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水滸

「專業」之士的新義
--從鼓上蚤時遷談起

時遷,高唐州人,因為他的輕身工夫很好,行事機警,所以江湖稱他為「鼓上蚤」。他曾因犯案在薊州府裡坐牢,當時「病關索」揚雄在監獄裡擔任押司,見時遷也是一條好漢,所以曾為之開脫照顧。時遷出獄後對揚雄一直心懷感激,不過為了生活,他只能做飛簷、走壁、跳籬、騙馬,偷雞、摸狗這些見不得陽光的勾當。
時遷經過翠屏山時,碰巧遇到揚雄因故殺妻,後來聽石秀建議要去投梁山泊,他才現身,說要隨揚雄上梁山。他們三人經過祝家莊,住進祝家店,有酒有飯卻沒下酒的菜,時遷賊性不改,偷了店中報曉的大公雞,殺了煮熟下酒。店小二天亮起床不見報曉公雞,氣得不得了,卻又打不過他們三人,只好傳報祝家莊,出動了一、二百個莊客,才把時遷捉了去。
楊雄和石秀先去李家莊拜訪莊主「撲天鵰」李應,李應要管家「鬼臉兒」杜興去祝家莊說情,請祝家釋放時遷,可是祝家兄弟不賣李應的賬,弄得二家翻臉,李應又打不過祝家兄弟,而楊雄和石秀去梁山泊求援,晁蓋認為時遷的偷雞行為牽累梁山泊蒙羞,甚至要殺了楊雄和石秀,結果宋江求情,決定攻打祝家莊。經過兩次的失敗,靠「病尉遲」孫立混入祝家莊,才裡應外合血洗祝家莊,救出時遷等人。
時遷的故事讓筆者立刻聯想到「雞鳴狗盜」的典故。首先談談「狗盜」的故事。孟嘗君田文是戰國時齊國貴族,性豪爽好客。對於食客才能不論大小,只要懷有一技之長,皆可入於門下。因此,他府中容納有三千多名的食客。他照顧食客們無微不至,也重視他們的意見,常派人記錄其間的對話。如果是食客的親人有困難,孟嘗君也會暗暗雪中送炭。因此,他的名望日漸升高,各國諸侯也都因為齊國有這樣賢德人士而禮敬齊國。齊王也因孟嘗君賢能而器重,提拔他為相國。
各諸侯國中就數秦昭王最為仰慕孟嘗君,特別派使者邀請他到秦國去。於是,孟嘗君便帶著一千多名食客,分乘百餘輛馬車直奔秦國而去。秦王以盛宴款待,而孟嘗君也回以厚禮,其中有一件狐白裘的狐狸毛皮價值連城,堪稱稀世珍寶。秦王高興得合不攏嘴,立刻將狐白裘披在身上,並且告訴愛妾燕姬這件寶貝的價值,吩咐她好好收藏,以備冬天時穿著。
不久秦昭王想要聘請孟嘗君擔任丞相,大臣忙加阻止說:「孟嘗君畢竟是齊國的貴族,自然事事以齊國為重,要聘他為秦國重臣恐對我國不利,還請大王慎重考慮。」昭王問道:「那該怎麼辦呢?」群臣答說:「不如將他殺了。」秦王聽後頓時感到無所適從,只好將孟嘗君暫時軟禁在迎賓館中再行打算。
秦王的弟弟向來就敬慕孟嘗君,便獻策略給他:「昭王有位愛妾名燕姬,只要說服她在昭王面前美言兩句,必然能使你安然脫險。」於是,孟嘗君託付秦王弟弟一對白璧送給燕姬,請求她幫忙,但燕姬卻說:「如果也送我一件狐白裘,我就答應此事。」這下子孟嘗君碰上了難題,因為狐白裘是天下無二的珍品,現已獻給了昭王。「該如何是好?」他向食客們徵詢意見。這時,有位坐在下首位子的神偷說:「讓我去把狐白裘給偷出來。」孟嘗君嘆口氣說:「情勢所迫,也只好如此了。」當天夜裏,神偷兒喬扮成狗的樣子潛入宮中的寶庫。守衛雖然瞥見他,但以為是自己豢養的狗也就不加理會。一等到守衛睡著後,神偷兒在堆積如山的寶物中翻找,不多時便尋得裝狐白裘的箱子,以偷兒慣用的手法將其打開,順利取走狐白裘。「鼓上蚤」時遷的本領或許與這位神偷兒的本事不分高下吧。
第二天,孟嘗君就託秦王之弟將狐白裘送給燕姬,燕姬芳心大悅,立刻答應幫忙。當天晚宴上燕姬服侍於秦王旁,哆聲說著:「大王如果殺了孟嘗君,會被天下人同聲指謫,濫殺賢者,以後恐怕再也沒有賢者敢來投效秦國了。」秦王聽後,想想自己還需要賢才輔助,不能因小失大,便下令釋放孟嘗君,並且為他準備回國的馬車隊。
其次再來談談「雞鳴」。前述時遷故事中有提及報曉的大公雞,孟嘗君故事也與雞鳴相關。話說為了防範秦昭王會臨時又變卦,孟嘗君一行聞訊立即啟程,抵達函谷關時已是午夜時分。可是根據秦國法律,沒聽到雞鳴是不能開城門的。食客中有位善於模仿雞啼的人,這時便一聲按著一聲模仿啼鳴起來。不久各地的雞都喔喔啼起,守城門的官吏聽到雞啼,以為天快亮了,便打開關門,讓孟嘗君一隊人馬通過關卡。
事後,秦昭王果然後悔釋放孟嘗君,他下令派快騎追趕。可惜孟嘗君等人早已逃出函谷關。秦昭王懊惱地說:「還是讓他逃跑了,不過,他的手下確實是臥虎藏龍。」大劫歸來的孟嘗君,很感慨地說:「能安然脫險完全是雞鳴狗盜者的功勞啊!」居上座的食客聞言,不覺羞慚滿面,從此再也不敢鄙視居下座者的能力了。
由於時遷與時間諧音相近,加上「雞鳴」也與時間相關,筆者因此聯想到時間管理的問題。有人說:「上帝對人類最公平的兩件事之一就是每個人每天都是只有24小時,另一件是每個人凡事都必須從頭學起。」記得小時候曾經唸過「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的話,雖然我們並不知道所謂「一寸光陰」到底有多長?但是既然光陰與黃金相比,其價值昂貴也就可知了,當然值得好好管理,以求得最大利益。時間管理的層面十分廣泛,無論是公司或個人,都有其必要性。例如,現今企業的新產品開發,由於產品壽命的不斷縮短,因此誰能在最短時間內上市,就是贏家、所以時間管理的重要性自不待言。本文擬從個人生涯規畫的觀點談起。
