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轉載

釵頭鳳
•引
  夫君,如若可以,你仍做我的兄長,我依舊是你的表妹。這樣,誰都不會在誰的心裏,留下那麼沉痛的傷。
  婉兒,如若可以,你仍做我的表妹,我依舊是你的兄長。這樣,誰都不會在誰的心裏,留下那麼沉痛的傷。
  
  壹
  鮮豔紅衣,方巾喜蓋。我身著嫁衣,步入花轎。那一刻,我什麼都完了,我只知道,表哥,從此我是你的妻。
  我緊張地攥著手中的錦帕,心中,滿是欣喜,思緒不由得回到了曾經。我們花前月下,吟詩作對,那時我就想,表哥,等我及笄,我便要嫁給你。後來爹說,他曾和姑姑泛舟時定下娃娃親,那是我和你的婚事。
  花轎漸漸停下,簾外嘈雜的人群聲和鞭炮聲早已幕天席地而來,然而我能聽到的,只有那很輕的一聲,“婉兒……”。那一聲,漾滿了喜悅,那一聲,使我緊張不安的心,歸於平靜。
  姑姑將我迎下轎,朗聲道:“婉兒,以後可就是陸家的媳婦了啊。”
  我欣喜地點點頭,然後便覺一陣很淡的清香撲鼻而來,我知道,那是你的味道。
  手中的錦帕,已被換成同心紅綢,而綢帶的那一端,是你。
  心中盈著滿滿的幸福,恍惚中,婚禮,就這麼過去了。
  
  我在洞房中等你,不知過了幾個時辰,你終於回來了。身上有著淡淡的酒香,然而更多的卻是我熟悉的味道。
  我緊張地攥著袖子,手心滿是汗水,心中惴惴不安。縱使我知道,那是你,是從小陪我走過風風雨雨的表哥,然而我還是緊張地難以自持。畢竟,我第一次出嫁,總有些女子的嬌羞。
  我聽到你小聲對丫鬟們說了些什麼,然後整個洞房裏,就只剩下我們兩個。
  你走到我身前,似乎也很緊張。你輕輕地掀起我的蓋頭,我感覺到你在顫抖。我緊張地閉上眼睛,不敢看你,我爬看到你眼眸中的漣漪後,我會幸福的瘋掉。
  驀地,一雙溫潤的手撫上我的額。“婉兒,為何不看我?”
  你的聲音,更加擾亂了我的心。我緩緩睜開眼,你清亮的眸自映我的眼底。你面若冠玉的頰上,竟也浮了幾絲紅暈。我不由地“撲哧”笑出了聲。
  你被我的笑,攪得有些無措,我坐在一旁,就這樣靜靜地看著這樣的你,方佛,我已擁有了全天下的幸福。
  飲下合脀酒,你溫柔的將我抱上了床。
  那一夜,芙蓉帳暖,旖旎春宵。
  
  •貳
  猶記得,你為我描眉,綰髮,為我簪上那支,釵頭鳳。你我日夜如膠似漆,耳鬢交磨,享受魚水之歡,將一切拋諸腦後。只是這樣幸福的日子,又能持續多久?
  一切,再不復從前。
  兩年了,自從我進陸府,已經兩年了,但我卻一無所處。
  不孝有三,無後為大。
  我還記得,那天的天空,陰沉詭譎。我提著做好的飯菜,卻給在書房為我作詩的你送飯,然而我卻聽到了令我痛徹心扉的對話。
  姑姑的語氣似乎十分憤怒,“務觀,你怎麼可以為了那個女人放棄仕途?我不允許!”
  你的語氣很似乎很平淡,但我卻感到你深深的無奈,“娘,我愛她……”
  你的話語還未完,姑姑便已打斷,“務觀,我已找人算過你們的生辰八字,你若再執迷不悟,必將性命不保。速修一紙休書,將唐婉修棄,否則老身與之同盡。”
  休妻?這一詞,如晴天霹靂,直擊我心。我驚的連飯菜掉落到地上也不知,我看到姑姑怒氣衝衝的面容出現在我眼前,“放縱丈夫墮于學,老身至此再不認你為我陸家兒媳!”說罷,她便走了,將所有的東西,所有該說的話語,都拋給了你。
  你站在房門口,仍是無措,只是不再看我。我忽然想起洞房那夜的你,也是無措,但那時看著你,我很幸福,然而現在,淚水浸了一臉。
  你見我哭,神情立刻緊張起來。你走到我身邊,溫潤的手撫上我的臉龐,試圖拭去我臉上的淚水。誰料,我哭得更是傷心。表哥,我不想離開你。
  我知道,你是個孝順的孩子,你從不敢忤逆姑姑的話。我也知道,這次,你為了留我,求了姑姑許多次。可姑姑亦是執著的,縱使再懇求,結果,總是一樣。
  我記得,你送我走的那天,下著纏綿的小雨。
  執手淚眼相看,竟無語凝噎。
  我上了馬車,將傘遞給你。我看到你決絕的回頭,再不看我一眼,我不知道背對著我的你,究竟隱忍了多少淚。綿綿細雨中,那樣落寞的青衫背影,就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間。
  那個寂寥的背影一點一點模糊,然後我聽見了一聲怒吼,那樣的撕心裂肺,如雷貫耳,淩於九天之上。我的心,也竟隨著你的怒吼,一點一點被震碎,脫落,然後再無痕跡。
  我以為我是堅強的,拿得起放得下。我幻想過無數種離別的場景,卻沒有想到,這一莪看的我,竟是那樣的脆弱。痛楚,彌漫了全身。
  
