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轉載

人生還有更高峰

在數學上,兩點之間最短的距離是直線;在人生中,我與目標之間最短的並非直線,而往往是轉進又轉進,或者撤退又撤退所採取的途徑。人,最該學習的不只是向上攀登的勇氣,而是擁有面對逆境的轉彎智慧,如此,最高峰將在不遠處。
繼《活出自己的智慧》之後,傅佩榮再度為現代人所面臨的困境提出「轉境」之道。隨著他個人在書中的深刻思維,我們跟著在新世紀學習面對:
1.「新世紀智商論」,我們學會培養情緒智商與逆境智商,足以面對各種難局。
2.「希望與幸福之鑰」,我們學習突破焦慮與憂鬱,孕育希望與活出自己的智慧。
3.「身在後現代社會的自處之道」,在價值歸零的後現代社會,我們學習不再受制於電腦或算命,而有更清明的智慧。
4.「生死相對論」,在混亂失序的社會裡,我們學會化解生活壓力,努力活過一生。
追逐好心情
荷蘭人有一句口頭禪:「還好事情沒有變得更壞。」
人總要掌握自己的既定條件,
在絕處中掙扎奮鬥。
最近讀到一篇文章,作者承認自己的情緒隨著天氣而變化,所以希望找到一個能夠預報氣象的男朋友,帶著自己追逐好的天氣,由此保持一貫的好情緒。這大概是即興之作,寫出一些年輕時的夢幻。如果這位作者的情緒真的如此多變,那麼要她靜下來寫完一篇作品,恐怕也是不太可能的事。
話雖如此,情緒管理還是需要練習的。如果順其自然,它就會依照本能的方式去運作。我的意思是:當一個人覺得自己的情緒造成負面壓力,甚至形同陷阱時,他會以本能的方式使自己「愉快一些」。這樣的方式包括:休閒一下,做白日夢,找人聊天,睡覺,吃東西,看電視,玩線上遊戲等。
問題在於,這些方式的效果不太確定,亦即你很難確知在某一次情緒困擾時,應該採取何種化解的方式。不僅如此,有些方式還會帶來後遺症。譬如,找人聊天,傾吐情緒,固然可以獲得安慰,但是難保下次別人不會找你聊天;互相訴苦成了習慣,既不能改善具體處境,也不會提升自己的適應力。又如看電視,電視看久了,可能產生「無聊、乏味」之類的新情緒,可謂得不償失。至於吃東西會產生什麼樣的後果,就不必再強調了。
按照《EQ》(時報文化出版)這本書的建議,比較健康的化解負面情緒的方法有五種,就是:運動、善待自己、改變觀點、幫助別人與信仰宗教。以下試加引申說明。
運動
運動的目的是要改變與情緒息息相關的生理狀態。事實上,運動也是轉移焦點的好辦法。運動主要有二類:一是群體互動的比賽,二是個人進行的活動。在參與比賽時,必須依規則與別人互動及合作,加上競爭求勝的緊張過程,根本沒有情緒容身之處。如果有情緒,那是快速變遷的緊張、快樂、懊惱、得意等,但是團體共融的氣氛往往使負面情緒獲得紓解。運動具有遊戲的性質,遊戲的作用之一是區隔開日常生活,使雙方面的壓力不會互相流通。情緒就在轉換的過程中得到協調了。
至於個人運動也有一定的效果。以慢跑為例,要調整腳步與呼吸,注意路上的障礙及動靜,跑完之後洗個澡,身體覺得勞累而舒暢,情緒也隨之消失無蹤。有些情緒顯然是缺少活動造成的,實在沒有理由讓它們泛濫。
善待自己
這個方法表面上近似前面所談的「本能的方式」,不過這裡的重點是要「使自己有成就感」。我在荷蘭教書時,看到荷蘭人每逢星期六上午,大都捲起袖子清理環境,務必做到窗明几淨,就連自己看了也舒服。
這樣的成就感在心理上是踏實的,因為它操之於己,非常具體地展現在眼前。我們可以練習,看自己能否做完一件耽擱很久的小事情,像家俱或設備用品是否該修該換等。或者,上街買一本早就想看的書,當作自己的獎品或禮物。至於買件賞心悅目的衣服,或者享受一頓美食,當然也在選項之列。
改變觀點
這是較難的作法,不過效果也較為持久。譬如,只要想到「比上不足,比下有餘」這句成語,心情都會緩和些。台灣經濟狀況日益惡化,正是我們改變觀點的時候。記者在中正機場訪問即將歸國的泰勞時,所得的答案大都是:「台灣是個天堂,我工作三年,回泰國就變小富翁了。」我有一個朋友,他家的菲傭告訴我:她一個人在台灣幫傭,賺的錢可以養活在菲律賓的六家親戚。
當然,台灣的生活水平比南亞各國要高些,但是我們顯然也還有節衣縮食的空間。換言之,情況並非十分悲觀,我們也不必過於情緒用事。
荷蘭人有一句口頭禪:「還好事情沒有變得更壞。」人總要掌握自己的既定條件,在絕處中掙扎奮鬥。我的朋友朱仲祥就是很好的例子(已於二○○一年十月三十一日離開人間)。他從小就患了肌肉萎縮症,睡覺要戴氧氣罩,但是照樣活得很充實。他靠自修,學會英語會話,又讀了每一期《天下》雜誌,所以與人交談時,表現了可觀的知識與見解。他最服膺的一句話是:「一個人的態度,決定了他的高度。」
