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水滸

專案管理的擬訂
--行者武松的復仇計畫
引子
潘金蓮原是清河縣一個大戶人家的婢女,頗有幾分姿色,有一種說法是大戶想染指她,她去向主人婆告密,那個大戶非常生氣而故意將她嫁給「三寸丁穀樹皮」的武大郎為妻;另有一種說法是這個潘金蓮已被大戶強暴,引起主人婆的妒恨,因而蓄意倒賠些嫁妝送給武大為妻。潘金蓮見武大身材短矮,相貌猥瑣,覺得很委曲,難免自怨自艾。這個武大由於身材矮短,自卑感很重,怕老婆怕得厲害,所以總不敢向老婆頂嘴。清河縣的一些不良少年,時常到武大家門口諷言諷語,說潘金蓮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經常予以騷擾,武大感到非常難堪,決定搬家。結果搬到了陽穀縣紫石街租賃房屋居住,誰知隔壁住的竟然是一個三姑六婆中拉皮條的王婆。
武大的親弟弟武松,曾於景陽崗打死了一頭大老虎,成為陽穀縣的英雄,被縣令任命為捕頭。武松在街上遇見哥哥武大,武大要武松搬到家裡來住。潘金蓮見叔叔是打虎英雄,人又長得高大英俊,只比她大三歲,便不免產生愛意,處處表示熱情,尤其當武大不在家時,更加打扮,期以引起武松的注意。可是武松卻毫無知覺,長嫂若母,武松對待嫂嫂仍舊恭恭敬敬。
武松在哥哥武大的家裡住了一個多用,適逢冬天大雪,他回家時武大還沒有回家,潘金蓮為他生火去寒,斟酒取暖,潘金蓮喝了酒,就覺得春心盪漾,藉口很熱,有意無意的敞開衣領微露酥胸,更以言語挑逗武松,武松這才有了警覺,責備嫂嫂不可無恥,並警告潘金蓮,如做出對不起他家大哥的事,絕不會饒她。
潘金蓮的情慾不得滿足,因此由變生恨,武松雖然藉口公事很忙,必須搬往縣衙官舍,讓潘金蓮不致於太難堪,但潘金蓮的桃花劫難逃,這時出現了花花公子西門慶,接著武大發現老婆偷漢,當場捉姦卻被西門慶踢傷,潘金蓮戀姦情熱,毒死親夫,後來演變成武松殺嫂,潘金蓮死於武松的刀下。

