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人生十二問

人生十二問
  
  一、最困難的事。
  
  有人問古希臘哲學家泰勒斯:“你認為人活在這個世界上,什麼事情是最困難的?”泰勒斯回答說:“認識你自己。”認識自己難,認識自己的不足更難。
  
  二、貴重的財物。
  
  畢阿斯出生于古希臘普里埃耶城。一次,當普里埃耶城遭到圍攻,居民們紛紛帶上自己最貴重的財物四散奔逃時,只有畢阿斯一個人兩手空空。居民們問他為什麼要這樣離開,他回答說:“因為我的一切都在我的身上。”是的,還有什麼比生命更寶貴?
  
畢阿斯(Bias,前6世紀)

畢阿斯(前6世紀):古希臘律師、辯論家、哲學家,普里埃耶人,“古希臘七賢”之一。他是一個能言善辯、仗義執言、又機智過人的人,經常為受欺壓的窮人打抱不平,從不為為富不仁者說話,因此名聲很好。

關於畢阿斯的機智,有一個小故事。有一年,鄰國攻打弱小的普里埃耶,眼看普里埃耶人就要招架不住而投降了。畢阿斯突發妙想,把幾隻身上掛滿裝備的騾子轟出城,騾子就走到了敵軍軍營裡。敵人看到普里埃耶連騾子都武裝起來了,以為普里埃耶人要抵抗到底,大驚,決定和談。畢阿斯又讓人們把沙土堆成幾堆,上面蓋上一層糧食。敵軍代表進城後看到這些沙堆,以為普里埃耶糧草充沛,更為害怕,草草議和後就撤退了。

畢阿斯在哲學方面認為,人力的增長是自然的,但用語言來捍衛國家利益則是靈魂和理性的天賦。畢阿斯承認神的存在,主張把人的好行為歸於上帝。 他還說過:“掙錢的工作最使人快樂。”他認為只有人們富裕了,才能更好的幫助人。

畢阿斯死前正在參加一場重要的、維護自己聲譽的辯論會。過於衰老的他在聽到法院裁決自己勝利後,長歎一聲,靠在自己孫子的肩上永遠地睡著了。普里埃耶人為他舉行了隆重的葬禮。

  三、快樂的工作。
  
  有人問畢阿斯:“什麼樣的工作最能讓人快樂?”畢阿斯回答:“掙錢的工作。”這是一句大實話,能夠掙到更多的錢,才能更好地生活。
  
  四、安全的船。
  
  有人問古希臘思想家阿那哈斯:“什麼樣的船最安全?”阿那哈斯說:“那些離開了大海的船。”不走路,才不會摔倒;不航行,才沒有危險。但船離開了大海,也就沒有了存在的價值。
  
  五、永恆的道德。
  
  有人問雅典的執政官梭倫:“為什麼作惡的人往往富裕,而善良的人卻往往貧窮?”梭倫回答:“我們不願把我們的道德和他們的財富交換,因為道德是永恆的,而財富每天都在更換主人。”道德是永恆的,財富是暫時的。靠作惡致富的人,內心肯定會非常空虛,而且富裕也絕不會長久。
  
  六、理想的家。
  
  有人問古希臘的庇塔烏斯:“最理想的家是什麼樣子?”庇塔烏斯回答:“既沒有什麼奢侈品,也不缺少必需品。”這個回答很理智,也很聰明。奢侈品是給別人看的,必需品是給自己用的,打腫臉充胖子的人,永遠也成不了“胖子”。
  
  七、健康的意義。
  
  有人問赫拉克利特身體健康的重要程度。赫拉克利特說:“如果沒有健康,智慧就無法表露,文化就無法施展,力量就無法戰鬥,知識就無法利用。”生命因健康而快樂,因疾病而枯萎。有了健康,才有一切。
  
  八、流動的河流。
  
  有人問赫拉克利特:“過去的事情能否更改?”赫拉克利特回答:“人不能兩次踏進同一條河流。”流水會變,落花會變,時間會變。環境會變,什麼都會變,什麼都不能重複。
  
  九、不同的城市。
  
  有人問柏拉圖:“一個貧窮的國家為什麼也有富人?”柏拉圖回答:“如果你把一個國家當做一個純粹的國家那就大錯特錯了。因為任何一座城市都是兩座城市:即富人的城市和窮人的城市。”城市是富人的城市,也是窮人的城市。而且無論什麼時候,窮人都會多於富人。所以城市的領導者在作決策的時候,一定要首先想到窮人。
  
