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轉載

愛情與麵包
作者 胡莘芝 2010.02.14
「麵包與愛情哪樣比較重要?」,這是我以前讀大學時最受歡迎的辯論賽題目。回憶當時的我可有個斬釘截鐵的標準答案:「當然是愛情比較重要,若他愛你,即使只有一個麵包,也會先讓給你吃;若他不愛你,即使有滿坑滿谷的麵包,也輪不到你吃。何況,愛情的力量偉大,他說什麼也會努力賺麵包給你享用的。」
這番話並非沒有道理,但少不更事的我仍然高估了愛情的持久性。愛情,是可以在一眼瞬間、莫名其妙地發生,卻也可以在摩擦碰撞中、一點一滴地耗損殆盡。難怪有越來越多、自以為看透愛情的女性寧捨愛情而就麵包,相信還是抓得住的銀子比較可靠些,只可惜一場金融海嘯就能將她們的如意算盤徹底粉碎!
愛情,像燦爛的煙火,霹靂啪啦熱鬧過後,只剩下一堆烏煙瘴氣;金錢,又像長了翅膀,一陣天搖地動就使牠騰空飛去。幸福婚姻的保障在哪兒呢?其實,愛情與金錢都是成立一個家庭的基本條件,結為夫婦的兩人必須相愛,每天的開門七件事更需要穩定的經濟基礎。只是得弄清楚:這愛情與財富的本質是虛有其表的海市蜃樓?還是貨真價實的表裡如一?
在談戀愛的時候,男女都一樣,不要輕易被對方的濃情蜜意打動。他現在疼你、愛你,不見得能持續一輩子,更難保證他不會轉移對象。所以要弄清楚,他是只想曾經擁有?還是願天長地久?觀察他是只對你一個人好?還是對其他的人、事、物都有體貼包容之心?一個沒有愛心、對愛情缺乏責任感、對婚姻缺乏使命感的人,是不可能花費心思去努力經營婚姻的。
在我婚前交往過的異性中,我老公是最理性、「慢熱」的一位,他小心翼翼地維持著我們的關係在一個安全距離內,怕一時的衝動造成將來彼此的傷害,也給彼此足夠的空間來仔細觀察、了解對方。最後我選擇他付託終身,不是因為他很會追求、或表現出多愛我的樣子,而是觀察到他這個人是位穩重、善良、認真、負責的謙謙君子,他對愛情、婚姻的承諾是一生一世的。
現在許多條件不錯的女性都以嫁入豪門為目標,期待有朝一日飛上枝頭做鳳凰,但就媒體披露的新聞看來,最終落得摔下樹來、斷羽折翼的大有人在。也有許多男性企圖娶得富家千金,可以省掉自己十年奮鬥時間,但卻沒想到這得付上終生在老婆面前抬不起頭來的代價。何況,金錢、權勢、地位,對於婚姻正向的影響恐怕比起負向的要少得多,因男人有了這些就易搞怪,女人有了這些就易驕奢。
古語說:「家財萬貫不如一技在身」,現實生活中確實有太多「看他起高樓、看他樓塌了」的例子。我很慶幸自己家道平庸,沒機會認識豪門巨賈的對象,最終選擇了一個追求平穩、踏實生活的老公,兩人(包括我們的家人)都在軍公教的領域內工作,雖不可能一夕暴富,卻也衣食無缺,無需擔心被裁員,夫妻白手起家,靠自己賺得的產業,讓我們格外珍惜、感恩。
我發現現代人擇偶幾乎都太過於偏重外在的條件,像外型、身材、學歷、職業、家世、地位……等等,殊不知這些外在、可見的東西,都是最容易改變或失去的。惟有一個人內在的品格、個性、習慣、價值觀,是經年累月、一點一滴累積下來的無形資產,是不容易改變、也是影響未來婚姻是否成功的關鍵性因素。像我跟老公即將慶祝結婚二十三週年,雖然當年的俊男美女已不復見,但深厚的情誼及幸福的感覺卻比起初婚時有過之而無不及。
我也發現現代年輕人在擇偶時有一個很不好的現象,就是揀便宜心態。雖然找個條件好的對象是無可厚非,但卻鮮少培養自己的付出能力;若結婚的目的不是想坐享其成,而是願意付出我的愛、我的一切,和我心愛的配偶一起奮鬥努力,遇到困難不推卸責任,而是共謀對策,這種「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心態才是幸福婚姻最有力的保證。
我也想奉勸亟欲結婚的年輕人不要成天像無頭蒼蠅一樣東飛西竄地找對象,根據「物以類聚」的定律,若不好好培養自己的各方面能力,被你吸引過來的也不會是多好的對象。婚姻是一門最艱深的藝術,若沒有足夠成熟的人格、全心投入的態度,恐難經營出幸福美滿的家庭;不妨趁著單身無牽絆的空檔,多讀讀書、聽聽演講、上上課,培養自己的婚姻 EQ;畢竟,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
