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品管

腦內革命品管篇

環境不斷改變,企業要能生存,必須革除故步自封的心態,改採全新的思考模
式,以適應變革,讓它成為公司組織運作中整體性的一部份。


  近年來,國內企業界流行著一個人人耳熟能詳的「水中蛙」故事:「假如
你把一隻青蛙放在裝冷水的鍋中,然後將鍋水逐漸加溫,這隻青蛙最後必然會
被燙死。」我們人也是一樣,假如不懂得回應這個世界的急遽變化,也將無法
生存。這個故事隱喻企業管理者如果把過去抱得太緊,仍然存著「能不改變就
暫時不改變」的苟安保守心態,在如今越來越注重「持續改善」的時代,必將
難逃被淘汰的命運。

改採全新的思考模式

  外在環境既然已經改變,企業經營的做法自然也應隨之改變,似乎是理所當
然的事情,但是令人不解的是,卻有許多管理者對於環境變化視若無睹。事實上
,一味堅持過去傳統形態的領導者,不僅會坐失大好機會,還會發現整個結構組
織竟如掙扎於泥沼中,無法翻身,等到公司面臨倒閉,後悔已經太晚。

  因此,要想走在這個急速變遷、競爭日劇、多元、複雜時代的尖端,一個全
新的思考方式是絕對必須的。亦即必須儘速擺脫過去的種種模式,把思考方式從
根基上徹底改變,在新一波浪頭來臨之前,就要先做好萬全的準備,其敏捷程度
必須與經營環境變遷的深度、廣度與步調足以同步才行。因為雖然任何一個系統
都有它的成長極限,但是如果能在企業達到成熟期之前,也就是在企業尚未出現
重大問題之前就由一個思維模式跳到另一個思維模式,就能沒有成長極限。換句
話說,如何革除故步自封的心態,改採全新的思考模式,以適應變革,讓它成為
公司組織運作中整體性的一部份,確實是一個不容忽視的課題。

合作取代競爭追求雙贏

  上述的想法在品管方面也是如此。國父說:「人者心之器」,我們常聽說「
革新必先革心」,正是這個道理。觀念改變之後,態度才會改變;態度改變之後
,行為才會改變。以下針對幾個管理上的觀念略加闡述,提供有心改進的經營管
理者參考:

  第一,許多舊思維的公司管理者往往採用「先填滿這個職位,不稱職就開除」
的聘雇策略,認為競爭可以促使員工將工作做得更好。事實上,這種想法與現今
強調團隊合作的管理思潮背道而馳。當每位員工都只為自己的工作績效著想時,
必然會將績效無關的工作推諉塞責,受害最大的將是公司的整體績效。

  品管大師戴明在「新經濟」一書中指出,在僧多粥少、資源有限的局面之下
,迫不得已只好訴諸競爭,否則應儘量以合作替代競爭,共同追求雙贏。在同一
組織之內,管理者在盡可能的範圍之內,實在沒有必要製造「假性缺乏」
(artificial scarcity)的現象,製造不必要的競賽與對立,而應是共同合作,
共同為達成公司總目標努力,因此他力主以合作取代競爭。

合作式競爭共存共榮

  第二,舊思維認為「每件事有贏家就必有輸家」,也就是說,它是一種零和
遊戲(zero-sum game)。在傳統的商戰遊戲中,為了終極的勝利目標,割喉式
的流血競爭,往往造成兩敗俱傷的「慘勝」局面,此種例子在中外屢見不鮮。這
是由於舊思維的管理者較注重立竿見影的效果,認為競爭不外乎是一種硬碰硬的
作法,為了爭取顧客,公司必須傾聽顧客的心聲,並且用所獲利潤再投資到業務
上,否則將會在與對手競爭的局勢上,居於下風,成為輸家。

  其實,這種想法已經不足以確實描述現今商場競爭的複雜局面。美國最新暢
銷書「競合」(Co-opetition)書中所提出之主張,乃是超脫傳統上視「合作」
和「競爭」為彼此牴觸的老舊觀念,以「策略性結盟」為戰略,「合作式競爭」
為手段,亦即結合二者的優點,來達成雙贏的目的。

