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王安石《鐘山即事》詩受矚目的另類理由


鐘山即事

澗水無聲繞竹流,竹西花草弄春柔
茅簷相對坐終日,一鳥不鳴山更幽[1] 

2注釋譯文

詞句注釋

⑴鐘山:紫金山,今江蘇省南京市。即事:就眼前景物加以描寫,有感於當前事物。
⑵澗水:山澗流水。
⑶竹西:竹林西畔。弄春柔:在春意中擺弄柔美姿態的意思。
⑷茅簷:茅屋簷。相對,對著山 。
⑸幽:幽靜,幽閒。[1] [2] 

白話譯文

山澗中的流水,靜悄悄的,繞著竹林流淌。
竹林西畔,那繁花綠草,柔軟的枝條在春風中搖晃。
我坐在茅屋簷下,整天看著這明媚的春光;
夕陽西下,耳邊聽不到一聲鳥鳴,山中顯得格外的靜寂幽曠。[2] 

《鐘山即事》這首詩表達的是王安石變法失利後,辭去相位退居金陵,日游鐘山時的所見所感。這首詩字面上反映的是幽閒意境,抒寫了詩人神離塵寰、心無掛礙的超脫情懷,但字裡行間也蘊含著的孤獨、寂寞和政治上失意的心情。

這是一首饒有風味的小詩。詩人坐在家門口,對著澗水、綠竹、花草,興趣盎然。不知不覺地,白天過去,夕陽下山,山中十分幽靜,連鳥都不叫一聲。看似脫去世故,其還是人退而心不退,因此作這首詩,以表達心中的不平。在詩人王安石的筆下,一切都是鮮活的,都是充滿生機與活力的,“澗”是鮮活的,在山間竹林裡回環往復,奔騰跳躍,唱著歌,帶著笑流向遠方;“竹”也是鮮活的,彷彿在他的思維深處亭亭玉立,舞動腰身,款款弄姿,將那婀娜的影子倒影於流水之中;再看那“花草”,正在舞弄柔情。然而,在詩人的筆下,一切又都那麼幽深靜寂,“澗”是幽靜的,“竹”是幽靜的,“花草”也是幽靜的,無聲無息,自生自長,隨心所欲,享受春天,自我陶醉。人,“茅簷相對坐終日”,整天整日一聲不響地在屋簷下對著大山靜靜的坐著,幽閒、寂寞至極。這首詩之所以歷來受人議論就在於這末句的表達 

王安石為唐宋八大家之一,詩文俱佳。熙寧年間,曾為宋神宗宰執,推行新政。作為政治家,他很自信;作為文學家,他更自信。凡大人物自我感覺良好者,生怕人家不知道他為大人物,或者害怕人家忘記他是大人物,總有一種讓人贊嘆他果不其然的大人物表現欲,常常好露一手。就在他橫空出世,官居高位以後,改詩就是他總喜歡指指點點、比比劃劃的雅興所至。近人錢鐘書在《談藝錄》中說,王安石“每逢他人佳句,必巧奪豪取,脫胎換骨,百計臨摹,以為己有;或襲其句,或改其字,或反其意。集中作賊,唐宋大家無如公之明目張膽者。”比較婉轉的說法是“善於融合前人詩句入詩”

