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水滸

員工激勵有理論
--從楊志痛失生辰綱談起

引子
青面獸楊志,生得身高七尺五六寸,面皮上老大一個青色胎記,這就是綽號「青面獸」的由來,腮邊微露些赤色鬍鬚,使得一口朴刀,功夫十分了得。楊志原本是三代將門之後,五侯楊會公的孫子,少年時曾中過武學,做到殿司制使官。宋徽宗在東京要堆造一座大山,取名艮嶽,也叫萬歲山,為了裝飾這座山,徽宗向南方搜括奇花異石,楊志便是押運的官員之一。誰知他的運氣不佳,運石的船在黃河裡遇到颶風而翻覆,花石全部沉入河底,雖然他僥倖獲救,但卻不敢回去報告而逃亡他處避難。後來官方查明是天災,並非押運人員的過失,才赦免了他們的罪。
楊志押運了一擔行李回東京去復職,辦理申請復職手續,由於經辦的各級官員都已收了禮,大家都蓋了同意的官銜印章,可是公文到了高俅高太尉的手裡卻不肯批准。他說赦免刑罰已經很寬容了,豈能復職。可是楊志把錢都用於送禮了,沒有了錢生活便成問題,所以他決定將身邊所帶的寶刀割愛,誰知東京惡名昭彰的破落戶潑皮「沒毛大蟲」牛二卻看上了這把寶刀,持強使賴搶奪,把楊志弄得惱火了,失手殺死了牛二,於是他向開封府自首,受夠牛二欺侮的鄉親鄰舍都自動為楊志作證,認為楊志殺人是出於自衛,所以開封府尹只判他發配北京大名府留守司充軍。
楊志發配北京大名府留守司,那位留守梁中書,本名梁世傑,是東京當朝太師蔡京的女婿,他原來就認識楊志,知道楊志的武功不錯,曾中過武舉,便將他留在身邊當侍衛,並以公開比武的方式,提拔楊志做了管軍提轄使。
梁中書為了慶賀岳父生辰,買齊了十萬貫禮物,聽老婆的建議由楊志負責護送,楊志不肯,梁中書卻認定非他不可。楊志講好條件:(1)禮物不裝車,只袋成貨物擔子,(2)選強壯有力的禁軍,也打扮成挑夫,並要他們絕對服從他的指揮行事。因為從北京到東京,都是旱路沒有水路,經過的地方如紫金山、二龍山、桃花山、傘蓋山、黃泥崗、白沙塢、野雲渡、赤松林,都是強盜出沒之地,如不特別謹慎小心,恐怕財物有被劫的可能,梁中書答應一切照楊志的意思處理。
楊志對押送生辰綱格外賣力,一方面是因為他對梁中書感恩戴德;另一方面也由於他出身於「三代將門」,意圖透過為上司效勞,以達到「封妻蔭子」的目的。長期闖蕩江湖的楊志,深知貪官污吏的不義之財往往是綠林豪傑劫奪的目標。因此他在押送生辰綱的路途中十分謹慎小心。楊志作事一絲不苟,對運送生辰綱的隊伍管束得極為嚴格,這就不可避免地和軍士們以及老都管和兩個虞侯發生矛盾衝突。有些路段早起早行,倒也還涼快,有些路段卻揀午前午後最熱的時段走,這十幾個軍卒累得怨恨不已,楊志認為他們反抗,就以藤條毆打,不懂得善待部下,攏絡人心,以致在黃泥崗遭生辰綱被劫之禍。事後這些軍卒逃回北京異口同聲向梁中書報告,說是楊志勾結強盜,利用蒙汗藥迷倒他們劫走生辰綱,並向轄區濟州府報案,請官府捉拿劫賊。

