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轉載

知識與智慧

一、智慧是用『心靈』去領悟的結果
從英文來說,知識是knowledge,智慧是wisdom。這兩個字本來就不同,意思亦不同。“Knowledge”的字根是由 know 來的 ,例如:I know,You know,He know…。也就是知道的意思,我們稱為『知識』,也就是知道的事、認識的事物等。 此外,英文的智慧是“wisdom”,其字根是從Wise來的。我們一般講『聰明』的意思,亦就是『智慧』的意思。
然而,『知識』與『智慧』是相對的。例如,你知道很多、認識很多,我們叫他為很有『知識』,用中文來講叫『知識淵博』;如果,一個人對於事情的處理有明智的判斷能力,能選擇適當的方法來處理事情或事務,我們稱他為很『聰明』,也就是說很有『智慧』。這是從英文來說,其可能的差異。但是,反過來說,亦有些人『知識』知道很多,但是不會處理事情,這就是沒有『智慧』或可說是『智慧』不夠!
從中文字來說,如把知識分為『知』與『識 』;智慧分為『智』與『慧 』 來看。『知』是有層次,例如,『知』與『智』不同,在於『智』比『知』多個『日』字,亦就是有太陽的『知』,這表示最高知的『知識』叫『智』。換言之,亦可以說最透徹、最明瞭、最徹底、無所遁形,就像太陽光下所照耀下事物的認知,非常的清楚且晶瑩剔透。
知識的『知』,也許是在月亮下所看到的事物,也許是在『星光』下所看到事物,也許是在『月亮』下所看到的事物,也許是在『燭火』下所看到的事物,也許是在『黑暗』中所看到的事物,這就比較模糊矇矓,可能比較不真確,這是第一個在字意上的不同。
第二個講『識』。『識』一般來說,有所謂五識(即眼、耳、鼻、舌、身等)及六識(即眼、耳、鼻、舌、身、意等),我們一般人用眼睛、鼻子、耳朵、舌頭、身體等去感覺出來的東西,我們叫『識』。
然而,智慧的『慧』就不一樣,慧字下面有個『心』。所以,它不是膚淺的用人的五識、六識去認知的,而它是用『心靈』去領悟的智慧,這是以中文字來說。
總而言之,『知識』通常是指我們用人的感覺,不管是五識、六識去認知或認識所得結果,我們稱為『知識』。這個層次比較低淺。然而,『智慧』就不一樣了,是用『心靈』去領悟的結果,這個層次比較高深。這是用中文字來分析,但是科不科學又另外一回事!

二、高『智慧』勝過於高『學歷』

再舉個例子,例如我們去追求現象的瞭解,這就是比較傾向於『知識』。我們看一個人的外表,例如:五官長得怎麼樣?戴什麼樣的帽子?穿什麼樣的衣服?身材如何?三圍如何?只注意一個人的外表的現象,比如說,看起來很漂亮、很好看,我們對於這些外表現象的認識,稱為『知識』。
但是,如果我們仔細的去觀察、體會、研究對一個人的感覺─內在的現象。例如:個性、性格、善意、氣質、風度等的內在美,這時候就表示你開始具有『智慧』了。所以,以貌取人是膚淺的『知識』階段,我們叫『知人知面不知心』。
那麼,如果我們能夠洞識人心、了解人性,如佛教金剛經說:『見相揮相,即見如來,不要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這個意思亦就是說,我們人的肉體是知識性,因為這都是我們肉眼看的見的,會『生老病死,成住敗壞』。也可以說注重肉體的事,例如:想吃得好、住得好、穿得好等的享受,這是屬於知識性的。
然而,只有靈魂是永生不滅的。如果,對靈魂的認知、對靈魂的領悟、對靈魂的修行,提高靈魂的品質,使靈性昇華,這叫『智慧』。所以,一天到晚吃喝嫖賭、追名逐利的人,即使你得了十個博士或百個博士,也不過是擁有淵博知識之流而已,而不是擁有『智慧』的人。
因此,只要懂得修行,珍惜與重視自己的靈性與永生,即可以說是擁有『智慧』的人。
當然,擁有智慧不只是這一點,其他的還有很多!在此,引用莊子一句非常有名的話:『吾生亦有涯,學亦無涯,以有涯追逐無涯,殆 !』這裡的『涯』是指知識。意思亦就是說,我們人生的知識幾十年、甚至百年光陰而已,如果只是追求知識,你永遠也追求不完!
例如,你每天看一本書,一年才看三百六十五本,十年才看三千六百五十本,如古人說:『讀萬卷書,行萬里路。』就以行萬里路,現在來說是簡單的事,坐飛機一下子就到了!但是,要讀萬卷書,談何容易呢!那要讀多久?如果,每天讀沒有休息,要讀三十年,才可以讀一萬本;六十年,才不過讀兩萬本,那每天讀一本書,什麼事都不要做,要讀六十年!所以,只一昧追求知識是非常危險的事!(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