根據某期美國Time雜誌的一篇專題部導的說法,現代人活在「時間荒」的時代裡,工作壓力日甚一日,生活愈來愈忙亂,迫使人們不得不加快腳步,勇往直前。這種發生於工作上的沈重時間壓力同樣地反映在個人日常生活之中,人們曾經一度假設藉由科技發達、創造出生活上更多便利之後,從此將擁有更多「閒暇」來和家人相聚,親近大自然、重新審視自己,並且一圓長久以來懷抱的夢想。然而,當科技正以日新月異的腳步演進之際,事實上,人們卻反而更加忙碌,竟然發覺時間更為不夠用。尤其是在愈現代化的大都會中生活的人們,形色愈是匆促,日子過得愈是緊張。一方面每個人應該做、不得不做的瑣事多得滿坑滿谷,就像高速公路上全面癱瘓的交通狀況一樣,動彈不得。另一方面,真正想做的事卻又找不出空檔來做,「忙、盲、茫」成為描寫現代生活的絕佳寫照,悠閒似早已成為很久沒有聽過的陌生字眼。
其實,時間的需求是按每個人所有、所得之享受而排定先後順序的,例如我們買一輛車,就得花時間去學習如何駕駛;買了一本新書就得花時間去閱讀。每一張新面孔、新鮮事都吸引著我們花費時間,於是乎時間就顯得越來越少,失控的感覺也就越來越強烈。
因此,如何有效地利用時間,讓自己忙得有目的、有重點和有必要,是現代人急欲欲精諳的技術,無怪乎市面上有關「時間管理」的書籍如同汗牛充棟,隨處可見。然而透過學習,讓工作變得有效率,並不盡然能使用瀕於失控的生活重新步上正軌,因為要讓自己真正過得更好,不單是做好時間管理那麼簡單。
依據專家的說法,時間管理發展至今已有四代:第一代時間管理的主要目的在提醒人們切勿遺忘,管理工具為簡要的備忘錄及查核表,表格的設計雖然因人因需要而異,但大抵不外月、日、時間、人物、內容的範圍。第二代時間管理著重在規畫及籌備,管理工具為行事曆及工作清單。本階段時間管理的規模,顯而易見較以往龐大複雜,因牽涉到規畫階段,在防範於未然的情況下,的確可節省不少過去花在瑣碎事物上的時間。
利用日常工作清單的作法包括(l)把當天想要做的字全部列出來:(2)將各各項工作依重要度分別歸類為A、B、C等三大類;(3)評定等級之後冉加上分數,以便由同級中再分優先次序,如A1、A2、A3等等,然後依序進行解決。
第三代時間管理則除了包含規畫外,更進步做到排定優先順序以及控制,這個階段的主要管理工具為可以表達出統合價值和觀目標、進度表的規畫書,時間管理至此可說已完全跳離memo紙或是隨手小卡片的時期。為了 有效運用規畫工具,正確的作法是(1)應該隨身帶「規畫書」,將任何相關信息都登錄其中。(2)同時每天都要作規畫,(3)運用良好的諮詢系統。例如,與他人通電話或見面,記錄談話要點於其中。(4)做大事記,以提醒當月計畫的事情。(5)作每月索引,有些怕遺漏或忘記,就記下來。
然而講求效率應有其目的,否則多餘的時間又得想辦法kill time,不是很矛盾的事情嗎?換句話說,講求效率的目的是要追求效能(effectiveness)。就像如今很多人講求延年益壽之道,另一方面卻又不知如何善加利用,整天無所事事,度日如年,實在相當荒謬。
近些年來,人們的人生觀與傳統的想法已經有很大的差異,他們不再認同只是講求效率,讓自己忙得如同停不住的陀螺,而忽略了生活樂趣的傳統構想。人們逐漸領悟到「事由人生」,要解決問題根源,讓生活井然有序,唯有從自己的內心審視做起。例如,想要重拾悠閒,首先要減少欲望與提昇自我能力,才有可能「離苦得樂」。因此,第四代時間管理,也就是最新一代時間管理,很明顯已經跨入心靈領域了。
最新一代時間管理的真諦在於圓夢:「人生有夢,築夢踏實」。首先,你必須問問自己:「我到底真正想要什麼?」然後問:「如果我繼續這樣下去,是否可以達成我真正想要的目標?」接下去再問第三個問題:「如果我得到了,我是否會快樂?並且是否真正實現我內心最深處的理想?」這就是所說的反省檢視自己。人多懷念著過去,期盼著將來,而沒有在過現在。其實,能掌握目前擁有的,真切的過著現在,才算是懂得時間管理的聰明人。
另外還有一則聯想。我的問題是:「這些具有雞鳴和神偷『專業』的人算不算是『知識份子』?」這個問題乍聽之下會讓人有摸不著頭腦的感覺。我之所以又這個奇怪的疑問是因為在某次翻閱一本與知識管理相關的書的時候,作者在其中提到「知識經濟」中所提及的「知識份子」與我們平常所瞭解的認識字的「知識份子」的意義不太一樣。其中所謂的「知識」是指與專業相關的知識。例如,他舉例說,在美國幽默大師馬克吐溫(Mark Twin)的一本小說中,提到有一位先生目不識丁,但是卻對於汽船上的機械故障或水電問題的知識非常熟悉,從實用的角度看起來,非常符合「知識經濟」中「知識份子」的定義。如果是延伸這個「知識份子」的定義,雞鳴狗盜之士應該歸類為具有專長的「知識份子」,反而是過去所謂「知識份子」的書生「百無一用」,只會高談闊論之外沒有任何專長,算不得是現代「知識份子」了。?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轉載《再別康橋》 賞析