所謂「態度」,正是源自正確的觀點。我在《成功人生》裡引述過一個小故事。一個年輕人總想到河的對岸去發展,他就請教一位載人渡河的老船夫。他問:「對岸是什麼情況?」老船夫反問他:「你認為自己這邊是什麼情況?」年輕人說了一些批評的話之後,老船夫說:「你認為自己這邊是什麼情況,那麼對岸也正是什麼情況。」如此一來,若是改變觀點,自己身邊的一切不是可愛多了嗎?
幫助別人
一個人在付出時,才能肯定自己擁有。現在很多人利用空閒時間擔任志工或義工,就是十分可取的作法。我去醫院探病時,一進門就看到一張服務台,後面坐著三位身披黃色背心的志工。他們看來年逾七十,但是精神愉快,臉帶笑容,隨時準備回答別人的詢問。我見到這種場面,都會為他們高興,也為社會慶幸。人在退休之後,如果覺得自己無事可做,變得好像可有可無,就很容易衰老。在心理上沒有鬥志,在生理上迅速退化,實在至為可惜。
我提到的朱仲祥先生,他雖是重度殘障之身,但還成立了一個「熱愛生命工作室」,對需要幫助的人伸出援手。他其實最有理由自憐自艾,耽溺在負面的情緒中;但是,他成功地走出情緒困境,方法之一即是幫助別人。根據二○○○年的一項統計,台灣地區的成年人,平均每人每年擔任義工的時間是「一分鐘」。這樣的統計實在不理想,如果我們了解擔任義工可以化解負面情緒,就不會吝於付出了。
信仰宗教
信仰宗教之後,人比較容易心平氣和。試舉一例說明。二○○一年七月行天宮的善款問題上了報紙,信徒所捐的香油錢有可能被人挪為私用。記者訪問一位正在捐錢的信徒說,難道不怕所捐的錢被人挪用嗎?這位信徒說:「我捐我的錢,是為了盡一分心意;捐了之後,別人怎麼用,我就不管了。」如果不在宗教領域,你平常要這位信徒付出一百元,那是極不容易的事。付出之後若是被人挪用,他也可能追究到底。現在,進入宗教天地,顯然心境大不相同,而負面情緒也無從產生了。
信仰宗教,無異於把自己的生命依託於一個超越的力量。這個力量不但可以消解我們在現實人生中的苦難遭遇,還可以回應我們有關死亡與死後世界的迷惑。信徒有其禱告的對象與內容,因此不難調和各種負面的情緒。以我自己的父母為例,他們在長期的病痛中,很少受負面的情緒所困擾,主要的原因就是宗教信仰。有了信仰,就會把自己的處境當成考驗與試煉,不但要安心承受,並且要虔誠禱告,努力修德。如此一來,情緒問題就很少有機會造成困擾了。
以上五種方法之外,還有一種是「審美」。審美就是借助於文學、藝術,使自己產生美感品味。以孔子的建議來說,他鼓勵學生念「詩」,因為「詩,可以興,可以觀,可以群,可以怨」。這裡談到的「怨」,就是指負面情緒,而孔子的作法是以讀詩來引發怨,再予以化解。詩中所描述的多為真誠的情緒表白,怨是其中重要的一種。情緒不必壓抑,但要調和。所謂的「發而皆中節,謂之和」,就是此意。審美情操的培養,對現代人也是不可或缺的。人不可能沒有情緒,每一種情緒也都有其一定的作用及價值。只要善加管理與節制,人生應該有可能樂多苦少。
【智慧處方籤】
化解負面情緒的方法:
1. 運動。
2. 善待自己。
3. 改變觀點。
4. 幫助別人。
5. 宗教信仰。
6. 審美。
【章名】走出失業的陰影
「天無絕人之路」,有手有腳是不會餓死的,
最怕存著好逸惡勞的心態,
或者不願「由奢入儉」,
困陷在自築的牢籠中。
在社會福利政策尚未發展到合理的失業救濟之前,失業是個嚴重的威脅。我在荷蘭教書時,與當地的朋友談過相關的問題,發現他們不愧是已開發國家,失業救濟的制度十分完善。但是,這些救濟所需的錢來自何處?主要來自每年的稅收。荷蘭的賦稅規定使中產階級以上的人,大約要交出所得的百分之四十五。由此連帶影響許多人的工作意願,對國家的整體競爭力產生負面效應。
當前經濟不景氣,失業率節節高升。萬一找不到頭路,怎麼辦呢?美國政府在發給失業救濟金時,會要求失業者接受短期訓練,培養一些專長,以便在局勢好轉時,重新投入職場。我們有一句老話,「天無絕人之路」,有手有腳是不會餓死的,最怕存著好逸惡勞的心態,或者不願「由奢入儉」,困陷在自築的牢籠中。
電視新聞多次播出有關菲傭與泰勞的報導。他們在台灣打工一段時間,臨到離台歸國時,忍不住大聲讚美:「台灣是個賺錢的天堂!」他們回到自己的國家,常常搖身變為當地的有錢人。但是,他們的工作我們願意考慮嗎?大家的胃口養大之後,眼睛只望著高處,心中只想著「昔日的美好時光」。這是人之常情,但是正因為大家都這麼認為,我們反而要進行逆向思考。
 
