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轉載

大力神的十二任務

海克力斯是宙斯與阿爾克墨涅所生的兒子,阿爾克墨涅是珀修斯的孫女,底比斯國王安菲特律翁的妻子。安菲特律翁也是珀修斯的孫子,是泰林斯國王,但後來離開了那個城市,移居底比斯。 宙斯之妻希拉痛恨阿爾克墨涅當了丈夫的情婦,當然,她對海克力斯也很忌恨,因為宙斯向諸神預言,他的這位兒子前途無量,將來大有作為。當阿爾克墨涅生下海克力斯時,她擔心他在宮中安全 沒有保障,於是將他放在籃子裡,籃子上蓋了一點稻草,然後放到一個 地方,這地方後來被稱為海克力斯田野。當然,如果不是一個神奇 的機會,使雅典娜跟希拉走到那地方,這孩子肯定活不了。雅典娜看到孩子生得漂亮,非常喜歡。她很可憐他,便勸希拉給孩子餵奶。他咬住希拉的奶頭,貪婪地吮吸她的乳汁,吸得她的奶頭生疼。希拉生 氣地把孩子扔到地上。雅典娜同情地把孩子抱起來,帶回城裡,交給 王后阿爾克墨涅代為撫養。阿爾克墨涅一眼就認出這是自己的兒子, 她高興地把孩子放進搖籃。她因為畏懼希拉,遺棄了孩子,沒想到滿懷妒嫉的繼母竟用乳汁救活了她情敵的兒子。不僅如此,海克力斯吮吸了希拉的乳汁,從此脫離了凡胎。但希拉很快就明白那個吸她奶水的孩子是誰,而且知道他現在又回到了宮殿。她十分後悔當時沒有報復孩子,把他除掉。隨即她派出兩條可怕的毒蛇,爬進宮殿去殺害孩 子。 深夜,孩子沉浸在甜蜜的酣睡中。熟睡的女佣和母親都沒有發現 兩條毒蛇從敞開的房門游了進來。它們爬上孩子的搖籃,纏住孩子的脖子。孩子大叫一聲醒了過來。他抬起頭,四面張望,只是感到脖子被纏得難受。這時他顯現了神的力量。兩手各抓住一條蛇使勁一捏 ,竟把兩條蛇捏死了。 阿爾克墨涅被孩子的叫聲驚醒。她赤著腳,奔了過來,大喊救命 ,但她發現兩條大蛇已死在孩子手上。底比斯王室的貴族們聽到呼救 ,都全副武裝地湧進內室。國王安菲特律翁疼愛孩子,把他看作宙斯賜予的禮物,這時他手持寶劍跑來。當他知道所發生的事情時 ,他又驚又喜,為兒子的神力而感到自豪。他把這件事看作一個預兆 ,派人找來底比斯的盲人占卜者提瑞西阿斯。這位提瑞西阿斯是宙斯賦予預言能力的人,他當著大家的面預言孩子的未來:他長大以後, 將殺死陸上和海裡的許多怪物﹔他將戰勝巨人,在他歷盡艱險後,他將享有永久生命,並贏得青春女神希琵的愛情。
在海克力斯出世之前,宙斯曾經在會議上宣布,讓珀修斯的第一個孫子主宰所有其他的珀修斯的子孫。他是想把這份榮譽給他和阿爾克墨涅所生的這個兒子。可是希拉十分嫉妒這種光榮歸於自己情敵的兒子,於是她施展詭計,讓珀修斯的另一位孫子歐律斯透斯提前出世,本來他要比海克力斯晚出世。因此,歐律斯透斯成了邁肯尼的國王,後來出生的海克力斯成了他的臣民。國王注意到他的那位年輕的兄弟聲名顯赫,於是如同召見臣民一樣把他召來,給他布置了一大堆困難的任務。海克力斯又不願服從。但宙斯又不願意違背自己的規定,於是命令兒子執行國王的命令。這半神半人的英雄不甘當凡人的奴僕,便離開家來到特爾斐,請求神諭。神諭昭示說:歐律斯透斯因為希拉的詭計騙取了王位,諸神將予以糾正,但海克力斯必須完成國王交付的十項任務。等到這些任務完成以後,他就可以升格為神。海克力斯聽到這神諭,心頭煩悶,深深地陷入悲哀之中。替一個比他低微的人服務,實在有損他的尊嚴,降低了自己的身份。