,,,,,,,,,,,,,,,,,,,,,,,,,,,,,,,,,,,,,,,,,,,,,,,,,,,,,,
現在,如果把愛情和麵包擺在一百個女人面前,選擇愛情的會有幾個?一個女人和一個男人戀愛了。女人有一次看到人家手上戴的白金戒指很漂亮,就羨慕地說:「要是我也有…」男人看在眼裡,可是他實在太…窮,買不起好看的白金戒指。不久,在女人過生日時,男人送給女人一個用那種透水油紙包著的「紙戒指」,很別致,重重的,正在戀愛中的女人戴在手上,左看右看,就覺得自己真的好幸福。
女人後來嫁人了,新郎當然不是那個男人。男人除了上那種沒什麼錢的班,吃飯之外,又寫一些她看也不想看的稿子…。她不想嫁給他,雖然她愛他。她嫁給了一個有錢男人。是的,女人結婚的時候,上從耳朵、脖子,中至雙臂,以至於腳踝,全身白金、黃金,金光閃閃,她把男人送給她的紙戒指塞到抽屜的角落裡。可是不久之後,她那多金的老公因為家族公司出山事,陷入困境,老公也因涉及不法行賄,被逮進了牢房。女人悲從中來,忽然就憶起了送她紙戒指的男人。
一天,女人在街上不期而遇那個男人。男人很大方,邀女人到他家坐坐。男人也結婚了,住在租來的房子。女人看到男人家裡的擺設,仍然是很清苦的樣子。男人的妻子替女人倒茶,女人於是看到男人的妻子手上也戴著和被自己扔在抽屜角落幾乎一模一樣的紙戒指。女人離開男人家的時候,覺得男人很幸福,他的妻子也是—不像自己如今一無所有,連丈夫都身陷囹圄。
後來女人在一本雜誌上看到一篇文章,題目是「紙戒指」,作者不折不扣就是那個男人。女人看完文章後,便一切都明白了…。她迅速打開抽屜,摸出了被她棄在角落裡沾滿了灰塵的紙戒指,她小心地將油紙劙開,剝著剝著,眼前出現的赫然就是一隻純純正正的白金戒指。文章裡說,為了買這隻戒指,在那個全民皆窮的年代,男子只好瞞著女人去賣血…..因為女人的生日就迫在眉睫,去賺、去借都來不及了。
女人哭了,眼淚滴在戒指上。女人隨後又將紙戒指小心翼翼地還原回去。從此女人不論上班下班都只戴著紙戒指,同事們都讚賞她的戒指精緻又好看,有創意,問她是誰送的?女人不禁一陣黯然,說:「很多東西,要等到失去了,才知道它的珍貴…」
,,,,,,,,,,,,,,,,,,,,,,,,,,,,,,,,,,,,,,,,,
你以為是童話故事嗎?有錢就一定幸福快樂嗎?未免看得太簡單吧。美女以色換錢,希望嫁入豪門。然而真正活生生血淋淋的實例是:婚後,女孩的公婆由於看不起女孩的出身,對她處處刁難,女孩為了豐裕的物質生活,對各種刁難都強忍。夫家兄弟妯娌之間,表面上感情和洽,背後卻為了企業將來的控制權勾心鬥角,女孩為了提高自己在夫家的地位,幫丈夫上位,和其他妯娌互相傾軋。數年後,小開對女孩生厭,經常不回家睡覺,女孩抱怨,卻只換來每個月較多的錢,以及言語上的侮辱。女孩想以生兒子子來綁住丈夫,並取悅家翁,生下的卻是女兒。後來,小開遇上比女孩年輕貌美的女明星,就把她包養。女孩獨守空幃,不甘寂寞,又想向丈夫報復,不但狂花丈夫的錢買各式各樣的新款名牌,還包養了一個小白臉。可是物質填補不了內心的空虛,每次風流過後,換來的卻是更深的空虛。女孩享受著佳餚美食,卻食不下嚥,睡著高床軟枕,卻睡不安穩,身穿華衣美服,卻不受尊敬,家中的人沒一個可信,都是仇敵。她的痛苦無處傾訴,想找識於微時的朋友訴苦,卻發現自己已經跟他們斷絕聯絡多時,皆因她結婚後,就想跟那些「窮朋友」劃清界線,覺得跟他們來往有失身份,又怕他們覬覦她的財富。她的怨氣無處發洩,可憐的小女兒就成了出氣袋。女兒得不到父母的愛,變得反叛,後來被送到外國讀書,讀了一年就瞞著父母轉讀自己喜歡的科系,畢業後也不願意回企業幫忙,跟父母的關係也很疏離。身為母親的女孩,得不到丈夫和女兒的愛,患上憂鬱症。這時,家翁去世,丈夫幾兄弟為了爭產對簿公堂,也沒怎樣理會她,她就抱怨,丈夫覺得她煩,就花錢另買了間房子,聘個看護,給錢她看病,卻不會去看她,倒是女兒間中來探望,但說不到幾句話就走。女孩就在這間冰冷房子裡,對著傭人、看護鬱鬱而終。看似甜美的蛋糕,內裡包著的卻是毒藥。「門不當,互不對」的婚姻大多以悲劇收場,屢見不鮮。嫁入豪門其實正如同關在金鳥籠的金絲雀,張愛玲的「金鎖記」一書有深刻的描述。