  •叄
  我以為我們不會再見,誰料,你竟捎來侍者送信,約我到沈園一聚。我自然如斯應約。
  那夜,月明星稀。
  你將我擁入懷中,似要將我融於你身體一般,以解相思之情。
  幾日未見,相思瘋長,表哥,原來你同我一樣。
  我們鴛夢重續,燕好如初。我以為我們可以一直這樣,即使已非夫妻,也能日日相見。然而我卻不知道,我太過於天真。
  姑姑已知道你夜夜與我私會,她並未道破,只是讓你另娶她人。
  爹知道此事後,似是礙不過面子,便也急著將我出嫁。可我知道,被休女子,很難再嫁。所以我願,可我也無法忤逆爹。
  我嫁的那個人,叫趙士埕。
  再一次踏上花轎,心境早已不同幾年前。這次的成親儀式很簡單,沒有鳴鑼擊鼓,沒有人群喧囂,有的只是我的新夫君趙士埕。
  
  表哥,你娶王氏的時候,性情,是否也同我一樣?那樣的絕望,哀傷……
  豔紅的嫁衣披在身上,卻像是染了一身的鮮血。沒有感覺了,什麼感覺,也沒有。身子方佛被抽空了一般。
  嫁入趙家後,時間就突然空餘出來了許多。每日無所事事,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想你。想著你為我描眉,為我綰發,為我簪上那支,釵頭鳳。而現在,你身旁的那個位置,已換成了王氏。有那樣溫順而雅的妻子,夫複何求?
  想著想著,淚水便奪眶而出。
  我清晰地記得成親那晚你的窘迫,記得你我之間的種種,甚至你對我說過的每一句話,我都記得清清楚楚。言猶在耳,只覺物是人非。
  自從你送我離開的那晚,我便知道,你我,再無未來。後來的每夜私會,現在想想,浮生如夢。
  表哥,你可知,我有多想你。
  其實趙士埕對我很好,他是個隱忍的男子。我知道,沒有哪個男人會任憑自己的妻子日日想別的男人,然而,士埕卻忍了。我知道他對我的好,只是我的心,再也容不下別人。畢竟曾經滄海難為水,過盡千帆皆非君。
  這時我才知道,你,竟已佔據了我整個生命。
  我常常倚著小樓的欄杆,遙望遠方,因為那裏,是陸府的方向。
  
  •肆
  原來時間,竟可以過得這樣快。我加入趙家已十春秋。
  那天天氣很好,士埕說帶我去沈園散步。
  我換上了乾淨的素裙,隨士埕去了沈園。卻不料,在那裏,與你不期而遇。
  這些年,我努力調整自己,讓自己塵封那段回憶,不再想你。卻不料再見到你時,我所有自以為堅不可摧的心理防線,都已土崩瓦解。表哥,你與我,情何以堪?
  你仍是一身青衫而來,形單影隻的你看上去很是落寞,清亮的眼神蘊滿了暗淡。
  你瘦了許多,當年意氣風發的你,已有了些歷經滄桑之感。這些年,我不敢問有關你的任何事,不知道你過得好不好?表哥,你可幸福?
  我看見你看到我時眼眸中明滅可見的閃爍,我也看到了你的眸中,我的身影。
  我咬緊嘴唇,指甲深嵌進手掌,渾身不可遏制地顫抖。
  士埕似乎看出了我的隱忍,牽起我的手,撫平我的手指,似在給我安慰,讓我平靜。
  他俯在我耳邊,輕聲詢問,“要不要去和他說話?”
  我仍是咬著嘴唇,不語。我怕一說話,就洩露了我所有的情感,我那臨近崩潰的理智。
  他猶豫了一會,道,“蕙仙,我還有事,先走了,你在這裏轉轉,馬車在園門口。”說罷,他拂袖離去。
  
