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心得

人生管理三部曲

前言
兒子聽說久未聯絡的昔日好友小黃最近心情相當低落,抽空打個電話安慰一番。晚飯的時候兒子提到這件事,他告訴我們,與小黃聊到工作狀況時,小黃說目前的工作已經持續了三、四年了。「工作還不錯吧?」兒子輕輕地問他。「習慣了…」小黃對他說。
兒子說,在閒聊的過程中,小黃講到許多對老闆和同事的不滿,並且提到幾個好友都勸他要好好把握機會,乘著自己還年輕,不妨及早換個新工作,否則就真的沒有機會了。小黃還告訴他:「你知道任職於新竹園區高科技公司的小王嗎?這幾年混得真不錯。但是如今他雖然年收入不菲,又分到不少股票,也深受上司與客戶的肯定,但是由於長時間的加班,如同7-eleven那樣每天24小時全年無休式地隨時待命,卻也榨盡了精力。小王說自己每天回到家,經常癱躺在電視前,無意識地按著遙控器,幾乎成了『電視植物人』。妻小的噓寒問暖、童言稚語,常覺得無力回應,根本沒有什麼生活品質可言。甚至有一天太太哀怨地說:『每天你都那麼晚回家,把好好的家當作旅館一般,孩子都常見不到你的面,我覺得自己好像是個科技寡婦!』小王還對我說:『這麼些年來,真是為誰辛苦、為何忙?』人生到底是為了什麼呢?」
人生之旅途中總是難免會有時運不濟,做什麼事都不順手,這時難免心潮洶湧,不期然的問自己:「人生究竟為了什麼?人生的路又為什麼如此泥濘,如此狹隘?」想不通、甚至想不開,都不是意料之外的事。據說大科學家伽利略在年輕的時候,也曾經一度起過對人生厭煩的念頭,徘徊在橋邊,想要跳下去自行結束生命,可是這念頭一轉成就了一番驚天動地的科學事業。
人生需要規劃管理
人的一生短短數十寒暑,大家忙碌著、生活著,雖然不能都說成醉生夢死,但是當面臨人生轉折、機會、危機時,不是茫然不知所措,就是手忙腳亂,六神無主。結果自然是可以被預期的:該賺的沒有賺、不該賠的賠了、機會變成危機、危機成了死期……這時人們或許會開始怨歎與思索,為什麼當初不如何又如何,原來可以不是這麼樣的嗎?最後將一切歸諸於「沒有發財的命」或天(項羽自刎於烏江前說:「天亡我也」),追根究柢其實是沒有做好管理所致。傳統中國人對於人生的看法是「一命、二運、三風水,四積功德、五讀書」。面對近年的兩岸關係緊張、經濟不景氣,股票狂跌,許多人對於未來感到疑慮不安,因而燒香、拜佛、算命、卜卦到處可見。在這個一切都如此進步的時代,國人對於自己的命運的掌握卻仍與採取數千年前的老祖宗一般無二的作法,實在是個相當值得玩味的現象。
說實在的,生涯必須經由規劃才會多彩多姿的。不是說沒經過規到的生涯不會成功或不會出色。至少生涯在經過人們精心的策劃後,更容易成功與出色,即使是失敗,也知道原因為何及應如何補救與改進。事實上,近年來,生涯規劃的觀念越來越受到人們的重視。當然,「規劃」是一種「理想」,而如何規劃是科學的「過程」。「理想」使人們產生一股「信念」;「信念」產生「力量」;「力量」促使人們「執行」;「執行」才能有「結果」。
朱蘭三部曲
俗話說:「三句不離本行。」由生涯規劃竟然讓濫芋學校多年,講授品質管理課程的筆者聯想到品質規劃,更進一步聯想到與享譽全球的世界級品管大師裘蘭(J.M. Juran, 1904-)博士最為令人印象深刻的「朱蘭三部曲」(Juran trilogy)-由品質規劃、品質管制以及品質改進等三項共同組成,成為一個不斷運轉的循環。所謂「三部曲」(trilogy)是西方文藝(歌劇、戲劇、小說等等)的表達形式之一,特色是各部內容完整,但是彼此之間又有關連。裘蘭指出,他的品質三部曲的構想源頭來自財務管理,因為財務管理有「預算、管制與改善」等三大程序。筆者發現其實品質三部曲的理論也適用於人生的經營管理-就是生涯規劃、過程管制以及過程改進。
表 財務管理vs.生產過程vs.人生之旅
財務管理 生產過程 人生之旅
預算規劃 品質規劃 生涯規劃
過程管制 品質管制 生涯管制
過程改善 品質改進 生涯改進
另外還必須配合PDCA循環(PDCA cycle):計劃(Plan)-實施(Do)-查核(Check)-處置(Act)。PDCA循環是一種有效的改進步驟。循環中的四步驟如下所述:小心的計劃要做什麼。其次,執行計劃。第三,查核結果-結果正如所預期的嗎?還是與之有所差異?最後,依據哪些結果與計劃相同和相異而採取不同的處置。利用所獲得的知識,發展出一個改進計劃,然後重複運轉這循環。PDCA循環最早是由蕭華德(W.A. Shewhart)所創,然後由戴明(W.E. Deming)加以修訂。