可是他又不敢違抗父親宙斯的旨意。希拉仍然妒恨海克力斯,雖然他在與巨人作戰中援助過神。她乘機讓海克力斯的心頭煩悶變為野性的狂暴。海克力斯控制不了自己,他甚至想要殺害他所珍愛的侄兒伊俄拉俄斯。這位侄兒吃了一驚,連忙逃走。海克力斯在狂暴中用箭射死了他和墨伽拉所生的孩子們,並想像他是用箭射殺巨人。他瘋狂了很久才解脫出來。他看到自己闖下了大禍,陷入更深的悲哀和不幸之中。他閉門不出,不見任何人。隨著時光的流逝,他心頭的痛苦才有所減輕。他重新振作起來,決心去完成歐律斯透斯交給的任務。
國王交給海克力斯的第一件任務是:海克力斯必須為他剝下尼密阿巨獅的獸皮。這頭巨獸生活在阿耳戈利斯地區的伯羅奔尼撒,尼密阿和克雷渥納之間的大森林裡。獅子凶悍無比,人間的武器根本不能傷害它。有人說,獅子本是巨人堤丰和半人半蛇的女怪厄喀德那所生的兒子,還有人說,它是從月亮上掉到地上來的。海克力斯出發去捕殺獅子。走了幾天後,他來到尼密阿的大森林裡。他在林間四下尋找,想在獅子看見他之前,先發現它。傍晚,獅子才在一條林間小路上慢慢走來。它剛剛捕食回來,準備回窩休息。它已吃得肚子鼓鼓的,頭上、鬣毛和胸脯上還滴著鮮血,舌頭舔著嘴唇上的血。海克力斯躲在樹叢裡,用箭頭瞄準它的腰部,開弓射去一箭。可是他的箭沒有射傷它,卻像射在石頭上一樣被反彈回來,落在滿是苔蘚的地上。海克力斯再朝它的心臟射去第二支箭。可是這次也一樣傷不了它。海克力斯扔下手中的箭,右手揮著木棒朝獅子頭狠狠打去,把它打死了。海克力斯費盡周折也沒法把獅皮剝下來,因為任何鐵器都無法在它身上劃出一道口子。最後,他想出一個辦法,用它的利爪劃破了皮,終於把獅皮剝了下來。當國王歐律斯透斯看見海克力斯披著可怕的獅皮回來時,嚇得雙腿發顫,他畏懼英雄的神力,從此再也不讓海克力斯走近自己,各項命令都由別人為他轉達。
國王交給海克力斯的第二件任務是殺死九頭蛇許德拉。她是堤丰和厄喀得那所生的女兒。她是在沼澤地長大的,常常爬到岸上,糟蹋庄稼,危害牲畜。她凶猛異常,身軀碩大無比,是個九頭的蛇怪,其中八個頭可以殺死,而第九個頭卻是殺不死的。海克力斯勇氣十足地去冒險,為他駕車的是他的侄兒伊俄拉俄斯,是他不可分離的左右手。到了阿密瑪納泉水附近的山坡時,他們看到許德拉蛇怪正在洞內。海克力斯跳下馬車,一連射了幾箭,把九頭蛇妖許德拉引出了洞。她噴著氣衝到海克力斯的面前,咄咄逼人地昂著九個頭,樣子十分可怕。海克力斯無所畏懼地迎上去,舉起木棒使力打她的頭,但是打碎了一個,馬上又長出一個來。海克力斯怒不可遏,呼喊伊俄拉俄斯來援助他。伊俄拉俄斯執火把,把附近的樹林點著,然後用熊熊燃燒的樹枝灼燒剛長出來的蛇頭,不讓它長大。這時,海克力斯趁機砍下許德拉的那顆不死的頭,將它埋在路旁,上面壓著一塊沈重的石頭。他又把蛇身劈成兩段,把箭浸泡在有毒的蛇血裡。從此以後,中了他箭的敵人再也無藥可醫。
歐律斯透斯給他的第三個任務是要他生擒刻律涅亞山上的牝鹿。這是一頭漂亮的動物,金角銅蹄,自由自在地住在亞加狄亞的山坡上,這是女神亞特米斯在首次打獵時捉到的五頭牝鹿之一,只有她被放回樹林,因為命運女神規定有一天讓海克力斯為追捕她而累得疲憊不堪。海克力斯追捕她整整一年,終於在安諾埃城附近追上了牝鹿。為了迫使她停下來,他迫不得已射了一箭,射中她的腿。然後把受傷不能奔跑的牝鹿逮住。回程途中,他遇到女神亞特米斯和她的哥哥阿波羅。她責問他為什麼傷害她放生的牝鹿,甚至想奪走她的獵物。「偉大的女神,我也是迫於無奈,否則我怎麼能完成歐律斯透斯交給我的任務呢?」海克力斯這話總算平息了女神的怒火。海克力斯扛著活牝鹿回到邁肯尼。