  以英代爾(Intel)和微軟(Microsoft)為例,當微軟所推出的軟體功能愈
強時,對英代爾晶片的需求量便愈大;從另一個角度來看,也唯有當英代爾的晶
片處理速度更快時,才更能彰顯微軟軟體的價值。此種藉策略性合作以獲取彼此
雙方最大利益(亦即1+1>2)模式,正是「遊戲理論」的精髓所在。

  商戰遊戲的規則並非絕不可改,因為商場上沒有永恆不變的法則,重要的是
如何直指問題的核心而加以更改。事實上,公司的長期獲利率未必要以徹底擊潰
對手為必要條件,藉由「合作式競爭」,原本處於競爭態勢的公司,不但可追求
共存共榮的生態,甚至可創造整體產業的進步。

  康柏(Compaq)與戴爾(Dell)電腦雖互為競爭廠商,但由於同向英代爾採
購晶片,大量採購的結果促使英代爾新型晶片的單位平均研發成本下降,康柏與
戴爾也因而能以更低廉的價格取得更新、處理速度更快的晶片,此舉不但英代爾
可從中獲利而更加速研發新一代晶片,同時也更刺激了個人電腦市場的成長,身
為市場一員的康柏和戴爾自然獲益匪淺。

顧客比上司重要

  第三,舊思維主張員工應「取悅你的上司」。在組織架構為金字塔型的公司
,員工的升遷與否與上司對該員工的青睞與否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因此善於察
言觀色的部屬往往佔盡便宜。然而在如今「顧客優先」的管理理念之下,如果做
不到「顧客滿意」,在顧客不斷流失的狀況之下,公司遲早難逃倒閉的命運。

  第四,舊思維將目光專注於系統之內,認為如果系統出了任何差錯,必然要
有人為這不幸的後果負責,卻忘記問題或許是出自大環境的因素。戴明就曾指出
:「管理者在體制之上工作,而作業員則是在體制之下工作」(Management
work on the system;operator work in the system),換句話說,產
品品質不佳並不盡然一定是作業員的過失,問題有可能是公司所提供的設備不良
或維修不當、員工的教育訓練不足等等,但是員工卻往往必須承擔「工作不力」
的罪名,讓他們心中感到委屈不平。

  第五,舊思維欠缺變異的觀念,也比較不能忍受風險。舊思維是科層制度下
的產物,上司必須無所不知,這個假設條件不但在如今科技日新月異的時代越來
越難以滿足,同時如果由上司指揮與控制一切,事事都需向上級請示,在時效上
也無法立即滿足顧客的需求,可能造成客戶不斷轉向其他公司的嚴重後果。舊思
維是一種重視管制而非改進、分析而非綜合的保守心態,事實上,分析固然有助
於解決問題,但是唯有綜合才有可能創新。

不斷改進永續經營

  另一方面,新思維則是一種全面觀照的整體系統觀,系統概念的重點在於各
個子系統之間的彼此配合。經營者採取不斷改進系統績效以提升顧客滿意的經營
理念,注重合作的團隊出擊,同時追求雙贏。重視變異,由理解變異而控制變異
,進而利用變異。強調持續精進,鼓勵嘗試創新,願意容忍錯誤與風險。新思維
主張永續經營,也就是凡事採取長期觀點,因為在如今越來越複雜的經營環境中
,任何重大的成就都要假以時日。新思維也鼓勵員工成為終身學習的實踐者;凡
事三思而後行,切忌魯莽行事,以免事後感到後悔莫及。

  變,只是一種態度,如何變得更好,是新世紀經營者必須面對的新課題。當
然,並非公司的一切都必須變,例如「服務顧客、貢獻社會」之類的經營理念是
恆久不變的,要變的是策略、戰術、工具與方法。變革固然是現狀的崩壞,卻並
不意味著世界末日的到來。唯有把逃避變革轉換成積極迎接未來的想法,才是活
用變革的積極態度。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轉載《再別康橋》 賞析

《再別康橋》賞析
作者: 徐志摩


輕輕的我走了,
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
作別西天的雲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陽中的新娘;
波光裡的豔影,
在我的心頭蕩漾。

軟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搖;
在康河的柔波裡,
我甘心做一條水草!