學習逆向思考
譬如,現在做生意要更用心了。以目前最熱門的網路咖啡店為例。短短一年內,全省就開設了四千家。每天大約有十幾萬青少年出入其中,全年營業額達到八十億元。既然這是新興的行業,吸引的顧客多半是在學的青少年,我們就要從提供金錢的家長角度去設想。事實上,許多家長並不反對自己的子女去網咖消費,但是他們擔心子女的身心安全。就像小學生需要安親班的照顧,中學生在網咖如果能有正當的休閒與娛樂,也可以省去不少麻煩。我們可以預期將會有品質保證的網咖連鎖店出現。
其次,失業所涉及的不只是沒有收入,還會因為失去工作場所與工作伙伴而覺得心理上的孤單。說到孤單,其實是現代人共同的感受。美國越來越多的人,靠著電腦科技的專長,可以在家裡上班。如果這是未來的趨勢,那麼孤獨感似乎是我們必須面對及克服的挑戰。暫時從職場退下來,不妨重新思考生涯規畫的問題。譬如,在事業方面,是否趕緊培養新的專長,使自己具備更強的競爭力,以便在下一波經濟復甦時,先馳得點;又如,在家庭方面,是否趁機與家人多作溝通,經常團聚,感受人類原始而自然的親密之情?同時,在自我成長方面,是否花些時間照顧自己心靈上的需求?翻閱一些早就想看的書,聆聽許久沒接觸的音樂,約些知心好友相聚,重溫昔日的情誼。
整裝待發
究竟人應該「為了工作而生活」還是「為了生活而工作」呢?如果上班期間所側重的是「為了工作而生活」,那麼失業期間可以思考「為了生活而工作」,亦即要以生活本身為目的,至於是否工作則要靠機緣了。譬如,大多數人退休之後離開職場不再工作,但是生活依然要進行下去。怎樣使沒有工作的生活也能妥善予以安排,並且使它充滿趣味,就是我們遲早要學會的功課了。
人生裡的成敗得失,原本就有許多難以預料的因素。我們如果面對失業的威脅而覺得憤怒,不妨想一想有些人在青少年或中年階段就陷於嚴重的病症壓力下,他們不是更有權利抱怨嗎?從整體的角度看來,某一時期的挫折是否值得,往往要依後續的發展而定。我們既然認定了台灣的經濟低潮只是一個過度階段,就不必太在意。這樣的一次體驗不能讓它白白過去,一定要學些教訓,修正自己的人生態度,調整自己的生活腳步。也許十年、二十年之後,當我們被問到「上次經濟不景氣時,你在做什麼?」這樣的問題時,我們可以坦然回答:「我在準備自己重新出發,並且與國人共同度過了難關!」
【智慧處方籤】
暫時在職場失守,應該如何重新規畫生涯?
1. 趕緊培養新專長,以便在下一波經濟復甦時,先馳得點。
2. 趁機與家人多溝通,經常團聚,享受親密之情。
3. 照顧自己的心靈需求,多看書,聽音樂,與知心好友相聚。
前面還有更高峰
自己活過的日子,才是最真實的,未來的一切都在不確定之中。人生就是把不確定轉化為確定的過程,一旦確定了,就立即封存於記憶的天地中。記憶又是什麼,尚未憶起時,它宛如不曾存在,若是想到了,又難免讓人感傷。如果覺得這種心態稍嫌低調,可以換個角度,把過去的經驗當做資源,把不確定的未來看成創新的契機,然後認真活在當下的每一剎那。