  十、活著的意義。
  
  一個滿臉愁苦的病人問安提豐:“活著到底有什麼意義?”安提豐說:“我至今也沒有弄清楚,所以我要活下去。”活著就是為了追求,為了探討,為了知道自己還不知道的事情。也許,這就是活著的意義。
  
安提豐(antiphon,約公元前430) - 概述
  安提豐(公元前426年一公元前373)
  安提豐出生於法姆努,幼年時研習演講術,長大後周游列國遍訪名師,他是聞名雅典的演說家,他流傳下來的除了有十餘篇演說詞,還有三部悲劇作品。
  安提豐是生活在公元前5世紀的一位古希臘智者的代表人物,他是柏拉圖的同母兄弟。關於他的身平事迹,史書記述不多,而且頗多有爭議。《釋夢》《論和諧》《論政治家》和《論真理》但留傳至今只有《論真理》的殘篇兩段。
安提豐 - 哲學貢獻
  公元前 480-403 古希臘早期十大最偉大的演說家(Attic orators)之一
  安提豐是詭辯家和同一時期的蘇格拉底經常爭論,他活躍在雅典的政治事務中,寡頭政治的擁護者
  安提豐認為自然法就是平等,「根據自然,我們大家在各方面都是平等的,並且無論是蠻族人,還是希臘人,都是如此。」
  晚期智者派的重要代表安提豐在兩個方面使用「自然」這個概念。一是在他所謂「真理」或「實在」的意義上使用,其明確的目的是為了質疑城邦制定法,他把城邦制定法與意見和習慣等同起來;二是在人人都享有共同「本性」的意義上使用「自然」概念,目的在於推翻流行的對於希臘人與野蠻人的區分,這對後來的斯多亞「自然法」思想的成熟產生了很大影響,他們要打破公民與奴隸的區分,他們對城邦失去了信心,提出了一個沒有民族界限、或者沒有歷史和地域界限的理想的世界國家學說,要建立一個世界性的普遍的法律世界,它只能是理性的,因而也是人們必須要普遍遵循的自然法則,或者叫上帝的法律,其實質在於人的「自然」即「理性」。安提豐認為,在人可以推斷的範圍內,人類的自然法則是求生而避死,追求安全而舒適的生命實現方式。這無疑是柏拉圖所批判的自然主義立場,與後來的霍布斯有相近的一面,但霍布斯在自然主義的基礎上論證的恰恰是法律對於生命安全實現的價值和意義,可安提豐在他對法律本性(意見和習慣)判斷的基礎上,通過其自然主義的立場恰恰要表達的是強制性的法律違背了生命的自然法則。他認為人類法律所確立的行為規範是與每個人都必然要追求的生與舒適的自然法則是抵觸的。因為法律所建立的規範是偶然的,是建立在契約和慣例的基礎之上的,是純粹意見的產物,而不是真理的體現。安提豐雖然沒有明確提出依據正義(正義就是力量)徹底推翻或拋棄法律,但他提出了只要一個人能夠不被察覺地規避法律,規避法律的行為就沒有什麼不好,因為法律所施加的懲罰只不過是人們的意見的規定,總體上看法律是因其違背自然,因而也就違背了正義的標準,而是錯誤的,遵守法律因而也是錯誤的。安提豐是現實主義的,他希望探索人類事務中的真理,他要關注的是人們在現實的景況下,受制於自己的身體結構而實際是什麼,而不是他們應該是什麼,心靈的問題被放置一邊了。後來的霍布斯又與此遙相呼應。
  最早在西方顯現出「客觀法」的是自然法的觀念和對自然法與制定法的劃分上。所謂自然法,就是認為在制定法之外還客觀存在且自然存在著一種更根本、更真實的法。相對於制定法,這種自然法是法的本源或者本體,制定法是它的派生物。
  古希臘早期的赫拉克利特最早流露出自然法的觀點:「人類的一切法律都因那唯一的神的法律而存。神的法律從心所欲地支配一切,超過一切。」
  在他之後明確提出自然法的概念並且把法律劃分為自然法和制定法(人定法)的是安提豐。安提豐認為:「法律的規定是外鑠的,而自然的規則是不可避免的(天賦的);法律的規則是依契約制定的,而非由自然產生的,而自然的規則恰好相反。」 在此安提豐已經劃分了契約法和自然法,並論述了兩者的關係。