  我沒有看到他離去時痛苦的神情,因為此刻我的眼中,只有你,我的表哥,我一生的愛人。
  不久,便有人端來酒菜,說是士埕為我準備的。我只是苦笑,這樣一個好男人,我此生,定要辜負了。
  我端起黃藤酒,鎮定自若朝你走去,實則顫抖不已。
  你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接過酒,一飲而下,方佛飲進的,是你一生的宿命。
  你問我,這些年過的如何?此時的你,聲音已有些沙啞。表哥,你知道嗎?你那暗啞的聲音,更是勾起了我不堪回首的回憶。只是回憶,就是回不去的記憶,我們再也回不去了。
  我不敢看你,垂眸,微微頷首。
  後來,我走了,我知道你一直在那個飲酒的地方停駐。我知道你在看著我背影,只是我不知道,此時的你,與我那是看你離開的背影的心情是否相同?
  此時,竟起了風,似在為你我凋零的情感默哀。那風打樹葉的聲音,宛若一曲絕世悲歌,一如我現在的心境。
  我聽那梔子花頭的鳥鳴,笑笑嚶嚶,正如我此時悲痛的心曲。樹上纏繞的青藤錯綜相連,方佛我心中纏繞數年離別,牽掛的心緒。
  我加快了些速度,撩起的風掀起了片片落葉,它們在風中飄舞,最終,還是投向了大地的懷抱。風再大,也吹不幹我的淚痕。塵埃覆蓋了枝頭,卻掩不住我心中的痛。錦服如雪,衣袂翩飛。我閉起眼睛,將所有的淚水逼回眼眶。
  表哥,再見……
  
  •伍
  後來你離開了紹興,手持青鋒北上抗金,不知是你為了逃開我,還是為了逃開,那挫敗的感情和遺憾。
  一年後,我重游沈園,在一個斷牆上,竟看到了你的題字。那樣熟悉的字體,生生紮入我的心窩。我想曾經的你,為我作詩,攜著我的手,一同臨帖。那種幸福,恍若隔世。
  
  紅酥手,黃藤酒,滿城春色宮牆柳。
  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
  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
  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
  莫!莫!莫!
  
  表哥,不,或許我該說,我的夫君……我似乎,看到了你我血淚斑斑的過往。
  夫君,如若可以,你仍做我的兄長,我依舊是你的表妹。這樣,誰都不會在誰的心裏,留下那麼沉痛的傷。
  那樣的沉重,讓我們都太累,累的無以復加,累到,心死……
  那份感情,我們都背負了一生,然而卻沒有好的結局。
  天意弄人。造化弄人。然而我們的感情再堅貞,終是敵不過,那所謂的造化,所謂的緣分。
  
  回府後,我竟一病不起。每天能清醒的,大約只有兩個時辰。日子,便這麼渾渾噩噩。
  我知道,我沒有多久的生命了。趙家人,一直在用銀子延續我的生命,可是這樣的恩惠,我受不起。
  我總在清醒的時候望著窗外,看著天空變幻的雲,看著偶爾飛過的大雁,他們雙宿雙棲,羨煞了我。
  夫君,我想,見見你……只是此時此刻的你,又身在何處?
  
  •尾聲
  四十年後,陸游重回沈園,再見到唐婉相和的詞,不禁潸然淚下。可是,伊人早已逝去。
  婉兒,如若可以,你仍做我的表妹,我依舊是你的兄長。這樣,誰都不會在誰的心裏,留下那麼沉痛的傷。
,,,,,,,,,,,,,,,,,,,,,,,,,,,,,,,,,,,,,,,,,,,,,,,,,,,,,,,,,,,,,,,,,,,,,,,,,,,,,
千古絕唱釵頭鳳---陸游和唐婉的故事
分開不是結束 而是下次見面的開始

