瞞著妻子和魚玄機打得火熱,用甜言蜜語加海誓山盟把魚玄機哄得如墜雲霧裡。魚玄機還沒有得到過愛,她像每一個懷春少女一樣渴望得到愛。李億的愛,來得又猛又烈,魚玄機自然招架不住。那時的魚玄機天真的以為,這就是愛情了,甚至以為她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愛情終究是要有歸宿的,於是,魚玄機提出結婚。我們知道,李億是有妻子的,只是沒有告訴魚玄機。魚玄機提出要結婚,李億慌了,只好把已有妻室的情況告訴了魚玄機。   又是美女又是才女,想娶她的公子哥兒都排到了大街上,一向清高的魚玄機哪裡受得了這等羞辱,一氣之下跑回了家,發誓不再與李億見面。李億追到魚玄機的家門口,把門都敲破了,說了一大堆好話,就差跪在魚玄機的面前了。   魚玄機畢竟是女人,女人的心很容易軟下來。魚玄機開門見李億,李億一把抱住魚玄機,說答應與她結婚,只不過要委屈魚玄機做小妻子。如果魚玄機心狠一點,從此斷絕與李億的關系,那麼她的命運也許會發生截然不同的變化。但是,她終究割捨不下好不容易才得來的一份愛,退而求其次,含淚答應做李億的小妻子。   李億終于把魚玄機娶進了家門,而等待魚玄機的是另外一段厄運。李億的原配裴氏是一個兇狠的婆娘,李億之所以怕她,因為她娘家有權有勢。裴氏得知自己的丈夫滿著自己娶了一個如花似玉的小妻子,吃了一大罈子醋,像發瘋的母獅一樣,對李億又打又罵。李億一個屁都不敢放。魚玄機在別墅裡還沒有住上幾天,一天中午,魚玄機正在窗前翹首以盼李億過來和她纏綿呢,結果,李億沒有盼到,卻盼來了一個母夜叉。李億的妻子裴氏兇神惡煞的沖進來,沖到魚玄機的面前,用世界上最下流最低級最不堪入耳的詞語辱罵魚玄機,魚玄機是一個受過高等教育的知識分子,面對裴氏流氓式的辱罵她沒有半點還手之力。罵了魚玄機之後,裴氏還不解氣,不容分說就拿起手中早已準備好的鞭子把魚玄機鞭打了一頓。   可憐我們的美女加才女從沒有受到過如此的折磨,她一個弱女子,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只能哭泣著接受裴的辱罵和鞭打。裴氏發泄完後,又跑回家,採取一哭二鬧三上吊的方式,硬是逼迫李億寫了一封修書,把魚玄機趕出了家門。   對于李億我們是不能原諒的,這樣一個男人太過于自私,他和時下多數所謂事業有成的男人一樣,一方面熱衷於搞婚外情,另一方面絕對不可破壞他已有的家庭。這樣的男人真是可恨。我們不否認李億是愛過魚玄機的,但如果要他在魚玄機和裴氏兩者之間做出一個選擇,他會毫不猶豫的選擇裴氏。原因很簡單,裴氏能給他功名,而魚玄機除了能滿足他情欲上的享受之外,什麼都不能給他。   這註定了魚玄機成為悲劇的主角。魚玄機被休之後,李億心有所愧疚,為魚玄機修建了一個道觀,把她安置在裡面,玄機就是這時候取的法號。面對李億,魚玄機已經無話可說,他沒有錯,他的妻子也沒有錯,錯就錯在她瞎了眼,看上了李億這樣一個懦夫。   魚玄機就這樣成為一個女道士,在做女道士的同時,魚玄機仍然充當了另外一個角色,那就是李億的情人。李億隔三差五的來找她,但魚玄機已經不再是以往的魚玄機,她的心已碎,她的心已死,她不再把李億當作自己的心上人,而是把他當作一個嫖娼者,而魚玄機本人也自願淪為一個被李億包養的妓女。   