解析
古人非常重視家傳血統,例如在前述本文中對於楊志的介紹特別提到「楊志原本是三代將門之後,五侯楊會公的孫子」,其實所謂「將相本無種,男兒當自強」,正是說明並沒有某一家族注定會世世代代都生出將相之子,「虎父犬子」所在多有,只要肯努力,在一個公平公正的開放社會,人人都必有出頭的一天。
言歸正傳,送紅包是講究人情的中華文化中的固有陋習。自古以來,只為有求於人,不知有多少人士靠著孔方兄的力量來打通關節的?各朝歷代的貪官污吏就是靠著收紅包之類的黑錢而發財。宋朝自不例外。即使許多統治者有心要革除這種陋習,卻仍像是「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俗話說:「人為財死,鳥為食亡」,紅包不求自來,又有多少清廉之士能夠抵擋得住這種誘惑?
閒話少說,言歸正傳。楊志對運送生辰綱的風險分析一點也不馬虎。首先,他對上京路上強人出沒、風險較高的地段,如紫金山、二龍山、桃花山、傘蓋山、黃泥岡、白沙塢、野雲渡、赤松林等資訊,把握得非常的確實。其次,他把梁中書原來想大張旗鼓,派警車護送貨車的計畫,改為化整為零,避免「把所有的雞蛋都放在一個籃子裡」,叫警衛著便衣,貨品用擔子挑。另外楊志對老闆想靠人多來押送的計畫也否決掉。楊志最後會失敗,主要是栽在兩件事上:
(1)楊志負責的這項任務在時間上可說是毫無彈性可言。禮品要在太師蔡京的生日之前送到,晚一天都不行。在這種壓力之下,楊志認為最有效的管理方法就是閒話少說:我叫你什麼時候上路,你就什麼時候上路,那管烈日當空,走慢了就用籐條鞭打,才不講究什麼授權賦能或建立共識等「Y理論」的花招。
說實在話,楊志訂出來的那套行程計畫,路上人多時,趁大白天趕路,路上人少時,早晚反而休息,照說也很有道理。但問題出在他不重溝通,其他成員對他的計畫有「不知為何而戰」的迷惑。軍士們開始時,他們在老都管面前抱怨楊志,老都管只真個空頭人情,他們便立即感謝道:「若是似都管看待我們時,並不敢怨悵。」以求得到老都管的庇護。軍士們的反抗行動,給楊志想要安全運送生辰綱製造了嚴重的危機。在部下的眼中,楊志只是一個為了自己升官發財而不顧底下人死活的馬屁精。缺乏同舟共濟的團隊精袖神是他第一個致命傷。
(2)和楊志同行的,還有夫人派的三個人馬,兩個虞候和一個老都管。楊志對這三人,照樣不給面子。這三人之中,只有一個老都管較懂事,其他兩人對並非自己直屬長官楊志的命令頗不服氣。而楊志不懂得利用這三人的特殊地位。虞侯官卑職小,楊志完全不把他們放在眼裡,虞侯雖然不像軍士們那樣要挑重擔子,卻也要「背些包裹行李」。由於天氣炎熱,他們「也氣喘了行不上」,楊志便斥責他們「好不曉事」,他們稍作解釋,楊志便罵道:「你這般說話,即是放屁」。兩個虞侯既不敢用言語頂撞他,也不敢消極怠工。但是他們自有絕招,這便是利用老都管對楊志的不滿,在老都管面前搬弄口舌,告楊志的狀:「楊志那廝強殺只是我相公門下一個提轄,直這般會做大」。一路上,兩個虞侯在老都管面前「絮絮聒聒地搬口」。當然,他們利用老都管和軍士們利用老都管不一樣,軍士們只不過在老都管面前抱怨楊志,以求得到老都管的同情和保護,而兩個虞侯的抱怨則是加深老都管和楊志之間的怨恨,利用老都管去整治楊志。
老都管雖說只是梁中書家的僕人,但他是蔡夫人乳母的丈夫,又總管梁家的雜務,很有些「老資格」,是梁中書的心腹。這次押運生辰綱,原本只用楊志和兩個虞侯就足夠了,由於梁中書對楊志並不十分放心,便把老總管安插進來,以監督楊志。因此就可以想見老都管的地位了。楊志也明白這一點,因而很怕老都管和他爭權。由於老都管是「城市裡人,生長在相府裡,那裡知道路途上千難萬難」,如果指揮權落在他手裡,生辰綱就不可能安全地送到東京,而丟失生辰綱的罪貢,卻要落到楊志的頭上。所以,楊志在出發前就當著梁中書的面提出,如果老都管參加,也得聽他楊志指揮,否則,他就不接受押運任務。梁中書無奈,只好答應。所以老都管對兩個虞侯說:「須是相公當面吩咐道:『你要和他別拗』,因此我不做聲」。而兩個虞侯卻一語道破了其中機關:「相公只是人情話兒,都管自做個主便了」。