海克力斯又接到第四個任務:活捉厄律曼托斯野豬,把它完好地帶回邁肯尼,交給國王歐律斯透斯。這頭野豬是用來獻祭給女神亞特米斯的聖物,可是它在厄律曼托斯一帶糟蹋庄稼,為害甚大。海克力斯大聲吼叫,把野豬趕出叢林,又在後面追趕,一直把它趕到雪地裡,終於用活結把精疲力盡的野豬套住。他遵照國王歐律斯透斯的命令活捉了厄律曼托斯山的野豬,將它活生生地送到邁肯尼。
國王歐律斯透斯下達了第五項任務。派他做的這件事似乎是一位英雄不屑的,要他在一天之內把奧革阿斯的牛棚打掃乾淨。奧革阿斯是伊利斯的國王,養有大量的牛。他的牛群全都按古代的習慣,關在宮殿前面的牛棚裡,裡面共有三千多頭牛。多年來裡面堆滿了牛糞。這位國王說:「聽著,假如你真能在一天之內,把宮殿前面的牛棚打掃乾淨,我將把牛群的十分之一送給你。」海克力斯叫奧革阿斯的兒子菲洛宇斯作証,然後在牛棚的一邊挖了一條溝,把阿爾弗俄斯和佩納俄斯河的水引進來,流經牛棚,把裡面大堆牛糞沖刷乾淨。結果他連手都沒有弄髒,就完成了任務。奧革阿斯這時想賴帳,否認他說過的諾言,不給海克力斯任何報酬。但是在奧革阿斯的兒子作証下,只好答應給海克力斯重賞。但是沒等作出判決,便命令他的兒子和外鄉人立即離開他的王國。
海克力斯完成了任務,可是國王宣布這次任務因海克力斯要求報酬,所以不能算數。他又派海克力斯去完成第六件任務,去趕走斯廷法羅斯湖的怪鳥。這是一種巨大的猛禽,鐵翼、鐵嘴、鐵爪,十分厲害。它們棲息在阿耳卡狄亞的斯廷法羅斯湖畔。它們抖落的羽毛猶如射出的飛箭,它們的鐵嘴甚至能夠啄破青銅盾,在那兒它們傷害了無數的人畜。海克力斯眼睜睜地看著鳥在空中飛,卻無法制服它們。突然,他感到有人在肩膀上輕輕地拍了一下,回頭一看,原來是雅典娜,她交給他兩面大銅鈸,那是西法斯特斯為她製造的。她教海克力斯怎樣使用銅鈸驅趕怪鳥。於是,海克力斯爬上湖旁一座小山,使勁敲起銅鈸恐嚇怪鳥,它們經受不了這刺耳的聲音,都倉皇地飛出樹林。海克力斯趁此機會,彎弓搭箭,連射幾箭,怪鳥應聲落地,其餘的也急忙飛走。它們飛越大海,一直飛到阿瑞蒂亞島,從此再也沒有回來。
克里特的國王彌諾斯答應海神波西頓,要把海中出現的第一個動物當作祭品獻給他,因為彌諾斯認為在他的領土內沒有一種動物值得獻給這位偉大的神。波西頓很受感動,特地讓一頭健壯的公牛從海浪中浮現出來。彌諾斯看到這頭公牛,非常喜歡,於是用另一頭公牛代替它獻祭。海神非常生氣,他讓海裡來的這頭公牛變得瘋狂起來,在克里特島為非作歹,大肆破壞。海克力斯的第七項任務,便是馴服克里特島上的公牛。當他來到克里特島,見到了國王彌諾斯,國王十分高興,他已經為這頭公牛傷透了腦筋,巴不得有人為他除掉這個禍害。國王甚至親自幫助海克力斯把這頭瘋狂的公牛抓住。海克力斯有非凡的力量,他把狂暴的公牛制服得規規矩矩,然後騎在牛背上,回到伯羅奔尼撒。