安提豐 - 數學貢獻
  詭辯學派的安提豐(antiphon,約公元前430)在解決「化圓為方」的問題上;提出了一種頗有價值的方法,後人叫「窮竭法」,是極限理論的萌芽。安提豐的方法是:先作一圓內接正方形,將邊數加倍,得內接8邊形;再加倍,得16邊形。如此作下去,最後正多邊形窮竭了圓,總可以作出與正多邊形等積的正方形,故圓可化為方。
  顯然,圓化方的結論是錯誤的,但它向人們展示了「曲」與「直」的辯證關係和一種求圓面積的近似方法,啟發了人們後來以「直」代「曲」解決問題。如阿基米德割圓術正是這種思想的具體化。

安提豐 - 名人逸事
法律可疑。後生可畏。
  少年時代,安提豐曾與雅典執政官伯里克利進行過一場關於法律的辯論。
  安提豐問:什麼是法律?
  伯里克利回答說:人民在一起討論,決定什麼應該做,什麼不應該做,並且書寫下來就是法律,法律代表多數人的意志。
  安提豐問:如果少數人強迫多數人服從,算不演算法律?
  伯里克利回答說:凡少數人迫使占多數的人做違反自己意志的事情,就不是法律,而是暴力。
  聽到這裡,於是安提豐大聲說:雅典絕大部分居民是奴隸和外邦人,這些人從來無權參加人民大會,從來不得過問雅典的法律。因此雅典的法律是違背多數人意志的,這不是法律而是暴力。
  安提豐的能言善辯讓執政官伯里克利大為震驚,同時也使得安提豐一舉成名。
談話的價值
  安提豐與人談話時收取酬金,遭到蘇格拉底的詰難,安提豐對蘇格拉底說:"你不向與你交往的人索取報酬,你是正義的。但是,每一件衣服或每一所房子都是值錢的,不能白送。如果你的談話有價值,那一定會要求別人付以適當的代價。"
  同樣的智慧,比較起來,蘇格拉底注重倫理,安提豐更重生存。
活著的意義
  一個滿臉愁苦的病人問安提豐:活著到底有什麼意義?安提豐說:"我至今也沒有弄清楚,所以我要活下去。"安提豐的回答讓對方禁不住笑了起來。
  活著就是活著,何必追尋意義。
律師的鼻祖
  公元前五世紀,即梭倫改革時期,一個名叫安提豐Antiphon的雅典人,由於某種政治原因被驅除出鏡。他只好到克林斯自謀生路。一開始他在那裡開辦了一種叫「心理安慰」的業務。他聲稱,他可以用言詞的力量,疏導甚至消除人們心中的痛苦。幾年以後,他又動腦筋找新的謀生手段。當時正值古希臘民主制時期。這時,希臘的法庭在審判之時,不允許有人代理訴訟或辯護。不管原告還是被告,每人都必須親自為自己辯護。所以,誰要是口才欠佳,只好自認倒霉。而決定有罪無罪的陪審團往往是由非專業的普通民眾組成。儘管他們自認為有能力對各種事物上的糾紛有作出正確的判斷,而實際上,他們的決定往往受到糾紛雙方的雄辯演說的直接影響,而不是依據事實證據。結果常常是狡猾者善辯者無罪,無知者,口拙者受罰。眾多普通平民有苦無處訴,有冤無出申。安提豐看到了這一點,突發奇想,為這些平民或不善言詞的收害者寫法庭辯護詞,以此為謀生手段。他的這項業務一開張,便顧客盈門。不久,他便以「辭章廚師」享譽全希臘半島。當時的農民大半不能識文斷字。所以,安提豐除了為他們寫訴狀、辯護詞之外,還得教他們背誦寫好的文章,這實際上是教人講話、演說的技巧,這就是修辭學課程的開端:他教人們何處停頓,何處連讀,何處升調,何處降調,何處聲大,何處聲小,何處加諷刺笑聲,何處用悲痛的聲音修飾。當然,這一項服務是另外收費的。這項業務使安提豐生活有了可靠的豐厚收入。於是,許多識文斷字的sophist(即知識分子)紛紛效仿,蔚然成風。這些人就被稱為logoropher,即寫邏輯斯者。次事形成氣候之後,在大家的請求下,法庭不得不允許這些「寫邏輯斯」的人以親友的身分直接出庭為當事人辯護。後來,由他人出庭代為辯護的事屢屢發生,而且越來越頻繁,以至最後城邦立法機構不得不修改法規,以法律的形式承認了這種辯護形式。因為操此行業的人幾乎都是sophist,後來人們便用智者(sophist)專指那些靠說話、授人辭章為生的識文斷字者,他們是一批以提供知識服務來收取傭金的知識分子。此時,智者(sophist)這一稱呼也並無任何貶義。它只是說,這些人是有一定的專業知識的人,他們佔有know how,他們是出賣他們的know how為生的有智慧的人。