楊志這一著棋「如果老都管參加,也得聽他指揮」的堅持雖然下得十分精明,卻得罪了老都管。在老都管看來,失去指揮權,就是失去了他作為梁中書心腹的特權和尊嚴,這口氣是無論如何也嚥不下的。押運途中,他表面上對楊志的作為不管不問,兩眼卻一直盯著楊志的一舉一動,時刻在尋找整治楊志的機會。軍士們對楊志的抱怨,兩個虞侯在他面前搬弄口舌,一方面使他對楊志的積怨更深,另方面又為他整治楊志提供了口實。這對於楊志要安全運送生辰綱的計畫是個致命的威脅。其實楊志的失敗梁中書也要負責,因為用人的要訣之一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梁中書一方面看中楊志的能力,另一方面又不是對他完全信任放心,因此派老都管和兩個虞侯隨行,如此一來形成多頭馬車的領導方式。
在黃泥崗上,軍士們、兩個虞侯和老都管這三種力量終於匯合,而以老都管出面,和楊志爆發了激烈的衝突。在這種形勢下,楊志也不得不軟下來。因為楊志這樣地為安全運送生辰綱操心費力,不過是為了求得梁中書的賞賜和提拔,而要達到這個目的,是千萬不能得罪老都管的。再說,由於他在押運隊中實在太不得人心,當老都管和他鬧彆拗時,押送隊的指揮權自然而然地全落到老都管的手裡,楊志的藤條再也不靈了。
楊志原本是闖蕩江湖的老手,武藝高強,經驗豐富,謹慎小心,警惕性極高。要從這樣的強手手中奪取生辰綱,確是件難度極大的事情,吳用決定了要用蒙汗藥制服楊志和他的軍士們,而楊志時時刻刻警覺的就是這一招。賣酒漢子挑來的酒,香氣撲鼻,眾軍士饞得直淌口水,楊志死活就是不許吃。可是那販棗子的客人已經吃完了一桶,安然無恙,說明這桶酒是沒有問題的。可是另一桶酒呢……說來也巧,好像正是為了解答楊志的疑問,一個販棗子的人要求賣酒漢子「杓」一瓢酒,強行從另一只桶裡舀起酒來便喝也沒事。楊志的疑心頓失,這才答應讓眾軍士買下另一桶酒。楊志雖然機警聰明,可是他忽略了這樣一個細節:當那個要求「杓」酒的客人強行從桶裡舀酒喝時,賣酒漢子不答應,他就「望松林裡便走,那漢趕將去」,於是,只見這邊一個客人從松林走將出來,手裡拿一個瓢,便來桶裡舀了一瓢酒。那漢看見,擒來劈手奪住,望桶裡一傾,便蓋了桶蓋,將瓢望地下一丟,口裡怒道:「你這客人好不君子相。戴頭識臉的,也這般囉嗦。」這個細節正是吳用所策劃的「智取」的核心和精要部分。原來那往酒桶裡倒回去的,正是下了蒙汗藥的酒。一切都是那麼自然,那麼逼真,那麼合乎情理,難怪連機警聰明的楊志也受騙了。
在本事件中,楊志雖然機警聰明,可是吳用卻也不是省油的燈。吳用的思維高明就在於無人去做的事可能就是一條捷徑。在路上下蒙汗藥,只要下得成功,對方必不會提防,智取生辰綱的成功可能性更大。因此,晁蓋等七雄和白勝硬是在光天化日之下,在眾人的眼皮底下,神不知鬼不覺地把蒙汗藥下到酒桶裡,不動刀戈,輕而易舉地劫走了生辰綱。
楊志的觀察不能說不仔細,但是卻缺乏深入的思考。他在觀察中沒有「問幾個為什麼」:黃泥岡是強盜出沒的地方,就是太平時節,白天人們也不敢在這裡停腳,為什麼就在他們歇息時,竟有販棗客人、挑酒漢子同時到此停腳,難道只是巧合?吳用曾有一段時間不在現場,他先到松林裡去,又拿著瓢從松林裡出來,難道不是疑點?觀察是獲取資訊的一個手段,但是僅僅有觀察還遠遠不夠,觀察必須與思維結合,對所獲取到的資訊分析研究。
