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崔顥〈黃鶴樓〉賞析

崔顥:黃鶴樓 昔人已乘黃鶴去, 此地空餘黃鶴樓。 黃鶴一去不復返, 白雲千載空悠悠。 晴川歷歷漢陽樹, 芳草萋萋鸚鵡洲。 日暮鄉關何處是, 煙波江上使人愁。 小時候曾經看過一個關於黃鶴樓的神話,據傳說,當地原為辛氏開設的酒店,有一位道士為了感謝他千杯之恩,臨行前在壁上畫了一隻鶴,告之它能下來起舞助興。從此賓客盈門,生意興隆。過了十年,道士復來,取笛吹奏,道士跨上黃鶴直上雲天。小時候曾經背過崔顥所作〈黃鶴樓〉這首詩,當時只是囫圇吞棗似的死背,完全不知道這首詩到底好在哪裡。如今退休在家,正好有時間好好的品味唐詩宋詞,對於詩詞不但要知其然而且知其所以然,對於每一首詩到底好在哪裡進行不斷的搜索,幸好有網絡可用,通過多位專家對於相同一首詩的不同解讀,理解該首詩的深意,趣味盎然。 題解 崔顥在仕途失意,飄泊無依之際,登臨此樓,慨然寫下弔古傷今,人去樓空的落寞之感中的思鄉之作。詩人登臨古跡黃鶴樓,泛覽眼前景物,即景而生情,詩興大作,脫口而出,一瀉千里。既自然宏麗,又饒有風骨。 作者簡介 崔顥(704—754),唐代著名詩人。汴州(今河南開封市)人。開元十一年( 723)登進士第。開元後期,曾在代州都督杜希望(杜佑父)門下任職。 天寶初(742—744),入朝為太僕寺丞,官終尚書司勳員外郎。其前期詩作多寫閨情,流於浮艷輕薄;行履稍劣,好博嗜酒,娶妻擇美者,稍不愜即棄之,凡易三四。後來的邊塞生活使他的詩風大振,忽變常體,風骨凜然,尤其是邊塞詩慷慨豪邁,雄渾奔放,名著當時。 譯文 從前的仙人已經乘著黃鶴遠去了,這裡只留下一座空蕩蕩空的黃鶴樓。仙人所乘的黃鶴,一去就不再回來了;千年以來只有白雲依然悠悠地飄著。正是景物依舊,人事已非。晴空下對岸漢陽的樹木清楚可辨,更能看清芳草茂盛的鸚鵡洲。登高遠望,景色清楚分明。 暮色昏暗,登樓四望,不知道故鄉在何方?看著煙霧迷茫的江面,使人更加增添思鄉愁緒。 仙人跨鶴,本屬虛無,現以無作有,說它“一去不復返”,就有歲月不再、古人不可見之憾;仙去樓空,唯餘天際白雲,悠悠千載,正能表現世事茫茫之慨。〈黃鶴樓〉詩從字面上看,寫的是「鄉愁」,這可從尾聯「日暮鄉關何處是,煙波江上使人愁」二句看出來。作者用了黃鶴之去、悠悠白雲、歷歷晴川、漢陽樹、萋萋芳草和江上煙波等事材與物材來寫鄉愁。他首先以「黃鶴」之去,一則交代題目,一則用「去」為「鄉愁」作鋪墊。其次以悠悠白雲,除了針對黃鶴之去表現出物是人(事)非的感慨外,也象徵著遊子,以加強「鄉愁」,接著以歷歷晴川,進一層襯出「鄉愁」之無盡。再其次,以漢陽樹和萋萋芳草,又將「鄉愁」推深一層,因為樹和草一望無際,都會時時入人眼目,以增添無邊的傷離意緒。最後以江上煙波,在殘陽的薰染下,重重網住欲歸之眼,將「鄉愁」拓遠至極處。而「鸚鵡洲」三字,作者在此暗用了東漢末禰衡的典故。作者是想透過這個典故來抒發他懷才不遇的痛苦。由於「位不顯」,那麼在登黃鶴樓時,除鄉愁之外又湧出身世之感,是非常合乎情理的。 專家指出,這首詩前半首用散調變格,後半首就整飭歸正,實寫樓中所見所感,寫從樓上眺望漢陽城、鸚鵡洲的芳草綠樹並由此而引起的鄉愁,這是先放後收。倘只放不收,一味不拘常規,不回到格律上來,那麼,它就不是一首七律,而成為七古了。此詩前後似成兩截,其實文勢是從頭一直貫注到底的,中間只不過是換了一口氣罷了。這種似斷實續的連接,從律詩的起、承、轉、合來看,也最有章法。 元楊載《詩法家數》論律詩第二聯要緊承首聯時說:“此聯要接破題(首聯),要如驪龍之珠,抱而不脫。”此詩前四句正是如此,敘仙人乘鶴傳說,頷聯與破題相接相抱,渾然一體。楊載又論頸聯之“轉”說:“與前聯之意相避,要變化,如疾雷破山,觀者驚愕。”疾雷之喻,意在說明章法上至五、六句應有突變,出人意外。此詩轉折處,格調上由變歸正,境界上與前聯截然異趣,恰好符合律法的這個要求。敘昔人黃鶴,杳然已去,給人以渺不可知的感覺;忽一變而為晴川草樹,歷歷在目,萋萋滿洲的眼前景象,這一對比,不但能烘染出登樓遠眺者的愁緒,也使文勢因此而有起伏波瀾。使詩意重歸於開頭那種渺茫不可見的境界,這樣能回應前面,如豹尾之能繞額的“合”,也是很符合律詩法度的。 