南北朝詩人王籍的詩《入若耶溪》為八句40個字:“艅艎何泛泛,空水共悠悠。陰霞生遠岫,陽景逐回流。蟬噪林逾靜,鳥鳴山更幽。此地動歸念,長年悲倦遊。”詩中所提到的若耶溪在紹興,是一個風景優美之所在,為歷代詩人所詠誦。王籍這聯句是他踏訪若耶溪時,感受山中噪與靜、鳴與幽的對立統一的神出妙語。他以“蟬噪”襯托“林靜”,用“鳥鳴”顯現“山幽”,動中寫靜,充滿生氣,詩中有畫,畫中有詩,使獨具匠心的文學構思與充滿哲理的人生思辨———統貫一體。同時,在幽深的山林之中,“蟬噪”、“鳥鳴”,可令人從心靈深處感受到大自然的靜謐和諧與深遠﹔鳥語清脆啁啾的音韻和鳴唱,正是大自然幽深性格的真實展現。王籍的這首詩迥為獨出就是自己當時心情的一幅寫真。正是人在畫中,景在心中,以動襯靜,以聲彰幽的手法,實在是極高明的。詩人面對這幽靜恬淡優美如畫的風景,感歎碌碌仕途、倦而生悲,產生歸隱的念頭。詩句不但寫出了身為王謝豪門之後那種家世漸次衰落下的寂寞心情,同時也表達出了他對政治鬥爭殘酷無情下的逃避心態。王安石之“一鳥不鳴山更幽”,則完全是弄巧成拙了。一鳥不鳴,倒是落到實處,可惜韻味頓失,大殺風景他居然還覺得很得意,卻不知自己出了洋相。因為一個太得意的人,無法理解失意之人的惆悵,所為何來?一個太順風的人往往不懂逆境中人的憤怒,因何而起?如日中天、炙手可熱的王安石當然不能領會王籍於此景此情中的感受。也許正是王安石的鐘山與王籍的若耶山不可同日而語,王安石此地“終日處閑”,王籍彼時“深山訪幽”,一是坐取小情趣,一為探游大深邃,主觀意趣和感受相差甚遠。所以,他才覺得王籍詩中的這一句,“蟬噪林愈靜,鳥鳴山更幽”不妥,於是自以為得意,大筆一揮,在《鐘山即事•北山》中翻舊為新,另起爐竈。末句改用南朝梁王籍《入若耶溪》句:“蟬噪林逾靜,鳥鳴山更幽。”王安石翻過一層,變成“一鳥不鳴山更幽”。恰好將最傳神的兩句改得興味皆無,意趣全非。王安石的詩與王籍的詩實際上代表了兩種修辭手法。前者的詩是直寫,從正面渲染靜態,顯得平淡自然,直截明快。另一方面,王籍是用反襯。山中鳥雀齊鳴,聲音撲耳,是因為山裡已沒有人,成了鳥的世界,鳥才會如此啼鳴。這樣寫,寓靜於鬧,更富有情理韻味。從詩歌的底蘊來說,王籍的詩更耐讀一些。當然,另一種對於這句子的理解是,古人常以鼠雀喻讒佞的人攻擊別人,王安石推行新法,受到很多人反對,在這首詩中也許即以“一鳥不鳴”表示自己退居後再也聽不到這些攻訐聲因此而很高興。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轉載《再別康橋》 賞析

《再別康橋》賞析
作者: 徐志摩


輕輕的我走了,
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
作別西天的雲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陽中的新娘;
波光裡的豔影,
在我的心頭蕩漾。

軟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搖;
在康河的柔波裡,
我甘心做一條水草!

那榆蔭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

從胡適的新詩《希望》到《蘭花草》

如果唱起“我從山中來,帶得蘭花草”,相信很多人都能夠接著唱幾句,這首民歌《蘭花草》在若干年前曾經瘋迷一時,為許多年輕人所喜愛。因為它旋律流暢,同時歌詞淺顯易懂。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實這首歌的原始作者竟然是國寶級的大師胡適博士。原詩的名字是《希望》。1921年夏天,胡適的朋友熊秉三夫婦送給胡適一盆蘭花草,胡適歡歡喜喜帶了回來。胡適每天在讀書寫作之餘精心照顧,但直到秋天,也沒有開出花來,於是他有感而發寫了這首小詩。這首詩清新、質樸、深情,對生命的期待與珍惜躍然紙上。胡適給它取名為《希望》。這首小詩《希望》共3闋60字,詩云:
  我從山中來,帶得蘭花草。種在小園中,希望開花好。
        一日望三回,望到花時過;急壞看花人,花苞無一個。
  眼見秋天到,移花供在家,明年春風回,祝汝滿盆花。


後來20世紀八十年代初期被陳賢德和張弼二人修改並配上曲子,同時改名為《蘭花草》,由名歌手劉文正演唱,從而廣為流傳。

《蘭花草》的歌詞如下   我從山中來,帶來蘭花草,種在小園中,希望花開早。
  一日看三回,看得花時過;蘭花卻依然,苞也無一個。
  轉眼秋天到,移蘭入暖房;朝朝頻不息,夜夜不能忘。
 但願花開早,能將宿願償;滿庭花簇簇,開得有多香。 從以上比較可以清楚看出,《蘭花草》歌詞是《希望》一詩稍加增改而成。從立意、內容、文辭到形式,都沒有大的變化。只是為了傳唱的方便,將三段敷衍為四節。作為歌曲,這是可以理解的。由歌詞我們彷彿看到一個朝氣蓬勃的少年從山中帶回一株蘭花草時的滿心歡喜,看到他在精緻的小園中細心呵護的身影,看到他遮掩不住的焦急。清澈達意的文字中能看到那個少年清澈眼眸裡的天真和悵然。