  十一、吃飯的區別。
  
  有人問大哲學家亞里斯多德:“你和平庸的人有什麼不同的地方?”亞里斯多德回答:“他們活著是為了吃飯,而我吃飯是為了活著。”庸人享口福之樂,哲人享智慧之樂;庸人享物質之樂,哲人享精神之樂。
  
  十二、道歉的好處。
  
  有人問政治家塞涅卡:“道歉有什麼好處?”塞涅卡回答:“道歉既不傷害道歉者,也不傷害接受道歉的人。”道歉是一種美德,不僅能化解很多矛盾,而且會給自己及對方帶來輕鬆和快樂。
,,,,,,,,,,,,,,,,,,,,,,,,,,,,,,,,,,
Bias of Priene
From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Hermaic pillar representing Bias of Priene, Vatican Museums
Bias (/ˈbəs/; Greek: Βίας ὁ Πριηνεύς; 6th century BCE) of Priene was a Greek sage. He was always reckoned among the Seven Sages of Greece. He was renowned for his goodness.
Life[edit]
Bias was born at Priene and was the son of Teutamus.[1] He is said to have been distinguished for his skill as an advocate, and for his use of it in defence of the right.[2] In reference to which Demodicus of Alerius uttered the following saying – "If you are a judge, give a Prienian decision," and Hipponax said, "More powerful in pleading causes than Bias of Priene."[3]
He was always reckoned among the Seven Sages, and was mention­ed by Dicaearchus as one of the Four to whom alone that title was universally given — the remaining three being ThalesPittacus, and Solon.[4] Satyrus placed him at the head of the Seven Sages,[1] and even Heraclitus, who poured scorn on figures such as Hesiod and Pythagoras,[5] referred to Bias as "a man of more consideration than any."[6] One of the examples of his great goodness is the legend that says that Bias paid a ransom for some women who had been taken prisoner. After educating them as his own daughters, he sent them back to Messina, their homeland, and to their fathers.[1]
Bias is said to have died at a very advanced age while pleading a cause for his client. After he had finished speaking, he rested his head on his grandson. When the advocate on the opposite side had spoken, the judges decided in favor of Bias's client, by which time Bias had died.[2] The city gave him a magnificent funeral and inscribed on his tomb:[7]
Here Bias of Priene lies, whose name
Brought to his home and all Ionia fame.
Works[edit]
It is said that Bias wrote a poem of 2000 lines on Ionia and the way to make it prosperous.[7]
Sayings[edit]
Many sayings were attributed to him by Diogenes Laertius and by others:
·         "The naïve men are easily fooled."
·         "Most people are evil."
·         "All men are wicked."
·         "It is difficult to bear a change of fortune for the worse with magnanimity."
·         "Choose the course which you adopt with deliberation; but when you have adopted it, then persevere in it with firmness."
·         "Do not speak fast, for that shows folly."
·         "Love prudence."
·         "Speak of the Gods as they are."
·         "Do not praise an undeserving man because of his riches."
·         "Gain your point by persuasion, not by force."
·         "Cherish wisdom as a means of traveling from youth to old age, for it is more lasting than any other possession."
Vatican bust[edit]
In April, 1819, Schopenhauer wrote in his Reisebuch [Travel Diary]: "In the Vatican [Hall of Philosophers] there is the bust of Bias with the inscription of πλεἳστοι άνθρωπι κακοι [most men are bad]. Indeed this must have been his maxim."[8]
Notes[edit]
1.     Jump up to:a b c Diogenes Laertius, i. 82
2.     Jump up to:a b Diogenes Laertius, i. 84
3.     Jump up^ Diogenes Laertius, i. 84; Strabo xiv. 1. 12
4.     Jump up^ Diogenes Laertius, i. 41
5.     Jump up^ Diogenes Laertius, viii. 6, ix. 1
6.     Jump up^ Diogenes Laertius, i. 88
7.     Jump up to:a b Diogenes Laertius, i. 85
8.     Jump up^ Manuscript Remains, Volume 3, "Reisebuch," § 30
References[edit]

·         Arthur SchopenhauerManuscript Remains, Volume 3, Oxford: Berg Publishers, Ltd., 1989, ISBN 0-85496-540-8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轉載《再別康橋》 賞析

《再別康橋》賞析
作者: 徐志摩


輕輕的我走了,
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
作別西天的雲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陽中的新娘;
波光裡的豔影,
在我的心頭蕩漾。

軟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搖;
在康河的柔波裡,
我甘心做一條水草!