南宋著名愛國詩人陸游,一生遭受了巨大的波折,他不但仕途坎坷,而且愛情生活也很不幸。
宋高宗紹興十四年,二十歲的陸游和表妹唐婉結為伴侶。兩人從小青梅竹馬,婚後相敬如賓。然而,唐婉的才華橫溢與陸遊的親密感情,引起了陸母的不滿,以至最後發展到強迫陸遊和她離婚。陸游和唐婉的感情很深,不願分離,他一次又一次地向母親懇求,都遭到了母親的責駡。在封建禮教的壓制下,雖種種哀告,終歸走到了“執手相看淚眼”的地步。
陸游迫於母命,萬般無奈,便與唐婉忍痛分離。後來,陸游依母親的心意,另娶王氏為妻,唐婉也迫于父命嫁給同郡的趙士程。這一對年輕人的美滿婚姻就這樣被拆散了。
十年後的一個春天,陸游滿懷憂鬱的心情獨自一人漫遊沈園。正當他獨坐獨飲,借酒澆愁之時,突然他意外地看見了唐婉及其改嫁後的丈夫趙士程。
儘管這時他已與唐婉分離多年,但是內心裏對唐婉的感情並沒有完全擺脫。他想到,過去唐婉是自己的愛妻,而今已屬他人,好像禁宮中的楊柳,可望而不可及。
想到這裏,悲痛之情頓時湧上心頭,他放下酒杯,正要抽身離去。不料這時唐婉征得趙士程的同意,給他送來一杯酒,陸游看到唐婉這一舉動,體會到了她的深情,兩行熱淚淒然而下,一揚頭喝下了唐婉送來的這杯苦酒。然後在粉牆之上奮筆題下《釵頭鳳》這首千古絕唱
紅酥手,黃籘酒,滿城春色宮牆柳。東風惡,歡情薄,一懷愁緒,幾年離索。錯,錯,錯!
春如舊,人空瘦,淚痕紅浥鮫綃透。桃花落,閑池閣,山盟雖在,錦書難托。莫,莫,莫!
陸遊在這首詞裏抒發的是愛情遭受***後的傷感、內疚和對唐婉的深情愛慕,以及對他母親棒打鴛鴦的不滿情緒。
陸遊題詞之後,又深情地望了唐婉一眼,便悵然而去。陸游走後,唐婉孤零零地站在那裏,將這首《釵頭鳳》詞從頭至尾反復看了幾遍,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便失聲痛哭起來。回到家中,她愁怨難解,於是也和了一首《釵頭鳳》詞。
世情薄,人情惡,雨送黃昏花易落。曉風乾,淚痕殘,欲箋心事,獨語斜欄。難,難,難!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聲寒,夜闌珊,怕人尋問,咽淚裝歡。瞞,瞞,瞞!
唐婉不久便鬱悶愁怨而死。
此後,陸遊北上抗金,又轉川蜀任職,幾十年的風雨生涯,依然無法排遣詩人心中的眷戀,他六十三歲,“偶復來菊縫枕囊,淒然有感”,又寫了兩首情詞哀怨的詩:
采得黃花作枕囊,曲屏深幌悶幽香。
喚回四十三年夢,燈暗無人說斷腸!
少日曾題菊枕詩,囊編殘稿鎖蛛絲。
人間萬事消磨盡,只有清香似舊時!
在他六十七歲的時候,重游沈園,看到當年題《釵頭鳳》的半面破壁,觸景生情,感慨萬千,又寫詩感懷:
楓葉初丹桷葉黃,河陽愁鬢怯新霜。
林亭感舊空回首,泉路憑誰說斷腸。
壞壁醉題塵漠漠,斷雲幽夢事茫茫,
年來妄念消除盡,回向蒲龕一炷香。
後陸遊七十五歲,住在沈園的附近,“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勝情”,寫下絕句兩首,即《沈園》詩二首。
詩人八十一歲,又作夢游沈氏園亭詩,
其一
路近城南己怕行,沈家園裏最傷情;
香穿客袖梅花在,綠蘸寺橋春水生。
其二
城南小陌又逢春,只見梅花不見人;
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猶鎖壁間塵
陸遊晚年,每年春上必往沈園憑弔唐婉,每往或詩或詞必有寄情。他82歲時曾作悼念唐婉的絕句,也許因為未曾收入周密的《齊東野語》,流傳不廣:
城南亭榭鎖閑坊,孤鶴歸來只自傷,
塵漬苔侵數行墨,爾來誰為拂頹牆?
他84歲--生前最後一年的春天,仍由兒孫攙扶前往並留下一首七絕:
沈家園裏花如錦,半是當年識放翁,
也信美人終作土,不堪幽夢太匆匆!
這是一種深摯無告,令人窒息的愛情,令人垂淚,而垂淚之餘,竟有些嫉妒唐婉了,畢竟,能在死後六十年裏,仍然不斷被人真心悼念,真是一種幸福了!!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轉載《再別康橋》 賞析

《再別康橋》賞析
作者: 徐志摩


輕輕的我走了,
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
作別西天的雲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陽中的新娘;
波光裡的豔影,
在我的心頭蕩漾。

軟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搖;
在康河的柔波裡,
我甘心做一條水草!