海克力斯的第八項任務是要把狄俄莫得斯的一群牝馬帶回邁肯尼。狄俄莫得斯是戰神亞瑞斯的兒子,又是好戰的皮斯托納人的國王。他養了一群凶猛狂野的牝馬,必須用鐵鏈緊鎖在鐵製的馬槽上。餵養牝馬的飼料不是給普通馬兒吃的燕麥,而是誤入城堡的不幸外鄉人。海克力斯來到這,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制服管理馬廄的衛士,然後把凶殘無道的國王扔進馬槽。這些馬吃過國王後,立即變得馴服起來,它們老老實實地聽海克力斯的指揮。歐律斯透斯將這些馬獻祭給希拉,後來這些牝馬生育馬駒,長期繁殖下來。據說馬其頓的國王亞歷山大騎過的一匹就是它們的子孫。
海克力斯接受了第九項任務。歐律斯透斯有一個女兒,名叫阿特梅塔。國王命令海克力斯奪取亞馬孫女王希波呂的腰帶,把它獻給阿特梅塔。亞馬孫人居住在本部的特耳莫冬河兩岸,這是一個女人國,她們買賣男人生育,把生下的女孩留下,養育她們長大。自古以來,這個民族就尚武好戰。她們的女王希波呂佩帶一條戰神親自贈給她的腰帶,這是女王權力的標誌。海克力斯召集了一批志願參戰的男子漢,一起去冒險。經過許多周折後,他們遇到了亞馬孫女王。她看到海克力斯相貌堂堂,身材魁梧,對他非常喜歡和敬重。她知道英雄遠道而來的目的後,一口答應將腰帶送給他。可是天后希拉憎恨海克力斯,因此她扮成一個亞馬孫女子,混在人群中散布謠言,說一個外鄉人想要劫持他們的女王。亞馬孫人一聽大怒,立刻騎上馬背,襲擊住城外帳篷的海克力斯,發生了一場惡戰。最後,連亞馬孫女人的首領,英勇善戰的麥拉尼也被海克力斯活捉。亞馬孫女人頓時如鳥獸散,紛紛潰逃。女王希波呂獻出了腰帶,海克力斯收下腰帶,同時放回麥拉尼。
海克力斯把亞馬孫女王的腰帶獻給國王歐律斯透斯,但國王沒有讓他休息,隨即又派他去牽回革 律翁的牛群。革律翁是住在伽狄拉海灣厄里茨阿島上的巨人,他有一群棕里透紅的牛,由另一個巨人和一隻雙頭獵犬替他看管。他高大如山,長著三頭六臂,有三個身體,六條腿,世上沒有人敢向他挑戰。海克力斯知道要完成這項艱巨的任務需要周密的準備,因為革律翁的父親是世界上聞名的富戶,除了革律翁以外,他還有三個身體高大的勇猛的兒子,每人統領一支威武善戰的軍隊。正因為如此,歐律斯透斯才交給海克力斯這樣一個任務,他希望海克力斯在征伐這個國家時被打死,再也不能回來。可是海克力斯對此任務不畏懼,他像從前一樣組建軍隊,在克里特島上召集那些他從野獸口中救出的軍隊。船隊在利比亞登陸,和巨人安泰斯作戰。安泰斯是海神波西頓和地母該亞所生的兒子。凡經過利比亞的人,都必須跟他格鬥。可是在格鬥的時候,安泰斯只要不離開大地,就能從大地母親的身上汲取力量。海克力斯打倒他三次,終於發現他恢復力量的秘密。於是他用強有力的手臂把安泰斯舉在空中,然後將他打死。他來到大西洋,在這裡他豎立了兩根石柱,這就是有名的海克力斯石柱。克律撒耳的三個兒子率領三支軍隊嚴陣以待,海克力斯勇猛地上岸去,他不和軍隊對陣,而是把他們的首領一個個打倒在地,殺死他們。他來到厄里茨阿島,革律翁和他的牛群就在這裡。海克力斯揮動木棒打死惡狗和巨人後,急忙趕著牛群,離開了那裡。可是革律翁追了上來,進行了一場激戰。這巨人雖然有三個身體,可是他在三個身體連接的腹部中了致命的一箭。倒地死去。現在海克力斯已完成了十件任務,但有兩件歐律斯透斯卻認為不能算數,因此他不得不再補做兩件。