解析
話說行者武松發現哥哥武大被嫂嫂潘金蓮與西門慶和王婆合力殺害,如何嚴懲這些人來替屈死的哥哥報仇,他是大大的動了一回腦筋的。其實解決個人或企業的任何問題都有一定的步驟,如果事先能夠經過縝密的規劃,成功的機會就會大增。
(1)首先是作調查,把案情弄清。可是這種事情不能找潘金蓮,這個女人不會講真話;王婆也不會講;對西門慶,當時武松知道的還不多。於是,武松先找以發送死人為職業的何九叔。他知道何九叔是一個江湖油子,老奸巨滑,不是容易對付的。他在酒店裡款待何九叔,忽然,「只見武松揭起衣裳,颼地掣出把尖刀來,插在桌子上」,對何九叔說:「小子粗疏,還曉得冤各有頭,債各有主。你休要驚怕,只要實說武大死的緣故,便不干涉你。我若傷了你,不是好漢;倘若有半句兒差錯,我這口刀定教你身上添三四百個透明的窟窿!」這話說得很硬,有明顯的威脅性,可是合情合理:「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何九叔早就料到會有這麼一天,早已經作好了準備,當即就把殺人的主要證物:「武大中了毒的黑骨頭和西門慶行賄的銀子」交出來。武松順利地了解到了案子的基本情況。武松又去找賣果品的孩子鄆哥。鄆哥家裡窮,小小年紀就要養家餬口,沒時間陪著吃官司,武松和他第一次見面就送給他五兩銀子,打消了他的後顧之憂:「這五兩銀子如何不盤纏得三、五個月?便陪他吃官司也不妨。」有了這個作舖墊,按著又請他吃飯,還答應官司結束後再送給他十四、五兩銀子做本錢。條件如此優厚,鄆哥痛痛快快地將他所知道的事情毫無保留地全抖出來。告訴了武松,使武松對案情有了更多、更深的了解。
(2)搞清了案情,武松便把兩個證人帶到縣衙去告狀。武松原本以為知縣對他不錯,而且他剛剛替知縣監送車仗到東京,立下了汗馬功勞,一定會替他作主,打贏這場官司,沒料到知縣早已接受了西門慶的賄賂,不准他的狀子,反而教訓他說:「武松,你休聽外人挑撥你和西門慶做對頭,這件事不明白,難以對理。聖人云:『經目之事,猶恐未真;背後之言,豈能全信?』不可一時造次」。
知縣不准武松的狀子,武松也不爭辯,將兩個證人帶回哥哥家中,立即實施第三個步驟自己動手,嚴懲兇手。這是一著險棋。因為稍有不慎,會把自己也搭了進去。武松的心計,在這一著險棋上表現得非常出色。既要殺死潘金蓮和西門慶,為哥哥報仇,又要在法律上說得過去,自己不擔殺人的罪名。這種事說說容易,做起來就難了。武松好像已經成竹在胸,幹起來一個環節緊扣一個環節,不焦不躁,不忙不亂。
(3)武松先把街坊四鄰全召集到家中,做為重要的人證,這些都是膽小怕事的市井人物。事不關己,高高掛起。武松派兵士把前後門看守起來,准進不准出,誰不願當證人也不行。動起手來,第一個對象便是潘金蓮:「那婦人驚得魂魄都沒了,只得從實招說。將那時放帘子,因打著西門慶起,並做衣裳,如何通姦一一地說;後來怎生踢了武大,因何設計下藥,王婆怎地教唆撥置,從頭至尾,說了一遍。」潘金蓮招認了,王婆也只得招了,這些武松都叫人一字一句全記錄下來,讓這兩個人在供詞上簽字畫押,所有證人也在供詞上簽了字、畫了押。接下來,先殺了嫂嫂潘金蓮,並尋到西門慶在獅子樓飲酒,西門慶雖然也有武藝,但因平時沉緬酒色,荒廢武功,不是武松的敵手,也被殺了。武松提了兩個人頭奠祭他的哥哥武大郎,然後向知縣自首。而將王婆留下不殺,這正顯示武松的心計:王婆已犯下死罪,武松不殺,官府也要殺她,王婆是死定了的:武松暫時留下她做活口,可以為此案作一個有力的見證。 (4)最後一步就是到縣衙自首。一切都如武松算計的那樣:主犯已經殺了,且殺得有理,供詞、證人、證物一應俱全,知縣也奈何他不得,只得按法律程序往上申報。從陽谷縣申報到東平府,東平府又申報到刑部,最後給王婆判了剮刑,只給武松判了個「脊杖四十,刺配二千里外」完事。
筆者認為潘金蓮的淫惡一半由於天性使然,另一半也是由於環境所逼促。西門慶是當地著名浪子,一見潘金蓮而色授魂與,則她的姿色妖豔,可以想見。潘金蓮不得才子而嫁之,不得英雄而嫁之,不得達官貴人而嫁之,也不得風流浪子而嫁之,而月夕花晨,明鏡青燈之間,惟與一賣炊餅的「三寸釘穀樹皮」相伴,心中的委屈可想而知。由於潘金蓮是個沒有受過教育的女子根本不懂何者為禮教;何者為婦道,則顧影自憐的時候而生外心,難道不為人情中的事嗎?更糟糕的是,她的隔壁鄰居竟是拉皮條的王婆,俗話說:「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除了非常少的人真能像蓮花出污泥而不染之外,潘金蓮的下場似乎是天注定的了。
至於武大,以潘金蓮的美貌原本就容易招蜂引蝶,又兼她小智小慧,在在都不是武大所能比得上。事實上,為武大本身的利益著想,正當視為毒蛇猛獸而遠避之。天上無端掉下來的豔福並不是每個人都有能力消受。正如沒有弄蛇之技,而玩蛇於股掌之上,最終必被蛇所吞噬,是人人都想得到的結果。因此武大之死,潘金蓮固然有罪,而武大也未嘗沒有招殺之道。天下後世不少想吃天鵝肉的癩蝦蟆,實在應以這一事件引以為戒,不要重踏覆轍。
中國時報1989年12月9日轉載「中通社」的一則報導如下:《水滸傳》中身材矮小,面貌醜陋的武大郎,歷史上確有其人,但不同的是,他是一位身材高大、文武雙修,為官清正的知縣。根據河北省清河縣委書記孫彥敏表示,他對此段歷史下了很多功夫。武大郎是清河縣武家那村人,少年得志,中了進士,在山東陽谷做了知縣。武大郎的一位同窗好友千里投奔,欲謀一官半職,卻未如願。這位好友一氣之下,不辭而別,回家鄉路上編造了許多謾罵諷刺武大郎的事,沿村張貼,廣而告之。之後一些文人墨客藉題發揮一傳再傳。
清河縣城東北的黃金莊是潘金蓮的家鄉。潘乃知州的千金,大家閨秀。她與武大郎恩恩愛愛,白頭到老,先後生下四子。武松也是他倆一手拉拔大的。從無殺嫂祭兄的事情。武家後代強烈呼籲︰要恢復武大郎和潘金蓮兩個歷史人物的本來面目。
談到這裡,對於許多關於「宋江等人是否確有其人」之類的考證研究深深不以為然,筆者認為水滸故事中的宋江即使確有其人,也不過是同名同姓而已。正如《水滸傳》與《金瓶梅》中都有西門慶與潘金蓮,可是他們二人在兩本書中的結局卻全然不同。明代小說《金瓶梅》中的西門慶的毛病主要在於毫無節制地追求淫欲,而不明白他的身體受不了。《金瓶梅》開卷便以諧謔的口吻講到張大戶「自從收用金蓮之後,不覺身上添了四、五件病症。端的那五件?第一腰便添疼,第二眼便添淚,第三耳便添聾,第四鼻便添涕,第五尿便添滴。還有一樁兒不可說,白日間只是打盹,到晚來噴嚏地無數。」最後「患陰寒病症,嗚呼哀哉死了」。中國古典長篇小說的第一回,往往與宋元話本一樣,起著籠罩全局的作用。這裡也不例外。言外之意是調侃西門慶,預示了西門慶的人生道路及其結局。小說在西門慶了卻性命之前,一再提到他的身體已不足以應付他的縱慾,腿軟、腰疼,打不起精神,但他依然故我,直到「嗚呼哀哉斷氣身亡」方才罷休。那時他年僅三十三歲。
這則報導讓筆者想起了另一個類似的故事,就是京劇中的「鍘美案」。內容大意是說宋朝時有個名叫陳世美的書生,原本在家鄉有個糟糠之妻,在進京趕考的時候中了狀元,由於貪圖富貴,置髮妻於不顧,謊稱未婚而與公主結婚。妻子聽聞陳世美高中狀元,帶著孩子千里尋夫,到了京城找到陳世美,想不到他竟然狠心的拒不見面。陳妻一氣之下向包公告狀,因而有「鍘美案」。據說歷史上確有陳世美其人,與友人一起進京趕考,中了進士做了官。有位同窗好友千里投奔,欲謀一官半職,卻未如願。這位好友一氣之下不辭而別,回家鄉路上編造了許多謾罵諷刺陳世美的故事,沿村張貼,廣而告之,讓「陳世美」成為負心郎的代名詞。幸好現在有法律保護,我們不會有被他人毀謗的困擾。