那榆蔭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

陳琳 古詩《飲馬長城窟行》漫談

飲馬長城窟,水寒傷馬骨。
往謂長城吏,慎莫稽留太原卒﹗
官作自有程,舉筑諧汝聲﹗
男兒寧當格鬥死,何能怫郁(ㄈㄨˊ ㄩˋ)筑長城。

長城何連連,連連三千里。
邊城多健少,內舍多寡婦。

作書與內舍,便嫁莫留住。
善待新姑嫜,時時念我故夫子﹗

報書往邊地,君今出語一何鄙﹖
身在禍難中,何為稽留他家子﹖
生男慎莫舉,生女哺用脯。
君獨不見長城下,死人骸骨相撐拄。
結髮行事君,慊慊心意關。
明知邊地苦,賤妾何能久自全﹖

語譯
  第一層(1—8句),寫築城役卒與長城吏的對話:
  讓馬飲水,只得到那長城下山石間的泉眼,那裡的水是那麼的冰冷,都冷傷透及馬骨頭裡。
  一位築城役卒跑去對監修長城的官吏懇求說:你們千萬不要長時間的滯留我們這些來自太原的役卒啊!

從胡適的新詩《希望》到《蘭花草》

如果唱起“我從山中來,帶得蘭花草”,相信很多人都能夠接著唱幾句,這首民歌《蘭花草》在若干年前曾經瘋迷一時,為許多年輕人所喜愛。因為它旋律流暢,同時歌詞淺顯易懂。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實這首歌的原始作者竟然是國寶級的大師胡適博士。原詩的名字是《希望》。1921年夏天,胡適的朋友熊秉三夫婦送給胡適一盆蘭花草,胡適歡歡喜喜帶了回來。胡適每天在讀書寫作之餘精心照顧,但直到秋天,也沒有開出花來,於是他有感而發寫了這首小詩。這首詩清新、質樸、深情,對生命的期待與珍惜躍然紙上。胡適給它取名為《希望》。這首小詩《希望》共3闋60字,詩云:
  我從山中來,帶得蘭花草。種在小園中,希望開花好。
        一日望三回,望到花時過;急壞看花人,花苞無一個。
  眼見秋天到,移花供在家,明年春風回,祝汝滿盆花。


後來20世紀八十年代初期被陳賢德和張弼二人修改並配上曲子,同時改名為《蘭花草》,由名歌手劉文正演唱,從而廣為流傳。

《蘭花草》的歌詞如下   我從山中來,帶來蘭花草,種在小園中,希望花開早。
  一日看三回,看得花時過;蘭花卻依然,苞也無一個。
  轉眼秋天到,移蘭入暖房;朝朝頻不息,夜夜不能忘。
 但願花開早,能將宿願償;滿庭花簇簇,開得有多香。 從以上比較可以清楚看出,《蘭花草》歌詞是《希望》一詩稍加增改而成。從立意、內容、文辭到形式,都沒有大的變化。只是為了傳唱的方便,將三段敷衍為四節。作為歌曲,這是可以理解的。由歌詞我們彷彿看到一個朝氣蓬勃的少年從山中帶回一株蘭花草時的滿心歡喜,看到他在精緻的小園中細心呵護的身影,看到他遮掩不住的焦急。清澈達意的文字中能看到那個少年清澈眼眸裡的天真和悵然。

由前述的解說,1921年胡適寫這首小詩的時候,似乎只是一時興起,將當時的感受以詩的形式表達出來,然而為什麼會取名《希望》,則是眾說紛紜,莫衷一是。一說是1919年2月,胡適曾翻譯過另外一首《希望》小詩。而且,妻子江冬秀懷孕在身,兩個月後就要臨產,“希望”預示著新生命的前程。有人認為詩中的“蘭花草”其實是隱喻“德先生與賽先生”,胡適於1917年回北京大學任教時將民主和科學引進中國,然而到了1921年,民主和科學並沒有如他所預期的在中國落地生根,甚至“苞也無一個”。也有人認為“蘭花草”其實是隱喻白話詩,胡適的文學革命是主張以白話取代文言寫詩,它早在1916年開始就不斷實驗以白話寫詩,可惜贊成他的主張的人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