-------------------------------------------------------------------------------------------------------看著報紙上一宗豪門爭產官司,以及豪門媳婦患上憂鬱症的報導,男孩幽幽地跟妻子說:「有錢人特別多麻煩事,還是有個小康之家,平平凡凡就好。」他看著報紙,像追看小說一般。

當年,男孩被拋棄後,傷心了一段時間,期間無心工作,常被上司責罵。這時,他的一個女性朋友知道他的心事,關切地問候他,他就向這個女性朋友傾訴,在她的鼓勵下,男孩很快就放下傷痛,努力工作。他和女性朋友日久生情,成為情侶,這時,男孩工作的公司財政出現問題,需要裁員,男孩因為得到女友的鼓勵,工作得很起勁,表現得到上司肯定,倖免於難。女友工作的公司卻倒閉了,她一時間找不到新工作,家裡的經濟拮据,男孩看見就說會養她,但她卻想自力更生,不想靠人養,不願收男孩的錢,只願意借他的錢度過難關,等找到工作就會還。

不久,女方找到一份職位跟從前相若,但薪水卻比從前少的工作,她知道經濟不景,不能對薪水太奢求,就接受了。她鼓勵男孩工餘去進修,等發展的前途好些,將來就會有好的生活。她自己也一樣,兩人常常加班到很晚才下班,吃個便當又要上夜校,但為了彼此的將來,縱然辛苦,他們也覺得值得。而且辛苦工作時,手機常會收到對方溫暖的問候,他們就更起勁了。到放假時,他們就到一些較便宜的景點玩,又或者去逛書店、逛夜市,就算花錢也不會花很多。

這時,女方的上司似乎對她特別關心,她起初以為只是因為她工作表現好才受到重視,後來發覺上司常藉談公事請她去高級餐廳吃飯,知道他想追自己,有些朋友看到,好生羨慕,還叫她甩掉男孩,投向上司的懷抱,但她知道,她想要的,上司是給不到她的。男孩知道女友被上司追求,很緊張,就經常接女友下班,並說了些吃醋的話,女友面露不悅之色:「你當我是怎樣的人啊?我是那種勢利的女人嗎?」男孩連忙陪不是,其實他不是不相信女友,只是看到女友和別的男人單獨相處,加上前一段感情的陰影,令他控制不住情緒。女友看見他緊張的模樣,嫣然一笑道:「這次就算你吧,下次可不是這樣了。」男孩才安心了一點。

