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轉載家庭

家不是講理的地方 為人父者的心底話
...............黃家燕
*******一位為人父者,送給出嫁女兒的一根杖、一把傘******

你生養他們、教育他們、你的責任已盡;而今,你給他們最好的禮物,是一對翅膀。 美國專欄作家安.蘭登

幾乎沒有例外,任何一場婚禮,都有這個程序──家長致祠。

也幾乎沒有例外,任何一場婚禮,家長致詞都很簡短,簡得祇有幾句話,短得祇有數十秒。

其實,任何一個家長,當看見自己的孩子,從跨出孩童的第一步,到走進結婚禮堂,這段漫長的行程,所付出的任何一點點、一絲絲、一勺勺、豈是幾句話說得清,豈是數十秒數得盡。

因此,當我看見自己的孩子,緩緩地從地毯那端走近我時,當我看見他把結婚戒指套在他的終身伴侶手上時;和當我在結婚證書上蓋上我的印章時。剎那間,我的思潮起伏如浪濤之洶湧,一波一波,化作了千言,聚成了萬語。堵在我的心中,鯁在我的喉頭。我告訴自己,這堵在心中鯁在喉頭、沒有說出來的千言萬語,才真正是我的家長致詞。

這些千言萬語的家長致詞,藏在我的心中已多年了,像埋在地底的礦石沒有挖掘,直到那天接到小雯的長途電話,說她要訂婚了,我才驀然驚覺,算算日子,隔不了多久,我不又要在她的婚禮上,繼她兩個哥哥之後,第三遍說祇有幾句話,祇有故十秒的家長致詞嗎?一想到這裡,我突然覺得有些好笑。而這笑,是帶幾分挪榆,幾分愴然的。

我放下電話,看看老伴,老伴對著鏡子淡淡的說:「你來看,我的白頭髮又多了,小雯也該結婚了。」

我數著老伴的自髮,數著數著,那些白髮竟像許多往事, 我把這感覺告訴老伴,老伴說:「你就把妳的感覺寫出來吧|別忘了,我們沒有第四個孩子。」

我真的拿起筆,但千頭萬緒我寫那個孩子?寫那場婚禮?甚至代表那一方的家長致詞呢?老伴笑著說:「你就寫天下父母心,人間兒女情吧。」

是的,我祇是天底下一個最平凡的父親,我的孩子也祇是人世間最平庸的男女,我不敢奢求太多,祇盼望我的孩子們,步出結婚禮堂、踏上婚姻之途、走向人生之旅後,能滿懷感恩,一路平安。即使間有風雨,亦含在風雨之後,迎來一身金色的陽光。而我這不是在婚禮上的家長致詞,但願是他們風南中的一根杖、一把傘。

下面的話,就是我送給他們的杖和傘。

首先要告訴你們:「家不是一個講理的地方。」

這句話乍聽起來,很沒有道理,但千真萬確,這句話是真理、是至理。而且是多少夫婦、多少家庭,﹝包括我在內﹞用多少歲、多少辛酸、甚至積多少恩怨、多少愛恨、多少是非.多少錯對,在糾纏不清,難解難分的混亂中、梳理出來的一個最後結論。

據那些痛定思痛,幡然醒倍的過來人分析說,家庭與夫婦之間,認為需要論理時,基本上多是一方認為自己有理,對方沒有理,希望用自己的理,推翻對方的理。但不幸得很,一般人都用自己認為的方式,要對方接受。這一開始,就是兩條越走越遠的平行線,而不是越走越近的交會點。

幾乎是一個公式,開始時,你說妳的理,我說我的理,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然後;從說理到論理;從論理到辯理、不理你,兩敗俱傷,難以收拾。即使這一次好不容易休兵,也積恨難消埋下了下一次戰爭的種子。

這還不打緊,還有可怕的是,雙方在「從爭理到鬧理」的演變過程中,另一個危機亦陪隨左右,任誰一閃神,便雙雙不自覺地,掉進了一個「比不說理更沒有理」的陷阱,那就是「算舊帳」。

算舊帳比爭道理更夾纏不清,遠到陳年往事,小到雞毛蒜皮,一筆一筆、一本一本,統統找出來,我算自己付出得多,你算對方給予得少。女的說這筆帳還欠,男的說那筆帳已償。一方堅持要討債,一方決心不賴帳。就這樣,舊帳、新帳、大帳、小帳、物質的帳、情感的帳、愈算愈多、愈算愈亂。