三、智慧可使事情化繁為簡

當然,人生有一些『不得不』知道認識的知識,但真正要活得很健康、很快樂、很有尊嚴、很有價值、很幸福、很快樂、很成功、很圓滿,光靠『知識』是絕對不夠、不足的,他必須要擁有『智慧』。從一點小智慧、兩點小智慧、三點小智慧到真正的大智慧,如老子說:『大智若愚』。
所以,我們不要以為有些人,沒有受很高的正規教育,沒有擁有學士、碩士或博士學位,就瞧不起他!因為『人情煉達即文章,世事通曉皆學問。』像台灣的企業界巨子─台塑集團的王永慶先生及長榮集團張榮發先生;還有香港的房地產大亨─李嘉誠先生,以及日本的經營之神─松下幸之助等等,他們也沒有受過高學歷正規教育!也許我們可以這樣說,他們不是知識很淵博的人,但是他們至少是擁有高『智慧』的人。
因此,『智慧』應該比『知識』更重要。我們看!很多讀企管經營管理博士,事業都搞不好,很多公司都倒閉!因為,他們學的只是企管經營管理方面的『知識』,而不是『智慧』。由此可知,我們一個人光是只有『知識』,沒有『智慧』亦是沒有用!
所以,我們要『學智慧、求智慧』就是這樣子!尤其是領導管理階層,更應該『智慧』重『學歷』!然而,女孩子或男孩子找對象也是一樣的,不宜太重視『學歷或學校』,應該選擇『高智慧』重『高學歷』!
如果,『知識』與『智慧』有比較的話,我們寧可『智慧』多一點,『知識』少一點!而不要『知識』多一點,『智慧』少一點!甚至,不要『知識』好多好多,『智慧』一點兒都沒有!
擁有『智慧』的人,對於很多事情都會看的很清楚、很深入、很透徹,而且有前瞻性,能夠掌握重點,尤甚是重視根本的問題。另外一個說法,『知識』是把簡單的變成複雜;而反過來,『智慧』是把複雜的變成簡單的。所以,中國有一句話說:『君子務本,本立道生,道生則事成。』意思亦就是說,重視根本的問題。『道』的問題是智慧,是比較難的!
難怪乎孔子會說:『朝聞道,夕可死!』意思亦就是說,早上聽到『道』,晚上死也無遺憾!由此可見,『求智慧、得智慧』比較難!『知識』是屬於技術性的,比較屬於末端枝葉現象;而『智慧』是屬於根幹部分,也就是根本。