做到這一步,也許可以無怨無悔。然而,無怨無悔真的值得欣羨嗎?我能夠努力做到無怨,凡事但求自己盡心,不去責怪別人。隨著年齡的增長,我的無怨變成一道護身符,它固然使我減少了外來的干擾,不過也降低了我與別人互動的頻率,或者讓我在與別人交往時保持一顆「不動如山」的心。沒有期許,自然不會抱怨;為了不要抱怨,乾脆放棄人與人之間的相互期許。這樣做的得失如何,一時之間還不易斷定呢!
至於無悔,則是另一種挑戰。對於過去的所作所為,誰能夠無悔呢?即使是無心所犯的錯誤,只要對人對己造成傷害,都會使我後悔;那麼,處心積慮與人競爭、不擇手段勝過別人的惡行劣跡,不是更讓我後悔莫及嗎?只要一個人存著「如果讓我重新來過」的念頭,他就無法擺脫後悔的網羅。後悔其實是人性的重要特色。有後悔,過去與現在才會聯繫起來,由這兩點所形成的方向也才可能提醒我們不要重蹈覆轍,以免將來又要為現在的言行後悔。
我是常常後悔的人,每一回憶,半是後悔。從有記憶開始,每一個交往過的人,我都覺得「當時應該」這樣對他或那樣對他。然而時光不能倒流,徒呼奈何。由此可知,後悔之心較為柔軟;有幾分歉意,就會有幾分謙卑與幾分敬畏。少了謙卑與敬畏,人難免得意忘形,甚至還會猖狂妄行。
年輕時,必須與習「忍一時,風平浪靜」;到了中年,就要存思「退一步,海闊天空」了。談到「退」這個字,自然聯想到正面的「進」字。在筆中,作戰時的「撤退」又叫「轉進」,意思是轉個彎再前進。我很喜歡這個術語,不過我也不排斥撤退。從人群中稍作後撤,保留些時間給自己。外在活動的「退步」,也許正是內在世界「進步」的契機啊!
在數學上,兩點之間最短的是直線;在人生中,我與目標之間最短的並非直線,而往往是轉進又轉進,或者撤退又撤退所採取的途徑。不經這一番折騰,又怎能體驗「驀然回首」的覺悟呢?又怎能由生命的量提升到生命的質呢?又怎能由頻頻詢問而沒有答案的「為什麼?」改變為針對人生願景及理想的「為了什麼?」譬如,我可以質疑「我為什麼有這種遭遇?」這是向過去、向外在尋找原因;我也可以思索「我有這種遭遇是為了什麼?」這是向未來、向內在投注關懷。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人生也不應該有白受的苦。要使一切都值得,就須清楚知道自己的一生是「為了什麼?」
明白這個問題的意義,人生就將浮現新的高峰。這時面對山峰,不僅可以激起攀登的動力,也增加了一分欣賞的意趣。基於上述認識,我將近年省思心得蒐集起來,合為《轉進人生頂峰》一書。書分四輯,包括「新世紀智商論」,「希望與幸福之鑰」,「身在後現代社會的自處之道」,以及「生死相對論」。新世紀所需要的情緒智商及逆境智商應該如何培養?面對焦慮與憂鬱,如何孕育希望,活出自己的智慧?在價值歸零的後現代社會,我們只能受制於電腦、求助於算命嗎?然後,如何化解自殺的陰影與壓力?這些有關人生哲學的短文,嘗試提供了一些答案,但是其中所採用的思考方法及方向,或許更值得留意。
本書之編成,要感謝天下文化公司資深編輯曾文娟小姐及周思芸小姐的費心。由於她們的努力,我感覺了專業作家才有的榮幸。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轉載《再別康橋》 賞析