算到最後,竟然是一筆無法再算的胡塗帳,算到最後,一個成了負心的人,一個成了無情的郎。

似這般從說理到辯理、到不可理喻、到無理取鬧,可說是每下愈況。似這般從爭理到算帳、到理非理、帳非帳,可說是荒謬的演進,為甚麼許多夫婦甘願每下愈況?為甚麼許多家庭選擇荒謬的演進呢?甚至為甚麼一次又一次,重複的犯錯而猶不自覺呢?那是因為許多夫婦不知道「家不是講理的地方,更不是算帳的地方」。

或問:那家是甚麼地方呢? 許多專家、學者、作家都提出指導夫婦、家庭如何排難解紛的意見,我們記住他們任何一段話,也許都能把夫婦與家庭的關係改善,或錯失減少到最低程度。但是,我總覺得這些專家學者說得不夠透徹,總覺得還有甚麼更重要的沒有說出來。

直到有一天,我參加一位朋友小孩子的婚禮,名作家尼洛先生以證婚人的身分說:「家不是講理的地方,家是講愛的地方……」當他講這兩句話的一瞬間。「愛」這個簡短的字,便一聲春雷響在我的心裡,我頓時領悟,那才是真正的答案。因此,那天證婚人致詞完畢,我鼓掌的聲音最大、最久。

是的,家是講愛的地方,家庭有了愛,讓愛隨時隨地充滿在家中每一個角落,吵架、算帳哪有容身之地。夫妻心中有了愛,那些雙方需要的參與、尊重、欣賞、肯定,以及遺忘、寬恕、體諒........無一不是應有盡有。哪會想到吵架、算帳?

而且,我還必須更認真的告訴你們,愛在家庭和夫妻之間,還有許多說不出的妙處。只要你們去體會、只要你們去觸及,它就永遠不會枯歇。有一句話說:「容顏會失色,愛不會衰老。」

其次,我要告訴你們:「婚姻是個空盒子。」

章孝嚴先生在一次座談會上談到婚姻,他引用了英國作家艾倫.彼得的一句話「婚姻是個空盒子。」

章先生說:「我贊成他的說法,很多人結婚時,對婚姻有許多期盼,期盼從中找到伴侶、慰藉、愛情、寧靜、快樂、健康的性生活等等。因為期盼有這麼多的好處,所以,人們走向紅毯,但婚姻事實上是個空盒子,裡面什麼都沒有。必須在裡面放東西,才能取得你要的東西........,你若不付出,一味掏取,即使有東西也很快就空了。」

章先生最後引用彼得遜的話結論說:「結婚的這一對,一定要養成一個習慣,去給、去愛、彼此侍奉、彼此讚賞。」
   
英國作家彼得遜和章孝嚴的話頗具新意,但可惜沒有進一步告訴我們,婚姻這個空盒子裡面,最好放些甚麼東西?或者最需要放些甚麼東西?

我久久思索這個問題,我試圖找到最好的答案。我終於發現,那是有千百個答案的仁智之見,你放的越多,就取的越多。既然是這樣,我就把我感觸最深的告訴你們,你們再把它放到婚姻盒子中去,然後,好好的經營、好好的保養。

有人說:家是一種思念。思念是一種使我們刻骨銘心的東西。你們就把它放進去吧!思念就是你和對方兩者之間,有了肯定、有了情感,然後進而關懷,進而疼愛的一種情緒。

其實,在任何地方;不僅是父母、親人,就是陌生者,我們都會對他們思念。就拿家來說吧,相信都曾有過這樣的體驗,天黑了、颱風了、下雨了,我們會想家,出差的時候、旅行的時候,我們也會想家、甚至高興的時候想回家大笑、悲傷的時候想回家痛哭。

有一次,我在一家有名的館子吃魚翅,但我卻突然思念回家進門時,從廚房裡飄出的辣椒香。 就拿人來說吧,無論是親人、陌生人、我們都曾對他們有過焦灼難挨的思念,甚至你們的背影,也曾牢牢地繫綁著我和老伴的思念。

我想,思念是一種刻骨銘心的東西、以及刻骨銘心在婚姻中的份量,已隱然可見。但我還是願打個淺顯的比方。你們都放過風箏,不管風箏放得再 遠、飛得再高,都繫之於你與 風箏之間的那根線。如果線斷 了,風箏便含隨風而逝。而思 念就是那根線,想想看,思念斷了、還有那門子的婚姻?