《再別康橋》賞析
作者: 徐志摩


輕輕的我走了,
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
作別西天的雲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陽中的新娘;
波光裡的豔影,
在我的心頭蕩漾。

軟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搖;
在康河的柔波裡,
我甘心做一條水草!

那榆蔭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

從胡適的新詩《希望》到《蘭花草》

如果唱起“我從山中來,帶得蘭花草”,相信很多人都能夠接著唱幾句,這首民歌《蘭花草》在若干年前曾經瘋迷一時,為許多年輕人所喜愛。因為它旋律流暢,同時歌詞淺顯易懂。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實這首歌的原始作者竟然是國寶級的大師胡適博士。原詩的名字是《希望》。1921年夏天,胡適的朋友熊秉三夫婦送給胡適一盆蘭花草,胡適歡歡喜喜帶了回來。胡適每天在讀書寫作之餘精心照顧,但直到秋天,也沒有開出花來,於是他有感而發寫了這首小詩。這首詩清新、質樸、深情,對生命的期待與珍惜躍然紙上。胡適給它取名為《希望》。這首小詩《希望》共3闋60字,詩云:
  我從山中來,帶得蘭花草。種在小園中,希望開花好。
        一日望三回,望到花時過;急壞看花人,花苞無一個。
  眼見秋天到,移花供在家,明年春風回,祝汝滿盆花。