在進一步評論楊志的作為之前,不妨先切入一些現代管理學中有關激勵的基本概念。美國管理學家麥葛瑞哥(Douglas McGregor)曾經在他所著的《企業的人性面》(The Human Side of Enterprise)一書中,提出了有關激勵員工的精闢見解。麥葛瑞哥認為:「管理階層對於控制人力資源所作的理論上的假定,直接決定企業的個性;同時也決定企業的下一代管理階層的素質」。這話的意思是說,每一位管理人士對待員工,都自有其一套哲學或假定為依據。麥葛瑞哥將各項假定歸納成兩大類別:X理論與Y理論。其實那是一幅連續性的光譜,X理論為其一端,Y理論則為另一極端。麥氏發現,在有關組織的大部份著作和管理實務中,都隱含有X理論的假定色彩。所謂X理論的基本假定包含如下數點:
(1) 關於人力的運用,管理是一項程序;是指導員工努力、激勵員工、控制行動及行為修正等的程序,方能配合組織的需要。
(2) 如果沒有管理階層的干預,則員工對於組織需要多持消極態度,甚至於抗拒。因此,員工必須有賴於管理者的說服、獎勵、懲罰、控制;換句話說,員工的行動有賴於指引。這就是管理的任務。
事實上,在上述傳統性的理論背後,另有幾項較少為人明白說出,但卻普獲重視的隱含信念,如下所示:
(3)一般人多為生性好逸惡勞;能少工作則少工作。
(4)人多缺乏大志,不願負責任,而寧願受人指揮。
(5)一般人本性上多為自我中心,對組織的需要並不關心。
(6)一般人本性上多厭惡改變。
(7)一般人多容易受他人欺哄,有欠明智,隨時都可接受慫恿和唆使。
對於人性行為的研究,有另一套管理的新理論。麥葛瑞哥稱之為Y理論。Y理論的假定如下:
(1) 人對於組織需要,本性上並不消極,也不抗拒。人之所以對組織需要表現消極或抗拒,乃是因在組織中的經驗產生的結果。
(2) 人之所以有激勵,有發展的潛力,有肩負責任的能力,有朝向組織目標以導引其行為的準備,都是皆為人的本性所固有。因此,並非管理階層將這些特性移置於員工。管理的責任,厥在於使員工認識其固有的特性,從而自行發展這些特性。
(3) 管理的基本任務,應為安排適當的組織環境和作業方法,以使員工只有努力於達成組織目標,纔最能達成其本身的個人目標。
Y理論恰與X理論成一對比;是從動態的觀點看人性。依Y理論看來,人皆有成長和發展的潛力;而激勵的問題,直接握在管理階層手裏。由於員工人人都有潛力,所以管理階層必須發掘這份潛力。事實上,人性是相當複雜多變的,不是單純可用X理論或Y理論來描述,而是二者的組合。
楊志是一個典型的X理論的信仰者,所以他對運送生辰綱的隊伍管束得極為嚴格,經常以藤條毆打軍士們,不懂得善待部下,攏絡人心。其實楊志如果懂得管理之道,事先一方面與軍士們溝通,在途中多忍耐,答應他們事成之後有重賞;另方面與兩個虞候和一個老都管拉好關係,相信在大家全力以赴的合作之下,圓滿達成任務不無可能。
說到「溝通」,當事人必須懂得變通,見機行事。例如,三國時的曹操有一次領軍出征,由於路途遙遠,地面崎嶇難行,加上天氣酷熱,士兵個個又熱又渴,軍心相當渙散,眼看就要鬧兵變。當時曹操急中生智,用馬鞭指著遠方的樹叢道:「各位弟兄,我知道你們現在又熱又渴,但是如果大家忍耐一下,前面就有一個梅林,樹上很多梅子,樹下可以乘涼,所以現在千萬不能洩氣啊!」士兵們聽他這麼說,心裡想起酸梅,不覺口水就流了出來,於是暫時忘掉天熱和口渴,鼓起勇氣再往前走。就是一個相當成功的溝通案例。又如《列子》中「朝三暮四」的故事說:有一位狙公曾經養過一些猴子,每天都餵橡子給牠們吃,但後來遇到景氣不好,收成減少,成本上揚,如果照原有的量來餵這些猴子,實在有點負擔不起,於是狙公把猴子們叫到眼前說:「各位猴兄猴弟,今年景氣不佳,所以從現在開始,咱們要採取食物配給制度,早上每人發三粒橡子,晚上發四粒如何?」眾猴兄猴弟一聽大怒。馬上站起來,裂口露牙,一副要翻臉的樣子。他一看情勢不對勁,於是馬上改口說:「各位稍安勿躁,現任決定早上發四粒,晚上發三粒。」眾猴兒們一聽大樂,於是作猢猻散去了。在本案例中,狙公的實際支出並沒有增加,但是卻獲得猴子們的支持,也是溝通的範例。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轉載《再別康橋》 賞析