那榆蔭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

陳琳 古詩《飲馬長城窟行》漫談

飲馬長城窟,水寒傷馬骨。
往謂長城吏,慎莫稽留太原卒﹗
官作自有程,舉筑諧汝聲﹗
男兒寧當格鬥死,何能怫郁(ㄈㄨˊ ㄩˋ)筑長城。

長城何連連,連連三千里。
邊城多健少,內舍多寡婦。

作書與內舍,便嫁莫留住。
善待新姑嫜,時時念我故夫子﹗

報書往邊地,君今出語一何鄙﹖
身在禍難中,何為稽留他家子﹖
生男慎莫舉,生女哺用脯。
君獨不見長城下,死人骸骨相撐拄。
結髮行事君,慊慊心意關。
明知邊地苦,賤妾何能久自全﹖

語譯
  第一層(1—8句),寫築城役卒與長城吏的對話:
  讓馬飲水,只得到那長城下山石間的泉眼,那裡的水是那麼的冰冷,都冷傷透及馬骨頭裡。
  一位築城役卒跑去對監修長城的官吏懇求說:你們千萬不要長時間的滯留我們這些來自太原的役卒啊!

白居易的《花非花》究竟是什麽意思

花非花,霧非霧。夜半來,天明去。來如春夢不多時,去似朝雲無覓處。這首唐代著名詩人白居易的《花非花》在五十多年前我讀書的時候就已經於音樂課中學過,至今還沒忘記它的旋律。不過對於詞句的意思卻是不甚了了。最近我著迷台詩宋詞的學習,上網查這首詩的翻譯,發現有多家不同的解讀,詩人的《花非花》到底想說什麼呢?感到十分有趣,特將結果整理與同好分享。
白居易詩不僅以語言淺近著稱,其意境亦多顯露,但這首《花非花》卻句式奇特,且通篇取譬,十分含蓄,甚至迷離,堪稱是中國文學史上最早的朦朧詩的代表,在白詩中確乎是一個特例。因此對於這首詩到底想表達甚麼,充滿好奇。詩取前三字爲題,近乎“無題”。首二句應讀作“花——非花,霧——非霧”,先就給人一種捉摸不定的感覺。“非花”、“非霧”均系否定,卻包含一個不言而喻的前提:似花、似霧。因此可以說,這是兩個靈巧的比喻。語意雙關,富有朦朧美是這首小詞的最大特點。霧、春夢、朝雲,這幾個意象都是朦朧、飄渺的,意象之間又故意省略了銜接,顯出較大的跳躍性,文字空靈,精煉,使人咀嚼不盡,顯示了詩人不凡的藝術功力。但是,從“夜半來,天明去”的敘寫,可知這裏取喻於花與霧,在於比方所詠之物的短暫易逝,難持長久。如果單看“夜半來,天明去”,頗使讀者疑心是在說夢。但從下句“來如春夢”四字,可見又不然了。“夢”原來也是一比。這裏“來”、“去”二字,在音情上有承上啓下作用,由此生發出兩個新鮮比喻。“夜半來”者春夢也,春夢雖美卻短暫,於是引出一問:“來如春夢幾多時?”“天明”見者朝霞也,雲霞雖美卻易幻滅,於是引出一歎:“去似朝雲無覓處”。
  有人主張這首詞通篇都是隱語,主題當是詠官妓。當時各級官府都有一定數目的官妓,供那些官僚們驅使。首句“花非花”是說官妓的容顏如花,但又並非真花。次句“霧非霧”中“霧”字是雙關。借“霧”為“婺”。“婺女”即女宿星。因官妓女性,上應女宿,但又並非雲霧之霧。
“夜半來,天明去”既是詠星,也是說人。語意雙關,而主要是說人。唐宋時代旅客招妓女伴宿,都是夜半才來,黎明即去。因此,她來的時間不多,旅客宛如做了一個春夢。她去了之後,就像清晨的雲,消散得無影無蹤。官妓不同于一般的妓女,更不同于正式的妻子,她們與官僚之間互為依存,但關係又不便十分密切,只能以夜來明去為限,可謂會短別長。元稹有一首詩《夢昔時》,記他在夢中重會一個女子,有句云:“夜半初得處,天明臨去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