婚姻的盒子,除了放進「思念」,再放進甚麼呢?我希望你們放進些「藝術」。

我說藝術,不是指你們的興趣或專長,我說的藝術,乃是 包括生活的、婚姻的,「婚姻 生活的藝術。」

在美學上,藝術的定義是「藝 術就是美的創造和表現」,也 可以引申的說:「藝術是作者創造或塑造一種美,並表現其獨特的意念或特殊的意義。」

我無意你們在理論上探求藝術本質,也不是要你們研究美。而祇是單純的,要你們根據藝術的定義,創造或塑造美,表現在婚姻裡。

還是拿些話例來詮釋吧。家庭中﹝或人與人之間﹞,常見的一種現象是「批評」。心理學家說:「批評的目的是希望對方改正錯失,或吸取教訓。但每個人都有自己確認的『自我形象』,為了維護良好的自我形象,往往有強烈的『自我肯定』 願望。而批評不幸都是直接削弱了對方的『自我形象』,他內心自然自覺或不自覺極力加以排斥。

如何能使批評收到效果而又不傷害對方,及損及相互間的感情呢?這就需要藝術,需要「批評的藝術」。

批評的藝術是:「批評應注意保証對方的自尊心和自我形象」;「有時候,批評不一定要採取正面指出的方式」;

「批評不要反反覆覆數說對方錯處,甚至對方認錯後。還是喋喋不休愈批評愈有勁」;「記住表揚與批評永遠是一對蠻生子,不要只批評而從不表揚。」

從批評的藝術,我想到說話藝術。我們說話的時候,尤其說自己很有道理的時候,秉持的多是「理直氣壯、義正辭嚴」。其實這個「壯」和這個「嚴」,稍不注意,往往會令人覺得咄咄逼人、或得理不饒人。

如果我們換成「理直氣和、義正辭婉」,那麼,理還在,但給人的感覺就平和圓緩多了。而「和」與「婉」就是說話的藝術。

從說話的婉約,我也想到對人的「婉約」,婉就是溫柔。我認為「溫柔」是婚姻中一種最高境界的藝術。

古書上有這樣的記載:說楚霸王項羽的愛 姬虞姬性情溫柔,項羽走到那 裡她陪到那裡,兩人休戚相共, 從不分離。相傳力拔山兮的楚霸王身上的汗毛,像鋼針一樣 的堅硬。但一見到虞姬卻軟似 棉花。虞姬的溫柔是藝術。而 「柔能克剛」,正是最高境界的藝術。

但不要誤會,我說的溫柔祇單指女人,其實,在婚姻生活 中,溫柔也包括男人。

在心理學上,女人最希望的, 就是一方面希望男人有男子的 氣概,一方面也希望男人溫柔 體貼,優雅文靜。

清代的章回小說野叟曝言,作者夏敏渠在介紹書中男主角文素臣有這樣的描為:「這人是錚錚鐵漢,落落奇才,吟遍江山,胸羅萬斗……說他不會風流,卻多情如宋玉……力能扛鼎,退然如不勝衣……」

作者心目中的男人就是面對敵人時,是力能扛鼎的錚錚鐵漠,充分發揮男人的氣概。而面對男女私情時,卻又「多情如宋玉」「退然如不勝衣」,充分展現了溫柔的特質。

作者寫這本書時,是早在距離如今已二百多年的時候,那時候,女人在婚姻中沒有地位,那時候男人不需要對女人溫柔,但作者卻能體會男人應該具有溫柔,應該給予女人溫柔。念及此,現代的男人,無論如何也不能退為歷史的逆流吧!

在婚姻中,祇要你們去創造、去塑造,無處不可表達藝術,無事不可表現藝術。甚至生氣有藝術,吵架也有藝術。有一對夫婦,茹苦含辛養育了五六個孩子,其中之艱難;祇有他們自己最能體會。有一天,他們為了一件有關孩子的小事吵架,越吵越厲害,眼看不可收拾了,媽媽突然說:「等一下,我要去生孩子了。」這句話,就是吵架的藝術。

婚姻的盒子中除了放〔思念〕和〔藝術〕外,還有許多東西,都可以放進去,這有待於你們自己去填補。寫到這裡想到一位作家說過的一句話:
『你們生養他,教育他,你們的責任已盡,而你們給他最好的禮物,是一對翅膀』
女兒,這封信,就是爸媽送給你的結婚禮物,希望你帶著我們的祝福,快樂的飛翔!
爸媽

最後我們明白夫妻相處的原則,大家共勉之!