《再別康橋》賞析
作者: 徐志摩


輕輕的我走了,
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
作別西天的雲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陽中的新娘;
波光裡的豔影,
在我的心頭蕩漾。

軟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搖;
在康河的柔波裡,
我甘心做一條水草!

那榆蔭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

陳琳 古詩《飲馬長城窟行》漫談

飲馬長城窟,水寒傷馬骨。
往謂長城吏,慎莫稽留太原卒﹗
官作自有程,舉筑諧汝聲﹗
男兒寧當格鬥死,何能怫郁(ㄈㄨˊ ㄩˋ)筑長城。

長城何連連,連連三千里。
邊城多健少,內舍多寡婦。

作書與內舍,便嫁莫留住。
善待新姑嫜,時時念我故夫子﹗

報書往邊地,君今出語一何鄙﹖
身在禍難中,何為稽留他家子﹖
生男慎莫舉,生女哺用脯。
君獨不見長城下,死人骸骨相撐拄。
結髮行事君,慊慊心意關。
明知邊地苦,賤妾何能久自全﹖

語譯
  第一層(1—8句),寫築城役卒與長城吏的對話:
  讓馬飲水,只得到那長城下山石間的泉眼,那裡的水是那麼的冰冷,都冷傷透及馬骨頭裡。
  一位築城役卒跑去對監修長城的官吏懇求說:你們千萬不要長時間的滯留我們這些來自太原的役卒啊!

從胡適的新詩《希望》到《蘭花草》

如果唱起“我從山中來,帶得蘭花草”,相信很多人都能夠接著唱幾句,這首民歌《蘭花草》在若干年前曾經瘋迷一時,為許多年輕人所喜愛。因為它旋律流暢,同時歌詞淺顯易懂。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實這首歌的原始作者竟然是國寶級的大師胡適博士。原詩的名字是《希望》。1921年夏天,胡適的朋友熊秉三夫婦送給胡適一盆蘭花草,胡適歡歡喜喜帶了回來。胡適每天在讀書寫作之餘精心照顧,但直到秋天,也沒有開出花來,於是他有感而發寫了這首小詩。這首詩清新、質樸、深情,對生命的期待與珍惜躍然紙上。胡適給它取名為《希望》。這首小詩《希望》共3闋60字,詩云:
  我從山中來,帶得蘭花草。種在小園中,希望開花好。
        一日望三回,望到花時過;急壞看花人,花苞無一個。
  眼見秋天到,移花供在家,明年春風回,祝汝滿盆花。


後來20世紀八十年代初期被陳賢德和張弼二人修改並配上曲子,同時改名為《蘭花草》,由名歌手劉文正演唱,從而廣為流傳。

《蘭花草》的歌詞如下   我從山中來,帶來蘭花草,種在小園中,希望花開早。
  一日看三回,看得花時過;蘭花卻依然,苞也無一個。
  轉眼秋天到,移蘭入暖房;朝朝頻不息,夜夜不能忘。
 但願花開早,能將宿願償;滿庭花簇簇,開得有多香。 從以上比較可以清楚看出,《蘭花草》歌詞是《希望》一詩稍加增改而成。從立意、內容、文辭到形式,都沒有大的變化。只是為了傳唱的方便,將三段敷衍為四節。作為歌曲,這是可以理解的。由歌詞我們彷彿看到一個朝氣蓬勃的少年從山中帶回一株蘭花草時的滿心歡喜,看到他在精緻的小園中細心呵護的身影,看到他遮掩不住的焦急。清澈達意的文字中能看到那個少年清澈眼眸裡的天真和悵然。

由前述的解說,1921年胡適寫這首小詩的時候,似乎只是一時興起,將當時的感受以詩的形式表達出來,然而為什麼會取名《希望》,則是眾說紛紜,莫衷一是。一說是1919年2月,胡適曾翻譯過另外一首《希望》小詩。而且,妻子江冬秀懷孕在身,兩個月後就要臨產,“希望”預示著新生命的前程。有人認為詩中的“蘭花草”其實是隱喻“德先生與賽先生”,胡適於1917年回北京大學任教時將民主和科學引進中國,然而到了1921年,民主和科學並沒有如他所預期的在中國落地生根,甚至“苞也無一個”。也有人認為“蘭花草”其實是隱喻白話詩,胡適的文學革命是主張以白話取代文言寫詩,它早在1916年開始就不斷實驗以白話寫詩,可惜贊成他的主張的人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