生涯規劃
每個人都應有自己的生涯目標,才活得充實振作,活得有意義和有價值。生涯不是只有工作和職業,而是符合了工作的生活,形成人生的信念,並透過實踐來回答自己的人生意義。如果沒有目標和價值的依托,人生是徬徨空虛的,是活不起勁的,當然也就感受不到珍愛自己的喜樂。其實對於任何現代人而言,能夠掌握機會是出於自己先有充分的準備,不是因為命好而獲得。想要開創美好的人生,必須要善用自己的能力、興趣和環境條件,從現在擁有的資源著手,透過工作、經驗、學習和創造去實踐。因為沒有規劃的人生是混亂的、盲目的、無根的。例如,對自己的金錢沒有規劃,就可能月初吃大餐、月底啃饅頭;老來則需靠兒女或社會救濟金渡日。同樣地,年輕時,不注重自己的身體健康,就有小病不斷的中年,和百病叢生的老年。那些缺乏生涯目標和規劃的人,總是隨波逐流,過一天算一天。他們不會愛惜自己,也不懂得愛護別人,甚至對自己的家人,也表現出無所謂的態度。
生命的樂章需要自己去譜曲,人生不必一定要立下什麼救國濟世的大志願,但是至少應求活得心安理得。要知道人的生涯只屬於自己,所以不宜抄襲、模仿。決定生涯目標之前,必須充份了解自己的性向,同時還要把握自己的價值觀。每個人如果朝著性向所近方向發展,自然容易得心應手,比較有成就感和信心。當然不是說有規劃的生涯一定會成功;也並不是說,沒有規劃的生涯就註定會失敗!而是說,以謹慎嚴肅的心情來作好規劃,小心地照顧規劃來執行,才能提高促其實現的機率。這就是所謂「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品質管制
做好生涯規劃只是人生管理的第一步。生涯規劃書描繪出自己想要如何過一生的行動藍圖。好比蓋房子一樣,藍圖是事前的發想、規劃;藍圖一旦完成後,重點就轉向施工。施工品質的優劣端賴於工人是否能專注在每時每刻的工作細節。如果一心只想著摩天大樓的遠景,而不能老實地活在當下,完成一切細瑣枝節,那麼這棟樓很可能會永遠無法竣工;或者即使幸運完成,其安全性也值得疑慮。同樣地,執行生涯規劃的藍圖時,一方面要管制結果是否如預期,如果發現理想和現實間有所差距,就要適時地提出回饋、建議,以便修正,否則陳意太高,反會眼高手低,無法完成,另一方面,必須審時度勢,妥為因應,萬一遇到挫折應如何應變,及時調整,正是過程管制的精義。
品質改善
一般公司機構在歲末年初都會有「檢討過去,策勵將來」的措施。在檢討的過程中,保留良好的項目繼續執行,對於有缺失的部分就應深思對策,以求改善,或者外在形勢的變遷而做彈性調整。這就是先前所提及的PDCA循環。在人生管理中也是如此,對於生涯規劃未能落實的部分要檢討原因擬出對策改進,設法落實或重新調整規劃。人生目標只是燈塔,在航程中,如果發現更有意義的目標,自當彈性地改變航道。重要的是,要活在當下,傾聽你內心的聲音,隨時不忘自尊自愛。這樣,在行動中,不斷修正方向,才會找到生命真正的意義。
結語
「漫漫生涯路應如何走?」是一個嚴肅的課題。許多人認為人生無常,因此無法規劃,也無從規劃起。另外一些人則覺得「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即使我們有全盤的規劃,但是事情未必能盡如人意,何必多此一舉?人只能活在當下、享受當下不就好了嗎?事實上,生命中雖有許多不可預見、無法掌握的事,但是有規劃還是比沒規劃要來得好。
總而言之,缺乏自覺、自省和自我選擇的人生,沒有規劃與希望的人生,總是容易讓自己陷於緊張、焦慮和僵硬的心境。往往讓自己成為一個賺錢的機器,日復一日,心力交瘁的感覺會日益嚴重,終至導致身心分裂,耗竭無力,了無生趣。問題出在目的與手段的混淆,其實賺錢與養身延壽都只是手段,賺錢與延壽的目的何在才是每個人應深思的重點。唯有經過自己選擇而來的生涯,才是可長可久的:而且也願意築夢踏實。這時,人生就開始會從黑白變成彩色,種種生機也會活絡地呈現在眼前了。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轉載《再別康橋》 賞析

《再別康橋》賞析
作者: 徐志摩


輕輕的我走了,
正如我輕輕的來;
我輕輕的招手,
作別西天的雲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陽中的新娘;
波光裡的豔影,
在我的心頭蕩漾。

軟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搖;
在康河的柔波裡,
我甘心做一條水草!