那榆蔭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

陳琳 古詩《飲馬長城窟行》漫談

飲馬長城窟,水寒傷馬骨。
往謂長城吏,慎莫稽留太原卒﹗
官作自有程,舉筑諧汝聲﹗
男兒寧當格鬥死,何能怫郁(ㄈㄨˊ ㄩˋ)筑長城。

長城何連連,連連三千里。
邊城多健少,內舍多寡婦。

作書與內舍,便嫁莫留住。
善待新姑嫜,時時念我故夫子﹗

報書往邊地,君今出語一何鄙﹖
身在禍難中,何為稽留他家子﹖
生男慎莫舉,生女哺用脯。
君獨不見長城下,死人骸骨相撐拄。
結髮行事君,慊慊心意關。
明知邊地苦,賤妾何能久自全﹖

語譯
  第一層(1—8句),寫築城役卒與長城吏的對話:
  讓馬飲水,只得到那長城下山石間的泉眼,那裡的水是那麼的冰冷,都冷傷透及馬骨頭裡。
  一位築城役卒跑去對監修長城的官吏懇求說:你們千萬不要長時間的滯留我們這些來自太原的役卒啊!

從胡適的新詩《希望》到《蘭花草》

如果唱起“我從山中來,帶得蘭花草”,相信很多人都能夠接著唱幾句,這首民歌《蘭花草》在若干年前曾經瘋迷一時,為許多年輕人所喜愛。因為它旋律流暢,同時歌詞淺顯易懂。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實這首歌的原始作者竟然是國寶級的大師胡適博士。原詩的名字是《希望》。1921年夏天,胡適的朋友熊秉三夫婦送給胡適一盆蘭花草,胡適歡歡喜喜帶了回來。胡適每天在讀書寫作之餘精心照顧,但直到秋天,也沒有開出花來,於是他有感而發寫了這首小詩。這首詩清新、質樸、深情,對生命的期待與珍惜躍然紙上。胡適給它取名為《希望》。這首小詩《希望》共3闋60字,詩云:
  我從山中來,帶得蘭花草。種在小園中,希望開花好。
        一日望三回,望到花時過;急壞看花人,花苞無一個。
  眼見秋天到,移花供在家,明年春風回,祝汝滿盆花。


後來20世紀八十年代初期被陳賢德和張弼二人修改並配上曲子,同時改名為《蘭花草》,由名歌手劉文正演唱,從而廣為流傳。

《蘭花草》的歌詞如下   我從山中來,帶來蘭花草,種在小園中,希望花開早。
  一日看三回,看得花時過;蘭花卻依然,苞也無一個。
  轉眼秋天到,移蘭入暖房;朝朝頻不息,夜夜不能忘。
 但願花開早,能將宿願償;滿庭花簇簇,開得有多香。 從以上比較可以清楚看出,《蘭花草》歌詞是《希望》一詩稍加增改而成。從立意、內容、文辭到形式,都沒有大的變化。只是為了傳唱的方便,將三段敷衍為四節。作為歌曲,這是可以理解的。由歌詞我們彷彿看到一個朝氣蓬勃的少年從山中帶回一株蘭花草時的滿心歡喜,看到他在精緻的小園中細心呵護的身影,看到他遮掩不住的焦急。清澈達意的文字中能看到那個少年清澈眼眸裡的天真和悵然。

由前述的解說,1921年胡適寫這首小詩的時候,似乎只是一時興起,將當時的感受以詩的形式表達出來,然而為什麼會取名《希望》,則是眾說紛紜,莫衷一是。一說是1919年2月,胡適曾翻譯過另外一首《希望》小詩。而且,妻子江冬秀懷孕在身,兩個月後就要臨產,“希望”預示著新生命的前程。有人認為詩中的“蘭花草”其實是隱喻“德先生與賽先生”,胡適於1917年回北京大學任教時將民主和科學引進中國,然而到了1921年,民主和科學並沒有如他所預期的在中國落地生根,甚至“苞也無一個”。也有人認為“蘭花草”其實是隱喻白話詩,胡適的文學革命是主張以白話取代文言寫詩,它早在1916年開始就不斷實驗以白話寫詩,可惜贊成他的主張的人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