很久以前,宙斯跟希拉結婚時,所有的神都給他們送上禮物。大地女神該亞也不例外,從西海岸帶來一棵枝葉茂盛的大樹,樹上結滿了金蘋果。夜神的四個女兒,名叫赫斯珀里得斯,被指派看守栽種這棵樹的聖園。幫助她們看守的還有拉冬,它是百怪之父福耳庫斯和大地之女刻托所生的百頭巨龍,它從不睡覺。它走動時,一路上總會發出震耳欲聾的響聲,因為它的一百張嘴發出一百種不同的聲音。按照歐律斯透斯的命令,海克力斯必須從巨龍那兒摘取赫斯珀里得斯的金蘋果。海克力斯踏上了漫長而艱險的旅途。他漫無目的地走著,因為他不知道赫斯珀里得斯到底住在哪裡。海克力斯來到一群山林水澤女神的面前,他向她們問路。「你去找年老的河神涅柔斯。」女神們回答,「他是一位預言家,知道一切事情。你要趁他睡覺時襲擊他,將他捆起來,然後他就會告訴你實情。」盡管河神本領高強,能夠變成各種模樣,但海克力斯按照女神的建議制服了河神。海克力斯直到問清了在哪裡可以找到赫斯珀里得斯的金蘋果才放了他。一路上又遇到許多險事,他在高加索山上釋放了被縛的普羅米修斯,又順著這個被解放了的泰坦神所示的方向,來到亞特拉斯背負青天的地方。在那附近是赫斯珀里得斯看守金蘋果的聖園。普羅米修斯建議不要親自去摘金蘋果,最好派亞特拉斯去完成這個任務。海克力斯一想也對,於是他答應在亞特拉斯離開的這段時間替他背負青天。亞特拉斯把肩扛天空的重擔交給了海克力斯,然後朝聖園走去。他想法引誘巨龍昏昏入睡,揮刀殺了它,又騙過看守的仙女們,摘了三個金蘋果,高高興興地回到海克力斯面前。「不過,」他對海克力斯說,「我的肩膀嘗夠了扛天的滋味,我不願再扛了。」說完,他把金蘋果扔在海克力斯腳前的草地上。海克力斯想出了一條計策。「喂,我想找一塊軟墊擱在頭上,」他對亞特拉斯說,「否則,這副重擔都快把我的腦袋炸裂了。」亞特拉斯認為這是一個合理的要求,因此同意先代他再扛一會兒。他接過了擔子,但是海克力斯早已從草地上拾起金蘋果,迅速地走開了。國王感到懊喪的是這次海克力斯又活著回來了,他原希望他會在摘金蘋果時喪命。其實他並不喜歡金蘋果,因此就把金蘋果送給海克力斯。他把它供在雅典娜的聖壇上。女神把這些聖果送回原來的地方,讓赫斯珀里得斯繼續看管。
歐律斯透斯一直沒能除掉他所討厭的競爭對手,反而幫他贏得了更大的榮譽。許多人對海克力斯感激不盡,因為他免除了人們的許多苦難。狡猾的國王又想出了最後一個冒險任務,這是任何英勇的神力都無法施展的,就是去和地獄的惡狗拼鬥,把冥王的看門狗刻耳柏洛斯帶回來。這狗有三個頭,狗嘴滴著毒涎,下身長著一條龍尾,頭上和背上的毛全是盤繞著的條條毒蛇。為了這場可怕的冒險,海克力斯來到厄琉西斯城,那裡的祭司精通陰陽世界的秘密之道。他首先在這個神聖的地方洗刷了殺害肯陶洛斯人的罪孽,然後由祭司奧宇莫耳斯傳授秘道。海克力斯獲得了神秘的力量,不再懼怕恐怖的地獄。他由亡靈引導神赫姆斯帶領,下到深淵,來到哈得斯的京城。冥王哈得斯站在死城的門口,攔住了海克力斯,不讓他進去。海克力斯射去一箭,擊中冥王的肩膀,他痛得如同凡人一樣亂跳亂叫。於是答應交出地獄惡狗,只提出了一個條件:不能使用武器。海克力斯同意了,他只穿胸甲,披著獅皮,去捕捉惡狗。最後他制服了這條惡狗,舉起它離開冥府。歐律斯透斯驚訝得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現在他相信他是不可能除掉宙斯的這個兒子的。他只好聽憑命運的安排,吩咐海克力斯把地獄惡狗送回地府,交給它的主人。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轉載《再別康橋》 賞析