他們都已經到了一般人所認為的適婚年齡,卻因為沒儲夠錢遲遲沒打算結婚,他們的父母都催婚了,他們也覺得父母有點煩,但也只好敷衍過去,久而久之,父母就不再催了。

女方三十一歲那年,他們終於儲夠錢結婚了。婚後雖然間中會吵架,但吵架後,冷靜下來,看到對方難過的樣子,其中一方很快會道歉,也就很快就和好。吵得再兇,心情受損,就會各自找哥兒們或姊妹淘傾訴,心情好了,其中一方先開口就很快和好。有時也會為家中經濟而煩惱,開支大了,兩口子就會商量怎樣減少支出,女方也會抱怨男方賺錢少,但也只是說說,旨在激勵,並不是真的嫌對方不好。兩人下班回家,又要兼顧家務,有時一起去超商看看有甚麼特價品,閒時看看書,出去踏青、逛街,雖然不算很舒適的生活,物質也不算很豐富,但兩人一起為自己的家努力,互相支持,內心是富足的。就算在路邊攤吃東西,在百貨公司大減價時搶購物超所值的貨品,也是很有情趣的事。經濟較充裕時,男孩就和妻子出國旅行,出國機會難得,也就格外令人珍惜。

他們後來生了孩子,雖然兩個都是女兒,但雙方的父母都是開明的人,即使男孩的父母仍然希望生下的最好是男孫,但看見小孫女的可愛模樣,也對她們很疼愛。兩口子寧願自己捱苦,也要給女兒最好的東西,自己省吃儉用,省下的錢都花在女兒身上,給她們上才藝班,放假帶她們去玩。只是女兒年紀小不懂事,有時會抱怨自己有的東西不像同學們那麼好那麼漂亮,有時一些頑皮的舉動也氣煞父母,但她們的父母知道,生活本來就是如此,喜怒哀樂皆有,至少,現在是樂多於苦。

兩個小女孩的父親,把眼神從報紙移到女兒身上,再看看妻子,咬著早餐的麵包,臉上呈現自信和幸福的笑容。
,,,,,,,,,,,,,,,,,,,,,,,,,,,,,,,,,,,,,,,,,,,,,,,,,,,,,,,,,,,,,,
戀愛與結婚是兩碼子事,好的情人不見得是好的配偶。西洋的羅密歐與茱麗葉或是中國的梁山伯與祝英台、賈寶玉與林黛玉是多麼般配的情侶,假如二人真的結婚的話,有可能會從此過著快樂的生活嗎?答案可能是負面的。男女在戀愛時,都會將自己的缺點藏起來,顯現給對方好的一面,而結婚後往往在日久天長之後,原形畢露,各種對方不知的壞毛病都現形了。又如「麥迪遜之橋」故事中的芬琪卡和情人若柏‧金兩人婚外情的甜蜜是如此的令人難忘,但是如果芬琪卡真的認為自己遇到真愛而答應與若柏‧金私奔,真的會有圓滿的結局嗎?戀愛固然很浪漫,但是生活卻是很現實的。愛情也不能擋肚飢。所以古人說貧賤夫妻百事哀。
然而「麵包與愛情哪樣比較重要?」的命題本身就是一個邏輯上的陷阱,因為麵包與愛情並不是兩個對立的項目,正如提問政治人物「江山與美人哪樣比較重要?」被問者可以回答「愛江山也愛美人」,這種答案沒有矛盾之處。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轉載《再別康橋》 賞析

《再別康橋》賞析
作者: 徐志摩


輕輕的我走了,
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
作別西天的雲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陽中的新娘;
波光裡的豔影,
在我的心頭蕩漾。

軟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搖;
在康河的柔波裡,
我甘心做一條水草!