但裴氏是何等狡詐的一個角色,為杜絕李億和魚玄機偷偷摸摸的來往,她叫她的娘家打通關系,把李億調到了與長安隔了千山萬水的揚州去任職。李億二話不說,馬上收拾行裝,攜妻帶女,匆匆赴任,而對魚玄機連個招呼都沒打。   魚玄機後來知道了這件事情,是溫庭筠告訴她的,但魚玄機無動於衷,她早就料到會有這麼一天。從此,她也把李億忘得一乾二淨,就好像她的生命裡從來沒出現過李億這樣一個人。   魚玄機所在的道觀以前有兩個人,一個是觀主,一個就是魚玄機。不久,觀主死去,整個淒清的道觀裡只有魚玄機一個人,寂寞可想而知。而多劫多難的身世更是讓魚玄機倍感淒涼,想想自己,再也不是以前的魚玄機,以前的魚玄機美女才女還是黃花大閨女,而現在卻成了破鞋,成了棄婦。魚玄機在絕望憤怒的同時開始走向她人生的另外一個極端,幾乎在一念之間,魚玄機從天使變成了魔鬼,她開始破罐子破摔,她開始放縱自己,她要丟掉所有的高尚,所有的冰清玉潔,她要報復,報復這個世界上所有的男人。   魚玄機為了排遣寂寞,先是招收了幾個女徒弟,專門用來服侍自己。接著,魚玄機大張艷幟,在道觀門口張貼了一張曖昧的告示,告示上說願意與天下才子切磋詩文,排遣寂寞時光。魚玄機是名人,名人打出這樣一張告示,立馬驚動了全長安城的文人騷客,當然還有很多紈絝子弟,魚目混珠其中,切磋詩文是假,拈花惹草,垂涎魚玄機的美色是真。一時間,魚玄機的道觀門庭若市,熱鬧非凡。   一個叫裴澄的男子,仰慕魚玄機的才華,想和她交往,魚玄機一口回絕了他,她恨天下所有姓裴的人,因為有一個姓裴的女人奪去了她所有的幸福。   溫庭筠來找過魚玄機,勸她不要再這樣下去,再這樣下去就無藥可救了,一切都完了。魚玄機背對著溫庭筠,不與他說話,她不知道說什麼好,她什麼也說不出來。溫庭筠嘆息離開,她轉過身,看著他的背影,淚流滿面。   請別叫我魚玄機,魚玄機已死。溫庭筠走後,她這樣對徒弟們說。她現在只是一個壞女人,一個醜陋的女人,一個萬劫不復的女人。被仇恨和欲望撐破了臉的魚玄機,心胸越來越狹隘,和女徒弟之間的一個沖突最終使得魚玄機走向了刑場。   魚玄機看上了一個風流倜儻的樂師陳韙,只能說看上,談不上喜歡,更談不上愛上。魚玄機的徒弟綠翹也看上了陳韙,她或許談得上喜歡。綠翹懼怕師傅,但是管不住自己的情欲,和陳韙偷偷的來往。陳韙是一個浪子。一天,陳韙先是和魚玄機纏綿了一陣,待魚玄機出去招待香客文人時,又色膽包天的溜進了綠翹的臥室。   魚玄機來叫綠翹出去服侍客人,一推開門,驚呆了,捉姦在雙。陳韙嚇得屁滾尿流,穿上衣服,溜之大吉。陳韙走後,魚玄機鼓著銅鈴一般的雙眼,雙眼充滿了殺氣。魚玄機一步一步的靠近綠翹,綠翹蜷縮在床角,低著頭不敢看師傅。然後,就是慘不忍睹的殺戮。魚玄機掐住了了綠翹的脖子,活活的把綠翹掐死了。魚玄機並不愛陳韙,而她所做的殘忍行為只能說明一個問題:女人,特別是像魚玄機這樣美麗且聰明的女人,一旦感情受挫,難免會偏激、乖戾,對生命充滿了憎惡。這是極端的自暴自棄,也是帶有自毀性質的怨恨,一經觸碰,便轉化成騰騰的殺氣。  兩天後,魚玄機為她的極端行為付出了生命的代價,她被押上刑場。 處斬的時候,魚玄機說,她想說最後一句話。劊子手說,什麼話。魚玄機說,我這輩子唯一愛過一個男人,他的名字叫溫庭筠。然後她繼續哀嘆:  易求無價寶,難得有心郎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轉載《再別康橋》 賞析