後來20世紀八十年代初期被陳賢德和張弼二人修改並配上曲子,同時改名為《蘭花草》,由名歌手劉文正演唱,從而廣為流傳。

《蘭花草》的歌詞如下   我從山中來,帶來蘭花草,種在小園中,希望花開早。
  一日看三回,看得花時過;蘭花卻依然,苞也無一個。
  轉眼秋天到,移蘭入暖房;朝朝頻不息,夜夜不能忘。
 但願花開早,能將宿願償;滿庭花簇簇,開得有多香。 從以上比較可以清楚看出,《蘭花草》歌詞是《希望》一詩稍加增改而成。從立意、內容、文辭到形式,都沒有大的變化。只是為了傳唱的方便,將三段敷衍為四節。作為歌曲,這是可以理解的。由歌詞我們彷彿看到一個朝氣蓬勃的少年從山中帶回一株蘭花草時的滿心歡喜,看到他在精緻的小園中細心呵護的身影,看到他遮掩不住的焦急。清澈達意的文字中能看到那個少年清澈眼眸裡的天真和悵然。

由前述的解說,1921年胡適寫這首小詩的時候,似乎只是一時興起,將當時的感受以詩的形式表達出來,然而為什麼會取名《希望》,則是眾說紛紜,莫衷一是。一說是1919年2月,胡適曾翻譯過另外一首《希望》小詩。而且,妻子江冬秀懷孕在身,兩個月後就要臨產,“希望”預示著新生命的前程。有人認為詩中的“蘭花草”其實是隱喻“德先生與賽先生”,胡適於1917年回北京大學任教時將民主和科學引進中國,然而到了1921年,民主和科學並沒有如他所預期的在中國落地生根,甚至“苞也無一個”。也有人認為“蘭花草”其實是隱喻白話詩,胡適的文學革命是主張以白話取代文言寫詩,它早在1916年開始就不斷實驗以白話寫詩,可惜贊成他的主張的人似…

白居易的《花非花》究竟是什麽意思

花非花,霧非霧。夜半來,天明去。來如春夢不多時,去似朝雲無覓處。這首唐代著名詩人白居易的《花非花》在五十多年前我讀書的時候就已經於音樂課中學過,至今還沒忘記它的旋律。不過對於詞句的意思卻是不甚了了。最近我著迷台詩宋詞的學習,上網查這首詩的翻譯,發現有多家不同的解讀,詩人的《花非花》到底想說什麼呢?感到十分有趣,特將結果整理與同好分享。
白居易詩不僅以語言淺近著稱,其意境亦多顯露,但這首《花非花》卻句式奇特,且通篇取譬,十分含蓄,甚至迷離,堪稱是中國文學史上最早的朦朧詩的代表,在白詩中確乎是一個特例。因此對於這首詩到底想表達甚麼,充滿好奇。詩取前三字爲題,近乎“無題”。首二句應讀作“花——非花,霧——非霧”,先就給人一種捉摸不定的感覺。“非花”、“非霧”均系否定,卻包含一個不言而喻的前提:似花、似霧。因此可以說,這是兩個靈巧的比喻。語意雙關,富有朦朧美是這首小詞的最大特點。霧、春夢、朝雲,這幾個意象都是朦朧、飄渺的,意象之間又故意省略了銜接,顯出較大的跳躍性,文字空靈,精煉,使人咀嚼不盡,顯示了詩人不凡的藝術功力。但是,從“夜半來,天明去”的敘寫,可知這裏取喻於花與霧,在於比方所詠之物的短暫易逝,難持長久。如果單看“夜半來,天明去”,頗使讀者疑心是在說夢。但從下句“來如春夢”四字,可見又不然了。“夢”原來也是一比。這裏“來”、“去”二字,在音情上有承上啓下作用,由此生發出兩個新鮮比喻。“夜半來”者春夢也,春夢雖美卻短暫,於是引出一問:“來如春夢幾多時?”“天明”見者朝霞也,雲霞雖美卻易幻滅,於是引出一歎:“去似朝雲無覓處”。
  有人主張這首詞通篇都是隱語,主題當是詠官妓。當時各級官府都有一定數目的官妓,供那些官僚們驅使。首句“花非花”是說官妓的容顏如花,但又並非真花。次句“霧非霧”中“霧”字是雙關。借“霧”為“婺”。“婺女”即女宿星。因官妓女性,上應女宿,但又並非雲霧之霧。
“夜半來,天明去”既是詠星,也是說人。語意雙關,而主要是說人。唐宋時代旅客招妓女伴宿,都是夜半才來,黎明即去。因此,她來的時間不多,旅客宛如做了一個春夢。她去了之後,就像清晨的雲,消散得無影無蹤。官妓不同于一般的妓女,更不同于正式的妻子,她們與官僚之間互為依存,但關係又不便十分密切,只能以夜來明去為限,可謂會短別長。元稹有一首詩《夢昔時》,記他在夢中重會一個女子,有句云:“夜半初得處,天明臨去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