附註
看過水滸的人大多對武松有相當好的印象,一方面是由於他對兄長武大的敬愛,另一方面是他的不好色。根據大陸水滸專家王玨的研究,清朝王思厚《豆棚夜話》中有「《水滸》鱗爪」一卷,說到武松其人。該書提及他姓武是「化名」。武松原來不姓武,而是姓李,他殺了人,逃到少林寺,要求出家當和尚。主持問他姓甚名誰,當時少林寺僧人正在松樹下練武功,他就指武為姓,指松為名。
武松本是山東博興縣小清河畔清河鎮李家莊人氏。他原是像《水滸傳》中的「沒遮攔」穆弘一路的貨色,是個地主家的惡少,專以尋釁打架為樂事。他的乳名叫李伴子,人們就喊他「李棒子」、「李霸」、「李元霸」。
武松因為逞能和一個賣膏藥的比武,被人家打敗了,他執意要拜賣膏藥的為師。賣膏藥的提出條件:學了武藝要用武藝幹好事,不能用武藝幹壞事。武松答應了。學會武藝後,「日除雙虎」。一是入山打死了一頭傷害人畜的猛虎,另一是除掉了一個無惡不作、霸占人妻的惡霸。那個惡霸霸占的是一個賣一餅的人的老婆,《水滸傳》中把煎餅改成了炊餅。山東人吃的是煎餅,沒聽說有「炊餅」。炊餅是南方的一種小點心,類似福建的「光餅」。筆者認為這種考證似乎過於瑣細,因為《水滸傳》原本就是一本虛構的故事,書中的人物自然不必是真有其人。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轉載《再別康橋》 賞析

《再別康橋》賞析
作者: 徐志摩


輕輕的我走了,
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
作別西天的雲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陽中的新娘;
波光裡的豔影,
在我的心頭蕩漾。

軟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搖;
在康河的柔波裡,
我甘心做一條水草!