《再別康橋》賞析
作者: 徐志摩


輕輕的我走了,
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
作別西天的雲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陽中的新娘;
波光裡的豔影,
在我的心頭蕩漾。

軟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搖;
在康河的柔波裡,
我甘心做一條水草!

那榆蔭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

陳琳 古詩《飲馬長城窟行》漫談

飲馬長城窟,水寒傷馬骨。
往謂長城吏,慎莫稽留太原卒﹗
官作自有程,舉筑諧汝聲﹗
男兒寧當格鬥死,何能怫郁(ㄈㄨˊ ㄩˋ)筑長城。

長城何連連,連連三千里。
邊城多健少,內舍多寡婦。

作書與內舍,便嫁莫留住。
善待新姑嫜,時時念我故夫子﹗

報書往邊地,君今出語一何鄙﹖
身在禍難中,何為稽留他家子﹖
生男慎莫舉,生女哺用脯。
君獨不見長城下,死人骸骨相撐拄。
結髮行事君,慊慊心意關。
明知邊地苦,賤妾何能久自全﹖

語譯
  第一層(1—8句),寫築城役卒與長城吏的對話:
  讓馬飲水,只得到那長城下山石間的泉眼,那裡的水是那麼的冰冷,都冷傷透及馬骨頭裡。
  一位築城役卒跑去對監修長城的官吏懇求說:你們千萬不要長時間的滯留我們這些來自太原的役卒啊!

白居易的《花非花》究竟是什麽意思

花非花,霧非霧。夜半來,天明去。來如春夢不多時,去似朝雲無覓處。這首唐代著名詩人白居易的《花非花》在五十多年前我讀書的時候就已經於音樂課中學過,至今還沒忘記它的旋律。不過對於詞句的意思卻是不甚了了。最近我著迷台詩宋詞的學習,上網查這首詩的翻譯,發現有多家不同的解讀,詩人的《花非花》到底想說什麼呢?感到十分有趣,特將結果整理與同好分享。
白居易詩不僅以語言淺近著稱,其意境亦多顯露,但這首《花非花》卻句式奇特,且通篇取譬,十分含蓄,甚至迷離,堪稱是中國文學史上最早的朦朧詩的代表,在白詩中確乎是一個特例。因此對於這首詩到底想表達甚麼,充滿好奇。詩取前三字爲題,近乎“無題”。首二句應讀作“花——非花,霧——非霧”,先就給人一種捉摸不定的感覺。“非花”、“非霧”均系否定,卻包含一個不言而喻的前提:似花、似霧。因此可以說,這是兩個靈巧的比喻。語意雙關,富有朦朧美是這首小詞的最大特點。霧、春夢、朝雲,這幾個意象都是朦朧、飄渺的,意象之間又故意省略了銜接,顯出較大的跳躍性,文字空靈,精煉,使人咀嚼不盡,顯示了詩人不凡的藝術功力。但是,從“夜半來,天明去”的敘寫,可知這裏取喻於花與霧,在於比方所詠之物的短暫易逝,難持長久。如果單看“夜半來,天明去”,頗使讀者疑心是在說夢。但從下句“來如春夢”四字,可見又不然了。“夢”原來也是一比。這裏“來”、“去”二字,在音情上有承上啓下作用,由此生發出兩個新鮮比喻。“夜半來”者春夢也,春夢雖美卻短暫,於是引出一問:“來如春夢幾多時?”“天明”見者朝霞也,雲霞雖美卻易幻滅,於是引出一歎:“去似朝雲無覓處”。
  有人主張這首詞通篇都是隱語,主題當是詠官妓。當時各級官府都有一定數目的官妓,供那些官僚們驅使。首句“花非花”是說官妓的容顏如花,但又並非真花。次句“霧非霧”中“霧”字是雙關。借“霧”為“婺”。“婺女”即女宿星。因官妓女性,上應女宿,但又並非雲霧之霧。
“夜半來,天明去”既是詠星,也是說人。語意雙關,而主要是說人。唐宋時代旅客招妓女伴宿,都是夜半才來,黎明即去。因此,她來的時間不多,旅客宛如做了一個春夢。她去了之後,就像清晨的雲,消散得無影無蹤。官妓不同于一般的妓女,更不同于正式的妻子,她們與官僚之間互為依存,但關係又不便十分密切,只能以夜來明去為限,可謂會短別長。元稹有一首詩《夢昔時》,記他在夢中重會一個女子,有句云:“夜半初得處,天明臨去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