然而大陸文評家汪宏華對於這首詩卻有另一番體會,新意迭出,他認為崔顥的《黃鶴樓》不是簡單的吊古懷鄉,而是要求人們捐棄駕鶴成仙的玄古傳說和懷鄉戀家的宅男思維,去到外面的世界行走闖蕩,親身感受現實風景,親手創造美好未來。譬如漢陽歷歷之晴川就比模糊之黃鶴傳說更真實可觸摸,鸚鵡洲淒淒之芳草就比遙遠之鄉關更新鮮有活力,這便是作者的精神家園。該詩的時空順序略有倒錯。正文如下:   關於崔顥的《黃鶴樓》,詩仙李白的評價是:“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顥題詩在上頭。”嚴羽《滄浪詩話》曰:“唐人七言律詩,當以此為第一。”當代權威人士推出的各種古詩排行榜也經常將它列在榜首,可見它是強者恒強,確乎具有某種不尋常的王者氣象。   但筆者認為這首詩是“內聖外王”的,在它難以掩飾的霸氣之下還藏有鮮有人知的時空秩序和哲學內涵,奇妙無窮。   首先,透過這首詩可以感知作者崔顥是一個多愁善感的人,先為傳說中的樓主黃鶴一去不復返而頻頻抱憾,後為自己長期漂流在外,不能回鄉而滿腹愁悶。   其次,作者有一雙善於發現的眼睛,除了看到黃鶴留下的樓,騰過的雲,還從樓上極目遠眺,找到了一處新風景——漢陽的樹木在晴空下顯得那麼蔥蘢,鸚鵡洲的草地在春光下顯得那麼翠綠、茂盛。這座樓原來不只是普通的古跡,還是一處極佳的覽勝觀景場所。   表面看,作者的情緒是旅行者和文人常見的抑揚抑,兩頭消極,中間驚喜。但實際情況並非如此,他當天真實的心路歷程是:   一、初至黃鶴樓,站在樓下,抬頭望見一座兀立的樓閣和天上悠悠的白雲,不禁為它的有名無實和千載守望而遺憾。有道是,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如今仙去樓空,還能有多少值得參觀的價值呢?現如今我是因為客居此地不能回鄉,百無聊賴或者也是追虛逐妄,才想著過來看一看的。   二、待進入樓內,登上樓頂,才發現風景這邊獨好,不但能將遠處的漢陽和鸚鵡洲盡收眼底,更能感受到樹木之歷歷,芳草之萋萋。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新鮮體驗呢?是陽光之無盡通透,是生命之無盡活力;是空間之無限延展,是時間之無限延伸,是現代哲學裡的存在和能量。作者的意圖是要以存今替代吊古,以開創替代懷鄉,與其追尋遠古模糊的黃鶴傳說,不如活在當下,看清眼前之現實事物;與其懷念故鄉的安逸日子,不如離家創造未來新的人生。作者不是要一覽眾山小,或者欲窮千里目,而只是站在黃鶴樓上,用高於平地,低於天際(或白雲)的視角看世界看生命,以求客觀本真並獲取正能量。   至此,讀者還會相信作者的思鄉之愁嗎?不會,既然他已經決定珍惜每一個當下,就不會再感到生活的無聊了;既然已經決定發掘自身的潛力,就不會浸淫於溫柔鄉裡,感到孤寂苦悶了。   所以,這句詩必須突破正常的時間順序去理解,最後的鄉愁與前兩句的空落情緒原是並列的,都發生在登樓之前。過去的作者不曾覺解,所以一會兒幻想成仙,一會兒又想退縮回家,兩極跳躍,浮躁不安。但自從登上黃鶴樓以後,作者就找到了人生真諦,找到了精神家園,她是那麼寧靜自然,那麼生氣盎然,幫助作者超越乘鶴西歸的仙人和足不出戶的懦夫庸品。   想必,作者在詩中運用時空倒錯的手法也是為了超越平凡,出奇出新,不料反而迷惑了讀者的眼睛。(本文作者汪宏華,任教於湖南理工學院,著名學者、文學評論家,著有《大起底:四大名著裡的本意與隱喻》)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轉載《再別康橋》 賞析

《再別康橋》賞析
作者: 徐志摩


輕輕的我走了,
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
作別西天的雲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陽中的新娘;
波光裡的豔影,
在我的心頭蕩漾。

軟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搖;
在康河的柔波裡,
我甘心做一條水草!