那榆蔭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

陳琳 古詩《飲馬長城窟行》漫談

飲馬長城窟,水寒傷馬骨。
往謂長城吏,慎莫稽留太原卒﹗
官作自有程,舉筑諧汝聲﹗
男兒寧當格鬥死,何能怫郁(ㄈㄨˊ ㄩˋ)筑長城。

長城何連連,連連三千里。
邊城多健少,內舍多寡婦。

作書與內舍,便嫁莫留住。
善待新姑嫜,時時念我故夫子﹗

報書往邊地,君今出語一何鄙﹖
身在禍難中,何為稽留他家子﹖
生男慎莫舉,生女哺用脯。
君獨不見長城下,死人骸骨相撐拄。
結髮行事君,慊慊心意關。
明知邊地苦,賤妾何能久自全﹖

語譯
  第一層(1—8句),寫築城役卒與長城吏的對話:
  讓馬飲水,只得到那長城下山石間的泉眼,那裡的水是那麼的冰冷,都冷傷透及馬骨頭裡。
  一位築城役卒跑去對監修長城的官吏懇求說:你們千萬不要長時間的滯留我們這些來自太原的役卒啊!

白居易的《花非花》究竟是什麽意思

花非花,霧非霧。夜半來,天明去。來如春夢不多時,去似朝雲無覓處。這首唐代著名詩人白居易的《花非花》在五十多年前我讀書的時候就已經於音樂課中學過,至今還沒忘記它的旋律。不過對於詞句的意思卻是不甚了了。最近我著迷台詩宋詞的學習,上網查這首詩的翻譯,發現有多家不同的解讀,詩人的《花非花》到底想說什麼呢?感到十分有趣,特將結果整理與同好分享。
白居易詩不僅以語言淺近著稱,其意境亦多顯露,但這首《花非花》卻句式奇特,且通篇取譬,十分含蓄,甚至迷離,堪稱是中國文學史上最早的朦朧詩的代表,在白詩中確乎是一個特例。因此對於這首詩到底想表達甚麼,充滿好奇。詩取前三字爲題,近乎“無題”。首二句應讀作“花——非花,霧——非霧”,先就給人一種捉摸不定的感覺。“非花”、“非霧”均系否定,卻包含一個不言而喻的前提:似花、似霧。因此可以說,這是兩個靈巧的比喻。語意雙關,富有朦朧美是這首小詞的最大特點。霧、春夢、朝雲,這幾個意象都是朦朧、飄渺的,意象之間又故意省略了銜接,顯出較大的跳躍性,文字空靈,精煉,使人咀嚼不盡,顯示了詩人不凡的藝術功力。但是,從“夜半來,天明去”的敘寫,可知這裏取喻於花與霧,在於比方所詠之物的短暫易逝,難持長久。如果單看“夜半來,天明去”,頗使讀者疑心是在說夢。但從下句“來如春夢”四字,可見又不然了。“夢”原來也是一比。這裏“來”、“去”二字,在音情上有承上啓下作用,由此生發出兩個新鮮比喻。“夜半來”者春夢也,春夢雖美卻短暫,於是引出一問:“來如春夢幾多時?”“天明”見者朝霞也,雲霞雖美卻易幻滅,於是引出一歎:“去似朝雲無覓處”。
  有人主張這首詞通篇都是隱語,主題當是詠官妓。當時各級官府都有一定數目的官妓,供那些官僚們驅使。首句“花非花”是說官妓的容顏如花,但又並非真花。次句“霧非霧”中“霧”字是雙關。借“霧”為“婺”。“婺女”即女宿星。因官妓女性,上應女宿,但又並非雲霧之霧。
“夜半來,天明去”既是詠星,也是說人。語意雙關,而主要是說人。唐宋時代旅客招妓女伴宿,都是夜半才來,黎明即去。因此,她來的時間不多,旅客宛如做了一個春夢。她去了之後,就像清晨的雲,消散得無影無蹤。官妓不同于一般的妓女,更不同于正式的妻子,她們與官僚之間互為依存,但關係又不便十分密切,只能以夜來明去為限,可謂會短別長。元稹有一首詩《夢昔時》,記他在夢中重會一個女子,有句云:“夜半初得處,天明臨去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