四、『知識』轉化成『智慧』

舉個例子來說,六法全書法條萬萬條,例如你想知道民法、刑法、民事訴訟法、刑事訴訟法第幾條?第幾款?第幾項?所謂法條的認知、認識,是比較知識性。因為,你可以背民法第幾條、第幾款?刑法第幾條、第幾款?對於這個法條都很熟悉,是法官與律師應有的且絕對必要的基本條件。
所以,法官與律師的第一個基本條件是法律知識一定要夠!但是,只有法律知識是不夠的!不足於成為一個成功的大律師、大法官,因為法律的運用,才是智慧,需要智慧!因此,律師與法官其人生的『智慧』,應該重於法律『知識』。
就大體而言,我們目前台灣此時此地的法界律師或法官們,除了充分法律『知識』之外,到底擁有多少人生『智慧』呢?實在是很大的問題!這也是為什麼司法界一直為眾多人民所不滿不恥的基本原因。講一句調皮的話,懂得法律萬萬條是『知識』,擁有金條一大條是『智慧』。所以,俗話說:『法律萬萬條,不值得金條一大條。』
另外,從宗教來說,佛教有關『知識與智慧』的說法。佛教認為『知識』是虛幻的,因為知識是一種妄想執著,如釋迦牟尼佛得道時說的:『眾生皆有如來的智慧德相,…..。』這裡的『智慧』是指『佛的智慧』,跟一般的智慧不一樣。『佛的智慧』梵文原音,叫做『般若』(念音為婆蕊)。
所以,我們凡人要想辦法擁有『佛的智慧』,我們稱為『佛智』也好!『轉識成智』也是佛教很重要的修行法門。所謂『轉識成智』,也就是轉『知識』為『智慧』的意思。第一、轉第五識成『成所作智』;第二、轉第六識,成『妙觀察智』;第三、轉第七識,成『平等性智』;第四、轉第八識(也叫阿賴耶識,又稱為藏識。)成『大圓鏡智』,這四個智慧可以總稱為『法界體性智』。
例如,我們現在眼睛所看到的房子、桌子、椅子、電燈、茶杯,耳朵所聽所聽到的,伸手所觸摸到,舌頭所嘗到的,鼻子所聞到的,還有我們腦子所想到的,神經所感覺到的等等,這些都是屬於『知識性』的認知。所以,佛教講這些都是虛幻不實的,也是妄想!但是,我們凡人偏偏把這些妄想執著的『假象』,以為『真實、實在』。
那麼,『真實』是什麼呢?也就是靈魂、靈體、靈性。如果,你再問靈魂、靈體、靈性是什麼?就是『本來面目』、『靈體真我』,又稱『如來』或『佛性』,稱『神』也可以!總之,有很多名稱。人也是佛,人也是神。因為,人本性『佛』。所以,我們『修行』的目的,就是在認識─未出生之前的『本來面目』或『真我』。
那麼,『真我』到底是什麼?就是我們修行,最後要去『悟』的。我們修行亦希望能做到悟『真我』,又稱為『悟道』,也可以說有『佛的智慧』。因此,修行也可以說『轉識成智』的工作。
換句話說,亦就是把我們的『知識』轉化成『智慧』。不是只讓我們成為有知識的人,而是讓我們成為真正有大智慧的人。因為,一個真正有大智慧的人,才能活出一個『真我』的生命和生活。

五、智慧是無關文字和學歷

在此,講一個故事。禪宗六祖慧能不認識字,文字的知識幾乎沒有等於零,只有領悟佛道的『智慧』,所以,他悟道了!禪宗六祖慧能悟道後,躲進一處曹侯村,村子裡有一位專門修持涅槃經的女尼,她有次就問六祖慧能說:『這個經怎麼唸?』
慧能說:『我不認識字,但是我知道意思。』女尼說:『你連字都不懂,不認識字!你怎麼能懂得佛理呢?』慧能回答說:『佛的智慧是無關文字的。』換句話說,也就是佛的智慧是超越文字之外的。因為,這句話讓女尼認為他是一個真正『悟道』的人。
另外,再講一個故事。禪宗五祖弘忍要傳禪宗的衣缽,廟裡有很多僧 眾,裡面有一個首座叫神秀,他知識淵博,對佛經非常有研究,甚服眾望。當時,雖然六祖慧能不認識字,但是有天在家鄉聽到人家唸金剛經,唸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突然,有所悟!於是,投奔弘忍禪師!因為,他沒讀書不認識字。所以,就被弘忍禪師派到廚房內,擔任煮菜、燒菜『幹活』的粗工作。
有天,弘忍禪師要傳禪宗的衣缽,就叫神秀寫首偈。看他修行這麼久,有沒有悟道?於是,神秀就寫了一首偈在牆上,這首偈是這樣寫的:

身是菩提樹
心如明鏡台
時時勤拂拭
勿使染塵埃

這首偈看起來不錯!很多人讚揚這首偈寫的不錯很好!一定可以得到衣缽,可是弘忍禪師認為神秀這首偈文,還是『著相』,沒有悟道!
因為,六祖慧能不認識字,所以請一位秀才唸神秀的偈文,給他聽。然後,他隨口亦唸念一首偈來,請秀才亦把這首偈題在神秀寫的偈牆上隔壁。弘忍禪師看到這首偈,認為慧能『悟道』了!於是,就把衣缽傳給他。六祖慧能被認為『悟道』的這首偈是怎麼寫的呢?茲摘錄如下:

菩提本無樹
明鏡亦非台
本來無一物
何處染塵埃

這首偈的意思,也就是佛性本清淨,用不著去擦拭,也就是人的本性即佛,佛即是本性。既不是菩提樹,也不是明鏡台。你把它說成菩提樹、明鏡台,就是『著相』,就是沒有『悟道』!
所以,我們絕不能因為他人沒有受過什麼正規教育或不認識字,就看不起他!瞧不起他!因為,時代背景及家庭環境不同。擁有高學歷更應該謙虛遠離驕傲!因為,『高學歷』不見得擁有『高智慧』。因此,在此要說的是,『智慧』是無關文字與學歷的。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轉載《再別康橋》 賞析

《再別康橋》賞析
作者: 徐志摩


輕輕的我走了,
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
作別西天的雲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陽中的新娘;
波光裡的豔影,
在我的心頭蕩漾。

軟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搖;
在康河的柔波裡,
我甘心做一條水草!