那榆蔭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

陳琳 古詩《飲馬長城窟行》漫談

飲馬長城窟,水寒傷馬骨。
往謂長城吏,慎莫稽留太原卒﹗
官作自有程,舉筑諧汝聲﹗
男兒寧當格鬥死,何能怫郁(ㄈㄨˊ ㄩˋ)筑長城。

長城何連連,連連三千里。
邊城多健少,內舍多寡婦。

作書與內舍,便嫁莫留住。
善待新姑嫜,時時念我故夫子﹗

報書往邊地,君今出語一何鄙﹖
身在禍難中,何為稽留他家子﹖
生男慎莫舉,生女哺用脯。
君獨不見長城下,死人骸骨相撐拄。
結髮行事君,慊慊心意關。
明知邊地苦,賤妾何能久自全﹖

語譯
  第一層(1—8句),寫築城役卒與長城吏的對話:
  讓馬飲水,只得到那長城下山石間的泉眼,那裡的水是那麼的冰冷,都冷傷透及馬骨頭裡。
  一位築城役卒跑去對監修長城的官吏懇求說:你們千萬不要長時間的滯留我們這些來自太原的役卒啊!

白居易的《花非花》究竟是什麽意思

花非花,霧非霧。夜半來,天明去。來如春夢不多時,去似朝雲無覓處。這首唐代著名詩人白居易的《花非花》在五十多年前我讀書的時候就已經於音樂課中學過,至今還沒忘記它的旋律。不過對於詞句的意思卻是不甚了了。最近我著迷台詩宋詞的學習,上網查這首詩的翻譯,發現有多家不同的解讀,詩人的《花非花》到底想說什麼呢?感到十分有趣,特將結果整理與同好分享。
白居易詩不僅以語言淺近著稱,其意境亦多顯露,但這首《花非花》卻句式奇特,且通篇取譬,十分含蓄,甚至迷離,堪稱是中國文學史上最早的朦朧詩的代表,在白詩中確乎是一個特例。因此對於這首詩到底想表達甚麼,充滿好奇。詩取前三字爲題,近乎“無題”。首二句應讀作“花——非花,霧——非霧”,先就給人一種捉摸不定的感覺。“非花”、“非霧”均系否定,卻包含一個不言而喻的前提:似花、似霧。因此可以說,這是兩個靈巧的比喻。語意雙關,富有朦朧美是這首小詞的最大特點。霧、春夢、朝雲,這幾個意象都是朦朧、飄渺的,意象之間又故意省略了銜接,顯出較大的跳躍性,文字空靈,精煉,使人咀嚼不盡,顯示了詩人不凡的藝術功力。但是,從“夜半來,天明去”的敘寫,可知這裏取喻於花與霧,在於比方所詠之物的短暫易逝,難持長久。如果單看“夜半來,天明去”,頗使讀者疑心是在說夢。但從下句“來如春夢”四字,可見又不然了。“夢”原來也是一比。這裏“來”、“去”二字,在音情上有承上啓下作用,由此生發出兩個新鮮比喻。“夜半來”者春夢也,春夢雖美卻短暫,於是引出一問:“來如春夢幾多時?”“天明”見者朝霞也,雲霞雖美卻易幻滅,於是引出一歎:“去似朝雲無覓處”。
  有人主張這首詞通篇都是隱語,主題當是詠官妓。當時各級官府都有一定數目的官妓,供那些官僚們驅使。首句“花非花”是說官妓的容顏如花,但又並非真花。次句“霧非霧”中“霧”字是雙關。借“霧”為“婺”。“婺女”即女宿星。因官妓女性,上應女宿,但又並非雲霧之霧。
“夜半來,天明去”既是詠星,也是說人。語意雙關,而主要是說人。唐宋時代旅客招妓女伴宿,都是夜半才來,黎明即去。因此,她來的時間不多,旅客宛如做了一個春夢。她去了之後,就像清晨的雲,消散得無影無蹤。官妓不同于一般的妓女,更不同于正式的妻子,她們與官僚之間互為依存,但關係又不便十分密切,只能以夜來明去為限,可謂會短別長。元稹有一首詩《夢昔時》,記他在夢中重會一個女子,有句云:“夜半初得處,天明臨去時。”…