那榆蔭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

陳琳 古詩《飲馬長城窟行》漫談

飲馬長城窟,水寒傷馬骨。
往謂長城吏,慎莫稽留太原卒﹗
官作自有程,舉筑諧汝聲﹗
男兒寧當格鬥死,何能怫郁(ㄈㄨˊ ㄩˋ)筑長城。

長城何連連,連連三千里。
邊城多健少,內舍多寡婦。

作書與內舍,便嫁莫留住。
善待新姑嫜,時時念我故夫子﹗

報書往邊地,君今出語一何鄙﹖
身在禍難中,何為稽留他家子﹖
生男慎莫舉,生女哺用脯。
君獨不見長城下,死人骸骨相撐拄。
結髮行事君,慊慊心意關。
明知邊地苦,賤妾何能久自全﹖

語譯
  第一層(1—8句),寫築城役卒與長城吏的對話:
  讓馬飲水,只得到那長城下山石間的泉眼,那裡的水是那麼的冰冷,都冷傷透及馬骨頭裡。
  一位築城役卒跑去對監修長城的官吏懇求說:你們千萬不要長時間的滯留我們這些來自太原的役卒啊!

從胡適的新詩《希望》到《蘭花草》

如果唱起“我從山中來,帶得蘭花草”,相信很多人都能夠接著唱幾句,這首民歌《蘭花草》在若干年前曾經瘋迷一時,為許多年輕人所喜愛。因為它旋律流暢,同時歌詞淺顯易懂。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實這首歌的原始作者竟然是國寶級的大師胡適博士。原詩的名字是《希望》。1921年夏天,胡適的朋友熊秉三夫婦送給胡適一盆蘭花草,胡適歡歡喜喜帶了回來。胡適每天在讀書寫作之餘精心照顧,但直到秋天,也沒有開出花來,於是他有感而發寫了這首小詩。這首詩清新、質樸、深情,對生命的期待與珍惜躍然紙上。胡適給它取名為《希望》。這首小詩《希望》共3闋60字,詩云:
  我從山中來,帶得蘭花草。種在小園中,希望開花好。
        一日望三回,望到花時過;急壞看花人,花苞無一個。
  眼見秋天到,移花供在家,明年春風回,祝汝滿盆花。


後來20世紀八十年代初期被陳賢德和張弼二人修改並配上曲子,同時改名為《蘭花草》,由名歌手劉文正演唱,從而廣為流傳。

《蘭花草》的歌詞如下   我從山中來,帶來蘭花草,種在小園中,希望花開早。
  一日看三回,看得花時過;蘭花卻依然,苞也無一個。
  轉眼秋天到,移蘭入暖房;朝朝頻不息,夜夜不能忘。
 但願花開早,能將宿願償;滿庭花簇簇,開得有多香。 從以上比較可以清楚看出,《蘭花草》歌詞是《希望》一詩稍加增改而成。從立意、內容、文辭到形式,都沒有大的變化。只是為了傳唱的方便,將三段敷衍為四節。作為歌曲,這是可以理解的。由歌詞我們彷彿看到一個朝氣蓬勃的少年從山中帶回一株蘭花草時的滿心歡喜,看到他在精緻的小園中細心呵護的身影,看到他遮掩不住的焦急。清澈達意的文字中能看到那個少年清澈眼眸裡的天真和悵然。

由前述的解說,1921年胡適寫這首小詩的時候,似乎只是一時興起,將當時的感受以詩的形式表達出來,然而為什麼會取名《希望》,則是眾說紛紜,莫衷一是。一說是1919年2月,胡適曾翻譯過另外一首《希望》小詩。而且,妻子江冬秀懷孕在身,兩個月後就要臨產,“希望”預示著新生命的前程。有人認為詩中的“蘭花草”其實是隱喻“德先生與賽先生”,胡適於1917年回北京大學任教時將民主和科學引進中國,然而到了1921年,民主和科學並沒有如他所預期的在中國落地生根,甚至“苞也無一個”。也有人認為“蘭花草”其實是隱喻白話詩,胡適的文學革命是主張以白話取代文言寫詩,它早在1916年開始就不斷實驗以白話寫詩,可惜贊成他的主張的人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