那榆蔭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

陳琳 古詩《飲馬長城窟行》漫談

飲馬長城窟,水寒傷馬骨。
往謂長城吏,慎莫稽留太原卒﹗
官作自有程,舉筑諧汝聲﹗
男兒寧當格鬥死,何能怫郁(ㄈㄨˊ ㄩˋ)筑長城。

長城何連連,連連三千里。
邊城多健少,內舍多寡婦。

作書與內舍,便嫁莫留住。
善待新姑嫜,時時念我故夫子﹗

報書往邊地,君今出語一何鄙﹖
身在禍難中,何為稽留他家子﹖
生男慎莫舉,生女哺用脯。
君獨不見長城下,死人骸骨相撐拄。
結髮行事君,慊慊心意關。
明知邊地苦,賤妾何能久自全﹖

語譯
  第一層(1—8句),寫築城役卒與長城吏的對話:
  讓馬飲水,只得到那長城下山石間的泉眼,那裡的水是那麼的冰冷,都冷傷透及馬骨頭裡。
  一位築城役卒跑去對監修長城的官吏懇求說:你們千萬不要長時間的滯留我們這些來自太原的役卒啊!

從胡適的新詩《希望》到《蘭花草》

如果唱起“我從山中來,帶得蘭花草”,相信很多人都能夠接著唱幾句,這首民歌《蘭花草》在若干年前曾經瘋迷一時,為許多年輕人所喜愛。因為它旋律流暢,同時歌詞淺顯易懂。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實這首歌的原始作者竟然是國寶級的大師胡適博士。原詩的名字是《希望》。1921年夏天,胡適的朋友熊秉三夫婦送給胡適一盆蘭花草,胡適歡歡喜喜帶了回來。胡適每天在讀書寫作之餘精心照顧,但直到秋天,也沒有開出花來,於是他有感而發寫了這首小詩。這首詩清新、質樸、深情,對生命的期待與珍惜躍然紙上。胡適給它取名為《希望》。這首小詩《希望》共3闋60字,詩云:
  我從山中來,帶得蘭花草。種在小園中,希望開花好。
        一日望三回,望到花時過;急壞看花人,花苞無一個。
  眼見秋天到,移花供在家,明年春風回,祝汝滿盆花。


後來20世紀八十年代初期被陳賢德和張弼二人修改並配上曲子,同時改名為《蘭花草》,由名歌手劉文正演唱,從而廣為流傳。

《蘭花草》的歌詞如下   我從山中來,帶來蘭花草,種在小園中,希望花開早。
  一日看三回,看得花時過;蘭花卻依然,苞也無一個。
  轉眼秋天到,移蘭入暖房;朝朝頻不息,夜夜不能忘。
 但願花開早,能將宿願償;滿庭花簇簇,開得有多香。 從以上比較可以清楚看出,《蘭花草》歌詞是《希望》一詩稍加增改而成。從立意、內容、文辭到形式,都沒有大的變化。只是為了傳唱的方便,將三段敷衍為四節。作為歌曲,這是可以理解的。由歌詞我們彷彿看到一個朝氣蓬勃的少年從山中帶回一株蘭花草時的滿心歡喜,看到他在精緻的小園中細心呵護的身影,看到他遮掩不住的焦急。清澈達意的文字中能看到那個少年清澈眼眸裡的天真和悵然。

由前述的解說,1921年胡適寫這首小詩的時候,似乎只是一時興起,將當時的感受以詩的形式表達出來,然而為什麼會取名《希望》,則是眾說紛紜,莫衷一是。一說是1919年2月,胡適曾翻譯過另外一首《希望》小詩。而且,妻子江冬秀懷孕在身,兩個月後就要臨產,“希望”預示著新生命的前程。有人認為詩中的“蘭花草”其實是隱喻“德先生與賽先生”,胡適於1917年回北京大學任教時將民主和科學引進中國,然而到了1921年,民主和科學並沒有如他所預期的在中國落地生根,甚至“苞也無一個”。也有人認為“蘭花草”其實是隱喻白話詩,胡適的文學革命是主張以白話取代文言寫詩,它早在1916年開始就不斷實驗以白話寫詩,可惜贊成他的主張的人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