由前述的解說,1921年胡適寫這首小詩的時候,似乎只是一時興起,將當時的感受以詩的形式表達出來,然而為什麼會取名《希望》,則是眾說紛紜,莫衷一是。一說是1919年2月,胡適曾翻譯過另外一首《希望》小詩。而且,妻子江冬秀懷孕在身,兩個月後就要臨產,“希望”預示著新生命的前程。有人認為詩中的“蘭花草”其實是隱喻“德先生與賽先生”,胡適於1917年回北京大學任教時將民主和科學引進中國,然而到了1921年,民主和科學並沒有如他所預期的在中國落地生根,甚至“苞也無一個”。也有人認為“蘭花草”其實是隱喻白話詩,胡適的文學革命是主張以白話取代文言寫詩,它早在1916年開始就不斷實驗以白話寫詩,可惜贊成他的主張的人似…

白居易的《花非花》究竟是什麽意思

花非花,霧非霧。夜半來,天明去。來如春夢不多時,去似朝雲無覓處。這首唐代著名詩人白居易的《花非花》在五十多年前我讀書的時候就已經於音樂課中學過,至今還沒忘記它的旋律。不過對於詞句的意思卻是不甚了了。最近我著迷台詩宋詞的學習,上網查這首詩的翻譯,發現有多家不同的解讀,詩人的《花非花》到底想說什麼呢?感到十分有趣,特將結果整理與同好分享。
白居易詩不僅以語言淺近著稱,其意境亦多顯露,但這首《花非花》卻句式奇特,且通篇取譬,十分含蓄,甚至迷離,堪稱是中國文學史上最早的朦朧詩的代表,在白詩中確乎是一個特例。因此對於這首詩到底想表達甚麼,充滿好奇。詩取前三字爲題,近乎“無題”。首二句應讀作“花——非花,霧——非霧”,先就給人一種捉摸不定的感覺。“非花”、“非霧”均系否定,卻包含一個不言而喻的前提:似花、似霧。因此可以說,這是兩個靈巧的比喻。語意雙關,富有朦朧美是這首小詞的最大特點。霧、春夢、朝雲,這幾個意象都是朦朧、飄渺的,意象之間又故意省略了銜接,顯出較大的跳躍性,文字空靈,精煉,使人咀嚼不盡,顯示了詩人不凡的藝術功力。但是,從“夜半來,天明去”的敘寫,可知這裏取喻於花與霧,在於比方所詠之物的短暫易逝,難持長久。如果單看“夜半來,天明去”,頗使讀者疑心是在說夢。但從下句“來如春夢”四字,可見又不然了。“夢”原來也是一比。這裏“來”、“去”二字,在音情上有承上啓下作用,由此生發出兩個新鮮比喻。“夜半來”者春夢也,春夢雖美卻短暫,於是引出一問:“來如春夢幾多時?”“天明”見者朝霞也,雲霞雖美卻易幻滅,於是引出一歎:“去似朝雲無覓處”。
  有人主張這首詞通篇都是隱語,主題當是詠官妓。當時各級官府都有一定數目的官妓,供那些官僚們驅使。首句“花非花”是說官妓的容顏如花,但又並非真花。次句“霧非霧”中“霧”字是雙關。借“霧”為“婺”。“婺女”即女宿星。因官妓女性,上應女宿,但又並非雲霧之霧。
“夜半來,天明去”既是詠星,也是說人。語意雙關,而主要是說人。唐宋時代旅客招妓女伴宿,都是夜半才來,黎明即去。因此,她來的時間不多,旅客宛如做了一個春夢。她去了之後,就像清晨的雲,消散得無影無蹤。官妓不同于一般的妓女,更不同于正式的妻子,她們與官僚之間互為依存,但關係又不便十分密切,只能以夜來明去為限,可謂會短別長。元稹有一首詩《夢昔時》,記他在夢中重會一個女子,有句云:“夜半初得處,天明臨去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