愛一個人
要了解,也要開解;
要道歉,也要道謝;
要認錯,也要改錯;
要體貼,也要體諒;
是接受,而不是受氣;
是寬容,而不是縱容;
是支持,而不是支配;
是慰問,而不是質問;
是傾訴,而不是控訴;
是難忘,而不是遺忘;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轉載《再別康橋》 賞析

《再別康橋》賞析
作者: 徐志摩


輕輕的我走了,
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
作別西天的雲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陽中的新娘;
波光裡的豔影,
在我的心頭蕩漾。

軟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搖;
在康河的柔波裡,
我甘心做一條水草!

那榆蔭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

陳琳 古詩《飲馬長城窟行》漫談

飲馬長城窟,水寒傷馬骨。
往謂長城吏,慎莫稽留太原卒﹗
官作自有程,舉筑諧汝聲﹗
男兒寧當格鬥死,何能怫郁(ㄈㄨˊ ㄩˋ)筑長城。

長城何連連,連連三千里。
邊城多健少,內舍多寡婦。

作書與內舍,便嫁莫留住。
善待新姑嫜,時時念我故夫子﹗

報書往邊地,君今出語一何鄙﹖
身在禍難中,何為稽留他家子﹖
生男慎莫舉,生女哺用脯。
君獨不見長城下,死人骸骨相撐拄。
結髮行事君,慊慊心意關。
明知邊地苦,賤妾何能久自全﹖

語譯
  第一層(1—8句),寫築城役卒與長城吏的對話:
  讓馬飲水,只得到那長城下山石間的泉眼,那裡的水是那麼的冰冷,都冷傷透及馬骨頭裡。
  一位築城役卒跑去對監修長城的官吏懇求說:你們千萬不要長時間的滯留我們這些來自太原的役卒啊!

從胡適的新詩《希望》到《蘭花草》

如果唱起“我從山中來,帶得蘭花草”,相信很多人都能夠接著唱幾句,這首民歌《蘭花草》在若干年前曾經瘋迷一時,為許多年輕人所喜愛。因為它旋律流暢,同時歌詞淺顯易懂。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實這首歌的原始作者竟然是國寶級的大師胡適博士。原詩的名字是《希望》。1921年夏天,胡適的朋友熊秉三夫婦送給胡適一盆蘭花草,胡適歡歡喜喜帶了回來。胡適每天在讀書寫作之餘精心照顧,但直到秋天,也沒有開出花來,於是他有感而發寫了這首小詩。這首詩清新、質樸、深情,對生命的期待與珍惜躍然紙上。胡適給它取名為《希望》。這首小詩《希望》共3闋60字,詩云:
  我從山中來,帶得蘭花草。種在小園中,希望開花好。
        一日望三回,望到花時過;急壞看花人,花苞無一個。
  眼見秋天到,移花供在家,明年春風回,祝汝滿盆花。


後來20世紀八十年代初期被陳賢德和張弼二人修改並配上曲子,同時改名為《蘭花草》,由名歌手劉文正演唱,從而廣為流傳。

《蘭花草》的歌詞如下   我從山中來,帶來蘭花草,種在小園中,希望花開早。
  一日看三回,看得花時過;蘭花卻依然,苞也無一個。
  轉眼秋天到,移蘭入暖房;朝朝頻不息,夜夜不能忘。
 但願花開早,能將宿願償;滿庭花簇簇,開得有多香。 從以上比較可以清楚看出,《蘭花草》歌詞是《希望》一詩稍加增改而成。從立意、內容、文辭到形式,都沒有大的變化。只是為了傳唱的方便,將三段敷衍為四節。作為歌曲,這是可以理解的。由歌詞我們彷彿看到一個朝氣蓬勃的少年從山中帶回一株蘭花草時的滿心歡喜,看到他在精緻的小園中細心呵護的身影,看到他遮掩不住的焦急。清澈達意的文字中能看到那個少年清澈眼眸裡的天真和悵然。

由前述的解說,1921年胡適寫這首小詩的時候,似乎只是一時興起,將當時的感受以詩的形式表達出來,然而為什麼會取名《希望》,則是眾說紛紜,莫衷一是。一說是1919年2月,胡適曾翻譯過另外一首《希望》小詩。而且,妻子江冬秀懷孕在身,兩個月後就要臨產,“希望”預示著新生命的前程。有人認為詩中的“蘭花草”其實是隱喻“德先生與賽先生”,胡適於1917年回北京大學任教時將民主和科學引進中國,然而到了1921年,民主和科學並沒有如他所預期的在中國落地生根,甚至“苞也無一個”。也有人認為“蘭花草”其實是隱喻白話詩,胡適的文學革命是主張以白話取代文言寫詩,它早在1916年開始就不斷實驗以白話寫詩,可惜贊成他的主張的人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