《再別康橋》賞析
作者: 徐志摩


輕輕的我走了,
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
作別西天的雲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陽中的新娘;
波光裡的豔影,
在我的心頭蕩漾。

軟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搖;
在康河的柔波裡,
我甘心做一條水草!

那榆蔭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

陳琳 古詩《飲馬長城窟行》漫談

飲馬長城窟,水寒傷馬骨。
往謂長城吏,慎莫稽留太原卒﹗
官作自有程,舉筑諧汝聲﹗
男兒寧當格鬥死,何能怫郁(ㄈㄨˊ ㄩˋ)筑長城。

長城何連連,連連三千里。
邊城多健少,內舍多寡婦。

作書與內舍,便嫁莫留住。
善待新姑嫜,時時念我故夫子﹗

報書往邊地,君今出語一何鄙﹖
身在禍難中,何為稽留他家子﹖
生男慎莫舉,生女哺用脯。
君獨不見長城下,死人骸骨相撐拄。
結髮行事君,慊慊心意關。
明知邊地苦,賤妾何能久自全﹖

語譯
  第一層(1—8句),寫築城役卒與長城吏的對話:
  讓馬飲水,只得到那長城下山石間的泉眼,那裡的水是那麼的冰冷,都冷傷透及馬骨頭裡。
  一位築城役卒跑去對監修長城的官吏懇求說:你們千萬不要長時間的滯留我們這些來自太原的役卒啊!

從胡適的新詩《希望》到《蘭花草》

如果唱起“我從山中來,帶得蘭花草”,相信很多人都能夠接著唱幾句,這首民歌《蘭花草》在若干年前曾經瘋迷一時,為許多年輕人所喜愛。因為它旋律流暢,同時歌詞淺顯易懂。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其實這首歌的原始作者竟然是國寶級的大師胡適博士。原詩的名字是《希望》。1921年夏天,胡適的朋友熊秉三夫婦送給胡適一盆蘭花草,胡適歡歡喜喜帶了回來。胡適每天在讀書寫作之餘精心照顧,但直到秋天,也沒有開出花來,於是他有感而發寫了這首小詩。這首詩清新、質樸、深情,對生命的期待與珍惜躍然紙上。胡適給它取名為《希望》。這首小詩《希望》共3闋60字,詩云:
  我從山中來,帶得蘭花草。種在小園中,希望開花好。
        一日望三回,望到花時過;急壞看花人,花苞無一個。
  眼見秋天到,移花供在家,明年春風回,祝汝滿盆花。


後來20世紀八十年代初期被陳賢德和張弼二人修改並配上曲子,同時改名為《蘭花草》,由名歌手劉文正演唱,從而廣為流傳。

《蘭花草》的歌詞如下   我從山中來,帶來蘭花草,種在小園中,希望花開早。
  一日看三回,看得花時過;蘭花卻依然,苞也無一個。
  轉眼秋天到,移蘭入暖房;朝朝頻不息,夜夜不能忘。
 但願花開早,能將宿願償;滿庭花簇簇,開得有多香。 從以上比較可以清楚看出,《蘭花草》歌詞是《希望》一詩稍加增改而成。從立意、內容、文辭到形式,都沒有大的變化。只是為了傳唱的方便,將三段敷衍為四節。作為歌曲,這是可以理解的。由歌詞我們彷彿看到一個朝氣蓬勃的少年從山中帶回一株蘭花草時的滿心歡喜,看到他在精緻的小園中細心呵護的身影,看到他遮掩不住的焦急。清澈達意的文字中能看到那個少年清澈眼眸裡的天真和悵然。

由前述的解說,1921年胡適寫這首小詩的時候,似乎只是一時興起,將當時的感受以詩的形式表達出來,然而為什麼會取名《希望》,則是眾說紛紜,莫衷一是。一說是1919年2月,胡適曾翻譯過另外一首《希望》小詩。而且,妻子江冬秀懷孕在身,兩個月後就要臨產,“希望”預示著新生命的前程。有人認為詩中的“蘭花草”其實是隱喻“德先生與賽先生”,胡適於1917年回北京大學任教時將民主和科學引進中國,然而到了1921年,民主和科學並沒有如他所預期的在中國落地生根,甚至“苞也無一個”。也有人認為“蘭花草”其實是隱喻白話詩,胡適的文學革命是主張以白話取代文言寫詩,它早在1916年開始就不斷實驗以白話寫詩,可惜贊成他的主張的人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