那榆蔭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

陳琳 古詩《飲馬長城窟行》漫談

飲馬長城窟,水寒傷馬骨。
往謂長城吏,慎莫稽留太原卒﹗
官作自有程,舉筑諧汝聲﹗
男兒寧當格鬥死,何能怫郁(ㄈㄨˊ ㄩˋ)筑長城。

長城何連連,連連三千里。
邊城多健少,內舍多寡婦。

作書與內舍,便嫁莫留住。
善待新姑嫜,時時念我故夫子﹗

報書往邊地,君今出語一何鄙﹖
身在禍難中,何為稽留他家子﹖
生男慎莫舉,生女哺用脯。
君獨不見長城下,死人骸骨相撐拄。
結髮行事君,慊慊心意關。
明知邊地苦,賤妾何能久自全﹖

語譯
  第一層(1—8句),寫築城役卒與長城吏的對話:
  讓馬飲水,只得到那長城下山石間的泉眼,那裡的水是那麼的冰冷,都冷傷透及馬骨頭裡。
  一位築城役卒跑去對監修長城的官吏懇求說:你們千萬不要長時間的滯留我們這些來自太原的役卒啊!

從胡適的新詩《希望》到《蘭花草》

如果唱起“我從山中來,帶得蘭花草”,相信很多人都能夠接著唱幾句,這首民歌《蘭花草》在若干年前曾經瘋迷一時,為許多年輕人所喜愛。因為它旋律流暢,同時歌詞淺顯易懂。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實這首歌的原始作者竟然是國寶級的大師胡適博士。原詩的名字是《希望》。1921年夏天,胡適的朋友熊秉三夫婦送給胡適一盆蘭花草,胡適歡歡喜喜帶了回來。胡適每天在讀書寫作之餘精心照顧,但直到秋天,也沒有開出花來,於是他有感而發寫了這首小詩。這首詩清新、質樸、深情,對生命的期待與珍惜躍然紙上。胡適給它取名為《希望》。這首小詩《希望》共3闋60字,詩云:
  我從山中來,帶得蘭花草。種在小園中,希望開花好。
        一日望三回,望到花時過;急壞看花人,花苞無一個。
  眼見秋天到,移花供在家,明年春風回,祝汝滿盆花。


後來20世紀八十年代初期被陳賢德和張弼二人修改並配上曲子,同時改名為《蘭花草》,由名歌手劉文正演唱,從而廣為流傳。

《蘭花草》的歌詞如下   我從山中來,帶來蘭花草,種在小園中,希望花開早。
  一日看三回,看得花時過;蘭花卻依然,苞也無一個。
  轉眼秋天到,移蘭入暖房;朝朝頻不息,夜夜不能忘。
 但願花開早,能將宿願償;滿庭花簇簇,開得有多香。 從以上比較可以清楚看出,《蘭花草》歌詞是《希望》一詩稍加增改而成。從立意、內容、文辭到形式,都沒有大的變化。只是為了傳唱的方便,將三段敷衍為四節。作為歌曲,這是可以理解的。由歌詞我們彷彿看到一個朝氣蓬勃的少年從山中帶回一株蘭花草時的滿心歡喜,看到他在精緻的小園中細心呵護的身影,看到他遮掩不住的焦急。清澈達意的文字中能看到那個少年清澈眼眸裡的天真和悵然。

由前述的解說,1921年胡適寫這首小詩的時候,似乎只是一時興起,將當時的感受以詩的形式表達出來,然而為什麼會取名《希望》,則是眾說紛紜,莫衷一是。一說是1919年2月,胡適曾翻譯過另外一首《希望》小詩。而且,妻子江冬秀懷孕在身,兩個月後就要臨產,“希望”預示著新生命的前程。有人認為詩中的“蘭花草”其實是隱喻“德先生與賽先生”,胡適於1917年回北京大學任教時將民主和科學引進中國,然而到了1921年,民主和科學並沒有如他所預期的在中國落地生根,甚至“苞也無一個”。也有人認為“蘭花草”其實是隱喻白話詩,胡適的文學革命是主張以白話取代文言寫詩,它早在1916年開始就不斷實驗以白話寫詩,可惜贊成他的主張的人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