《再別康橋》賞析
作者: 徐志摩


輕輕的我走了,
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
作別西天的雲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陽中的新娘;
波光裡的豔影,
在我的心頭蕩漾。

軟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搖;
在康河的柔波裡,
我甘心做一條水草!

那榆蔭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

陳琳 古詩《飲馬長城窟行》漫談

飲馬長城窟,水寒傷馬骨。
往謂長城吏,慎莫稽留太原卒﹗
官作自有程,舉筑諧汝聲﹗
男兒寧當格鬥死,何能怫郁(ㄈㄨˊ ㄩˋ)筑長城。

長城何連連,連連三千里。
邊城多健少,內舍多寡婦。

作書與內舍,便嫁莫留住。
善待新姑嫜,時時念我故夫子﹗

報書往邊地,君今出語一何鄙﹖
身在禍難中,何為稽留他家子﹖
生男慎莫舉,生女哺用脯。
君獨不見長城下,死人骸骨相撐拄。
結髮行事君,慊慊心意關。
明知邊地苦,賤妾何能久自全﹖

語譯
  第一層(1—8句),寫築城役卒與長城吏的對話:
  讓馬飲水,只得到那長城下山石間的泉眼,那裡的水是那麼的冰冷,都冷傷透及馬骨頭裡。
  一位築城役卒跑去對監修長城的官吏懇求說:你們千萬不要長時間的滯留我們這些來自太原的役卒啊!

白居易的《花非花》究竟是什麽意思

花非花,霧非霧。夜半來,天明去。來如春夢不多時,去似朝雲無覓處。這首唐代著名詩人白居易的《花非花》在五十多年前我讀書的時候就已經於音樂課中學過,至今還沒忘記它的旋律。不過對於詞句的意思卻是不甚了了。最近我著迷台詩宋詞的學習,上網查這首詩的翻譯,發現有多家不同的解讀,詩人的《花非花》到底想說什麼呢?感到十分有趣,特將結果整理與同好分享。
白居易詩不僅以語言淺近著稱,其意境亦多顯露,但這首《花非花》卻句式奇特,且通篇取譬,十分含蓄,甚至迷離,堪稱是中國文學史上最早的朦朧詩的代表,在白詩中確乎是一個特例。因此對於這首詩到底想表達甚麼,充滿好奇。詩取前三字爲題,近乎“無題”。首二句應讀作“花——非花,霧——非霧”,先就給人一種捉摸不定的感覺。“非花”、“非霧”均系否定,卻包含一個不言而喻的前提:似花、似霧。因此可以說,這是兩個靈巧的比喻。語意雙關,富有朦朧美是這首小詞的最大特點。霧、春夢、朝雲,這幾個意象都是朦朧、飄渺的,意象之間又故意省略了銜接,顯出較大的跳躍性,文字空靈,精煉,使人咀嚼不盡,顯示了詩人不凡的藝術功力。但是,從“夜半來,天明去”的敘寫,可知這裏取喻於花與霧,在於比方所詠之物的短暫易逝,難持長久。如果單看“夜半來,天明去”,頗使讀者疑心是在說夢。但從下句“來如春夢”四字,可見又不然了。“夢”原來也是一比。這裏“來”、“去”二字,在音情上有承上啓下作用,由此生發出兩個新鮮比喻。“夜半來”者春夢也,春夢雖美卻短暫,於是引出一問:“來如春夢幾多時?”“天明”見者朝霞也,雲霞雖美卻易幻滅,於是引出一歎:“去似朝雲無覓處”。
  有人主張這首詞通篇都是隱語,主題當是詠官妓。當時各級官府都有一定數目的官妓,供那些官僚們驅使。首句“花非花”是說官妓的容顏如花,但又並非真花。次句“霧非霧”中“霧”字是雙關。借“霧”為“婺”。“婺女”即女宿星。因官妓女性,上應女宿,但又並非雲霧之霧。
“夜半來,天明去”既是詠星,也是說人。語意雙關,而主要是說人。唐宋時代旅客招妓女伴宿,都是夜半才來,黎明即去。因此,她來的時間不多,旅客宛如做了一個春夢。她去了之後,就像清晨的雲,消散得無影無蹤。官妓不同于一般的妓女,更不同于正式的妻子,她們與官僚之間互為依存,但關係又不便十分密切,只能以夜來明去為限,可謂會短別長。元稹有一首詩《夢昔時》,記他在夢中重會一個女子,有句云:“夜半初得處,天明臨去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